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堂弟也没多想,他现在在国外发展,一年回不来几次,就笑说:“过完了这个年,再回来估计就是你和小语姐结婚,再下次就是你和小语姐生孩子。”

苏锦拿起桌上的水,漫不经心地喝着,玩笑问:“生孩子你回来做什么?你回来帮我带?”

堂弟哈哈笑了,“也不是不可以,要我真混不下去了,我回来给你带。”

周策听到也笑,“你也太损了,你来带周家不得出第二个混世小魔王,还让不让人苏锦和小语过安生日子。”

这赤裸裸的内涵,堂弟一听就不乐意了,两人争执起来,周策便公开处刑了堂弟小时候的各种调皮捣蛋的往事,一时间一屋子人都笑得合不拢嘴。

就在这样其乐融融的氛围里,苏锦的手机又响了。

这次是电话,他看了一眼,起身往旁边的小阳台去。

他站在窗前,身后的说笑声一阵阵传来,他拿着手机接通电话。

宁语细细的声音传过来,她说:“哥哥,我想去水月湾酒店看烟花。”

苏锦听到她的声音,蓦地又想起她刚才发来的视频,他从口袋里摸出包烟点了根,缓缓抽了一口,才问:“你家里人让你出去?”

季渊说:“没有人管我,我自己在家。”

苏锦抽烟的动作顿住,看着窗外黑蓝色的夜空问:“你不在你爷爷家?”

季渊:“嗯,爷爷不让我去。”

苏锦一时没说话,一双眼在夜色中黑沉如墨,深不见底。

没听到他说话,季渊又说:“爷爷不喜欢我。”

说完,她又声音很轻很轻地补充,“哥哥,没有人喜欢我。”

这声音传到苏锦的耳朵里,他的心脏蓦地扯了下。

他垂眼点了点烟灰,又抬起,才问:“你自己在家?”

季渊想了想,“还有佣人,但我讨厌她们。”

苏锦说:“等我联系你。”

季渊苏锦最新热门小说-(季渊苏锦)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季渊明显开心地“嗯!”了一声,“那哥哥你要快点来,我肚子饿了,我今晚想跟你一起吃饭。”

苏锦沉默片刻,“挂了。”

挂了电话,他把剩下的烟掐了,就从阳台出去进去客厅。

进去时,大家都起身了,大哥周策笑,“你进来得正好,走,吃饭了。”

苏锦只是看向不知何时过来的周老爷子,“我要出去一趟,今晚应该不会再回来。”

此话一出,周老爷子脸色就变了,“大过年的你去哪儿啊?”

苏锦神情淡淡,只说:“公司有事。”

周老爷子虽然不太高兴,但也怕他真有什么事,妥协说:“大过年的能有什么事,再急也不急这一时,吃个饭再走。”

苏锦却说:“我真要走了。”

周老爷子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但他这人很传统,年夜饭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不然有什么意思。

他的脸色当即就有些难看,但也没有强留,只是转身就走。

苏锦则往门口去,佣人见状连忙取下大衣递给他。

他伸手接住,穿到身上后离开。

季渊接到苏锦电话时还在床上,隔着电话,苏锦对她说:“出来吧。”

“嗯。”她挂了电话,换上衣服就出去。

苏锦来接她或者送她,车不会在门口,而是停在一处花坛前,她轻车熟路地过去,驾驶座的车窗开着,露出苏锦轮廓深邃的脸,他朝她看过来。

季渊看到他,拉开副驾的门上去。

苏锦侧目,看着她坐好,问她,“想去哪儿吃?”

季渊说:“我想去酒店。”

酒店离得不远,苏锦开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季渊推开车门下车,就走向苏锦抱住他的腰。

他低眸看她一眼,拉起她羽绒服上的帽子盖到她头上,才俯身抱起她。

季渊趴在他肩上,一张脸遮挡得严严实实。

这家酒店原本已经订满了,是苏锦联系了这家老板才多出一套房。

苏锦抱着季渊进去,拿了房卡后,直接带她上楼。

季渊一路上都乖乖的,像只黏乎乎的小动物般安静地趴在他身上。

只是进房间后,他刚放下她,她便直奔着卧室,脱了外套往床上一躺。

苏锦看到,上前摸摸她的头,“就这样躺床上?”

季渊仰躺着,眼神黑漆漆地看着他。

苏锦与她对视几秒,笑了下,捡起她乱扔在床上的外套拿去和自己的外套挂在一起。

挂好后有人敲门,他出去,是酒店过来送餐。

他看着他们摆好出去后,转头去叫季渊吃饭。

季渊这下倒挺快,下床就要去吃,却被苏锦拉住,“去洗手。”

说着便拉她去了洗手间。

他站在她身后,挤了洗手液到她手上,跟她一起洗了,擦干后,两人才出去,面对面坐下吃饭。

今天晚上,酒店准备的主食是饺子。

煮得味道还不错。

季渊小口小口地吃着,吃得很香。

苏锦吃了几个停下筷子,深邃的黑眸看向她问:“就因为上次没考好,你爷爷不让你过去?”

“嗯。”季渊吃着饺子.又想起什么,抬脸看他,委屈说:“姐姐也不想让我过去。”

苏锦看着她问:“为什么?”

季渊说:“因为她很坏很坏。”

苏锦扯了下唇。

季渊看着他,说:“她还打我,她就是个坏女人。”

第143章玫瑰

苏锦闻言黑眸蓦地一眯,看着她问:“什么时候?”

季渊吃着饺子说:“就在一周前。”

“原因?”

“我不知道呢。”季渊又夹起个饺子,小小地咬了一口,抬脸,纯净的大眼睛看着苏锦,像是很稀松平常般,细声细气地说:“我倒水给她喝,她突然就打我一巴掌,水杯都掉地上摔碎了。”

苏锦看着她,薄唇微微抿紧,没再说话。

良久,他才收回目光,只是桌上的东西他没再吃,只拿着杯水喝了点。

反倒季渊又吃了几个,吃好后,她又抱着杯子喝了点水后,就起身走了。

苏锦则打前台电话让人过来收拾,看着他们收拾完,他才回卧室。

季渊站在放电视的桌子前,不知道在翻什么。

他上前,只见她手上拿着一个盒子在拆,旁边还放着未拆封的扑克牌。

他伸手,从她手中拿过帮她拆。

季渊乖乖站一边等着他。

拆开后里面装着一块木质棋盘,和两盒五子棋。

季渊从他手中拿过去看,似乎很感兴趣的模样。

苏锦看着她,“要玩么?”

季渊眼睛亮亮的,用力点头,“要!”

两人在靠窗的桌前坐下玩起来。

苏锦发现她是会玩的。

他拿了颗黑子放下,随意问她,“之前跟谁玩过?”

“跟小,”季渊顿了下,她拿起个白子把苏锦的线堵住,才细声说:“我没跟谁玩过。”

苏锦注意到她的停顿,眉目漆黑地看她一眼,又没什么波澜地收回。

很快,他赢了。

季渊仍要继续跟他玩,一脸的不服输,

然而之后,苏锦又赢了两次,季渊就有点不高兴了。

再玩时,全程绷着小脸给苏锦脸色看,从头到脚都写着我生气了的模样,生怕他看不出来。

直到苏锦输了,她才展颜。

接下来,苏锦连输给她几局后,她又兴致缺缺地不玩了,往桌子上一趴,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

苏锦收着棋子,“洗个澡先睡一会儿,等快十二点我叫你。”

说着他起身要把棋盒往电视桌前的柜子上放。

刚过去,季渊就从身后软绵绵地抱住他,她说:“我要和你一起洗。”

苏锦顿了下,如常把盒子放下,转身抱起她往浴室去。

季渊在他身上开心地弯起眸,小月牙一样亮晶晶的。

然而,苏锦只陪她洗脸刷牙后只把她剥光了放进浴缸里,自己根本没有要洗的意思。

浴室里准备了玫瑰花。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