阅读全文

小李颔首,“可以这么说。”

“但是?”王建山挑了下眉。

“但是一般异化的很少能走到拥有异能这步,这过程很痛苦。”小李顿了顿,看向①号。

“很多人…没有撑过异化时间。”

小李话音刚落,里面的大块头猛地睁眼,血管从皮肤下一点点地爆凸出来,仿佛下一瞬就要破开。

!!!

顾安安眼也不眨,甚至往前凑了几步。

没错!

爆凸的血管下,那血流速度极快,连带着表皮都有些发红。

“隔音真好。”王建山似讽似赞。

不怪他如此说,那大块头被束缚住,但耐不住异化痛苦,上半身一次又一次地从不锈钢床仰躺,地上四个软体肢一直往前抓爬,口唇大张,喉间结一下又一下震颤。

但,一墙外,一片安静。

“啪”

深粉色的软肢,突地拍向玻璃墙,浓绿黏液“哗”地从那软肢上喷溅而出。

……

【我靠!要不要这样??还故意放大!!】

【有点恶心!!你们有没有看到,那足上有一个一个的白点点。】

【请认真一点,那不叫白点点,一般软肢体动物足上这些,要么是吸盘,帮助它们更好行走,要么是武器,帮助它们面对敌人时能多一丝逃生机会。】

【说的很好,下次别说这么多了。。】

【我怎么觉得,这大块头的异化,似乎在那看过?】

贺然淮顾安安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小说名字是:贺然淮顾安安的小说在线阅读无删减

【可能是什么人类史记录片吧。】

【有可能。】

【不对啊,这异化成功后成为异能者,看着除了形状怪异点,也不需要害怕吧?】

……

不会,大面积的浓绿粘腻铺散开,眨眼间便将几乎整个玻璃房沾染。

红色的圆转灯开始闪动,刺耳的警报一声接一声。

一身着白大袍、带着手套的人步履匆匆地从走廊尽头赶来。

“林教授。”

顾安安听到小李打招呼。

未料,林教授看都没看一眼,伸手一把将碍事的小李推开,小李也不在意,甚至往旁让了让,生怕挡到这个林教授发挥。

顾安安二人就没有这个觉悟了,反而往上凑了凑。

他们是来考证的,积极很正常。二人不约而同。

况且,林琳余光看了他俩一眼,继续手上操作。

“滴”

墙面的监视屏被唤醒。

一闪而过的进度。

顾安安看到了。

异化过程:百分之87。

异化成功率:百分之65。

异能猜测:腐蚀、声波。

……

还没等顾安安继续往下看,这页被划开。

顾安安见林琳在操作页面停留看,指尖快速点动。

下瞬,喷淋从顶部往下直浇,不会便将浓绿液冲淡,勉强能看清。

冲洗还在继续,大块头整个“人”竖立着,表皮下的血管不知何时归了位,此刻跟正常人无异。

但……

顾安安见他嘴唇张合,眼眶发红,一副激动模样。

“他,是不是在说话?”

林琳点了下屏幕。

那声音有些发闷,“把它们切掉!把它们切掉!”

“放我回去!放我回去!”

来来回回就这俩句,林琳按灭听筒,顾安安注意到,林琳按了“镇静”。

喷淋终于结束,一阵白色雾气从床板四角喷出。

那人的眼皮渐渐往下垂,周身的肌肉都放松了。

还没结束。

大块头已经失去意识,两个大摇摆机械臂从天花板上空直落而下,“切割。”林琳开口。

一接到指令,机械臂便动了,尾部化出尖利刀。

一臂切割,一臂将准备好的收置盘递过。

那一小节软肢,刚离开躯体不久,那深粉色便渐渐淡了,转而有些肉粉。

“它这是,要死了吗?”王建山拧了下眉。

第130章 猴子捞月②①

那一小节软肢,刚离开躯体不久,那深粉色便渐渐淡了,转而有些肉粉。

“它这是,要死了吗?”王建山拧了下眉。

似乎这话,让林琳注意到这外来客,转而问,“你怎么知道?”

王建山自然是因为长期跟软体动物一起,久而久之,自然而然便能琢磨出它们的特性。

“猜的。”王建山随口应了句。

“那你猜的挺准。”林琳心下一嗤,装什么大尾巴狼,不冷不淡。

王建山看了眼林琳,又看了下顾安安,挑了下眉。

果然,那小半截东西到他们面前,已经是灰白一条,毫无生气。

林琳接过截肢,抬脚就准备走。小李知道她性格,一向不愿意花时间看那些通知,只能自己上前。

没想到他还没开口,林教授先出声:“那个新感染者,抗体还没出。你要是来问这个,可以回去了。”

顾安安脚步一顿,新感染者,抗体……

果然,一听这话,小李下意识看了她一眼。

“是我知道哪个吗?”顾安安笑盈盈地。

林琳有些莫名,跟着顾安安一起,望向小李。“这是郝教授的实验材料?”

小李莫名有些头痛,在逼视下,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林琳反应比顾安安还打,冷嗤一声,“这是故意的吗?”

小李知道,林教授不愿意截胡别人的实验项目,更别说,这正主还问到跟前了。

只得硬着头皮,“林教授,我们这次来……”

“我去看看新感染者,没问题吧?”顾安安笑着问林琳。

“直走,右边第五间。”林琳点了下头。

顾安安示意眼王建山,抬脚朝里。

……

【哈哈哈哈哈所以从一开始,就在这呆着,给人当实验材料?】

【看样子没错。】

【感觉全场最倒霉就他了,一来就咬了个人在嘴巴里,还没待热乎,就被转到这。】

【哈哈哈哈哈哈还记得发量狂魔吗?他不是就很幸运吗?两个极端。】

【确实,不过他最近也不幸运。。】

【发量狂魔怎么了?我一直看的是124的视角。】

【他也被抓了。】

【被谁?鹰国?被发现了?那小雀斑呢?】

【不是!你们知道的,就那个头上顶包那个?】

【不是吧?是那个李昊焱吗?】

【没错,就是他!!自从被这个李昊焱抓了后,发量狂魔的视角就黑了。】

【黑了?黑了是什么意思?】

【!!是真的黑了,我刚刚出去看了一下,他的视角黑乎乎一片,他不会瞎了吧?】

【声音呢?声音有没有?】

【没有!!真的很奇怪。】

……

果然,是贺然淮。

贺然淮已经换上实验服,仰面躺在不锈钢板床上,四肢跟大块头一样都被金属环扣锁着。

顾安安学着林琳动作,点开墙面监控屏。

【对不起,您暂未有权限使用。】

贺然淮睁着眼,默数天花板上的块纹条数。

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第三天了,整整被关在这三天了。

不让睡,不让吃,不断地给身体不知道打些什么。

贺然淮觉得自己要疯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