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网文大咖“古城上有月亮”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 江离沈玉菲 的文娱小说叫什么》,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穿越重生,江离沈玉菲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最后一句话,可能是因为江离之前在演艺圈的名声太差,对待作品没有丝毫认真的态度而说的。但这并不妨碍张孟前面对江离超高的评价,而这一番评价也再次让弹幕活跃起来。“华语乐坛前十?这评价也太高了吧?”“前面的你比歌神还懂?歌神说前十自然有他的理由!”“人情世故拉满!”“别什么都人情世故,这就是实力!华语乐坛...

第14章


张孟微微一笑,没管江离和慕容蔓之间的事情,而是直接点评道:“很完美,我甚至认为这首歌足以排进华语乐坛前十!”

一开口就是极高的评价。

还不等观众们欢呼,张孟便再次开口对江离说道:“你的唱功很优秀,整首歌唱下来我压根没有听到过你的换气声,声音太稳了!歌词方面……”

张孟停顿了几秒像是在组织语言一般,随即再次开口道:“这首歌不仅在音韵上具有古代名曲的婉转和谐,仅歌词本身而言,也洋溢着流行歌不可多得的古典美!”

“从歌名看就颇具古意,东风破原本应该是我国古代词调名。意境上更是融合了我国古典诗词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两种情感,一为离愁别恨与飘零之苦,二是物是人非而缅怀过往。歌词本身更是有种古今交替有种时空交错的美感,浑然天成!和现如今乐坛一些为押韵强行把毫无干系的一些词凑在一起的好太多了!”

张孟说着问道:“冒昧的问一下,这首歌是你自己作词的吗?”

“是的。”江离坦然承认:“作词和编曲都是我自己。”

“好,作为一个歌坛前辈,希望你以后能踏踏实实创作,认认真真唱歌。也欢迎你加入我的战队。”张孟欣慰点头,看的出来他很惜才。

最后一句话,可能是因为江离之前在演艺圈的名声太差,对待作品没有丝毫认真的态度而说的。

但这并不妨碍张孟前面对江离超高的评价,而这一番评价也再次让弹幕活跃起来。

“华语乐坛前十?这评价也太高了吧?”

“前面的你比歌神还懂?歌神说前十自然有他的理由!”

“人情世故拉满!”

“别什么都人情世故,这就是实力!华语乐坛前十的实力!”

“不愧是歌神,点评起来就是不一样!水平够高!”

“吴梵和慕容蔓两人压根什么都没说!歌神就是不一样,这么一会就听出了歌词中蕴含的感情。”

“不管怎么说,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人说江离不会唱歌了吧?歌神都亲自发话了!”

“之前走掉的那些人,明天看回放不知道会不会后悔死!”

……

弹幕一人一句,舞台上也轮到了最后一位导师,蒋韵的点评。

“我想夸的都让张孟给我说完了,”蒋韵笑着说道:“所以关于你的这首《东风破》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但其实我对你之前的那首《稻香》更感兴趣。你说为了大米写那首歌,但实际上你是写给你自己的对不对?”

蒋韵问道。

江离愣了一下,没明白蒋韵是什么意思。

蒋韵继续说道:“其实说实话我一开始并没有听说过你,我对演艺圈的事关注不多,但是前两天我偶然间听到了你唱的那首稻香,当时觉得这首歌写的很好,很温暖。所以才顺便了解了一下作为作者的你,但当我了解完你自出道以来的经历之后,《稻香》这首歌在我心目中的位置,直接就上升到了顶峰,就像张孟刚刚说的一样,在我心中你的《稻香》甚至可以排进华语乐坛的前五!”

听完这一番话众人直接不淡定了:

“又来?前五?这么离谱的吗?!”

“一首《东风破》排华语乐坛前十,一首《稻香》排前五,要知道江离总共才唱了三首歌呀!而且还有一首是苏轼的词!”

“懂了,苏轼拖我家哥哥的后腿。”

“苏轼:6”

“英雄所见略同!我觉得稻香超治愈的!支持蒋韵老师!”

“不是,为什么呀?没太理解蒋韵老师的话,江离出道的经历怎么了?”

“对呀对呀?虽然江离现在唱歌不错,但之前演的电影就完全不能看好吧?这和他的稻香有什么关系。”

“别急,听蒋韵天后继续分析,自然有她的道理。”

……

这下就连江离自己也懵了,稻香和自己的经历?有什么联系吗?

只听蒋韵继续说道:“之前你的演艺事业……可能不太顺利,粉丝们对你的态度也不太友好,总之就是处于一个低谷时期。”

蒋韵表达的比较委婉,那时候粉丝的态度何止不太友好,几乎每天都有数千粉丝在江离的围脖下发出亲切的问候。

但凡有江离的视频,评论区除了嘲讽的,就是发表情包的。

“而稻香前几句的歌词就是:【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抱怨,跌倒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为什么人要这么的脆弱堕落】”蒋韵甚至直接哼唱了出来,然后说道:“很明显,这就是你在低谷时期,写给自己、鼓励自己的话。而后面的歌词就更明显了:【不要这么容易就想放弃,就像我说的,追不到的梦想换一个不就得了】。”

“追不到的梦想换一个不就得了,应该是你想告诉粉丝们,你要放弃演艺事业,进入歌坛了。”蒋韵一句一句分析道:“后面还有【功成名就不是目的,让自己快乐快乐才是意义】应该也是要告诫自己要快乐唱歌,不再像之前一样追名逐利。甚至还有一些描写自己小时候生活的歌词,让自己不忘初心,追求那只童年的纸飞机。”

“我说的应该没错吧?”蒋韵注视着江离的眼睛问道。

至于江离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呆在原地。

高!实在是高!这就是天后吗?差点把我自己都说信了!

但是蒋韵都说到这份上,江离又怎能不识趣?

此时摄像机也给了江离一个面部特写,众多观众只见江离神色逐渐严肃,眼神中露出三分认真三分感动以及四分的释然,嘴角微微动了动勾起一点弧度,露出一个介于无奈与释怀之间的苦笑:“确实是这样的,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有些黑暗,很苦闷,心情很糟糕,所以写下了这么一首歌。”

“不过好在还有一些支持我的人,我歌里还写了一句【还记得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随着稻香河流继续奔跑】,对我来说那些仍愿意继续相信我的粉丝们,就是我唯一的城堡。她们为了维护我,不惜和喷子们对骂,甚至被黑粉们骚扰……总之,我很感谢她们。当然,还有我工作室的那些小伙伴们,尤其是我的经纪人莹姐,是她们的支持让我能继续奔跑,她们就是一直保护我的城堡。”

江离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感动哭了,这要是回去演戏,高低得拿个奥斯卡。

而且明明这只是第一轮比赛,却好像是江离已经获得冠军正在发表感言。

观众们也丝毫没觉得不对,反而是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我靠我靠!是我肤浅了!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在这么多故事!”

“当时只觉得这歌好听,哪想到这其中的含义居然这么深?太牛了吧!”

“呜呜呜,太好哭了,我太感动了,我就过来听个歌还要骗我眼泪!”

“泪目了,这大概才是真正的偶像和粉丝吧,互相成全!”

“心疼,抱抱小离哥哥。”

“我宣布,粉上江离是我这二十年来做过最正确的事情!以后也会一直无条件支持江离,无论发生什么事!”

“作为一个四年离粉我真的是太感动了,原来哥哥也一直记着我们。”

“也难怪蒋韵会说这首歌足以排进华语乐坛前五,我现在一点也不觉得夸张!”

……

很显然,江离的这一番话,让他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大大提高!

那些原本对江离无感的路人,甚至是一些不追星只听歌的观众,此刻也不免对江离产生好感。

另外,在距离江离千里之外的某个城市的大豪宅中,沈玉菲看着屏幕中的江离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原来江离那段时间居然那么难受……我作为他的女朋友不但没理解他,还说出了那样的话,甚至连他的那些粉丝都愿意相信他……我真是太过分了!”

沈玉菲想着想着愈加觉得江离可怜,自己眼眶也红了起来:“我离开的时候他一定很伤心吧……对不起江离,以后我就是你最忠心的那个粉丝,我才是你唯一的城堡!”

沈玉菲直接开始CPU起自己来了。

……

蒋韵比较感性,此刻也是红了眼眶,从桌边抽出一张纸擦了擦泛红的眼眶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你在演艺圈的失败,但毫无疑问你是个懂得感恩的好孩子!”

“再说回《稻香》这首歌,我一向认为真正好的歌曲和好文章一样,一定是作者倾注大量感情的,而不是简单的把那些看上去华丽的词藻拼凑在一起,而这首稻香毫无疑问是寓意深刻的,是一首真正具有力量的歌曲,这也是为什么在我了解了你的经历之后,更加喜欢稻香的原因。”蒋韵说道:“而且更完美的是你居然还能把这首歌和当时直播带货的大米联系起来,和你之后说的鼓励粉丝的那一段话联系起来,足以见得你的作词水平之高。”

“所以我才说这首歌在我心中的地位足以排进华语乐坛的前五,甚至说是第一也不为过!”蒋韵坚定地说道。

江离也是一副寻得知音的模样:“没想到您看得如此透彻,您就是我的钟子期!”

蒋韵这才回到正题道:“虽然在作词上我可能没什么能教你的地方,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加入我的战队,我们一起努力夺得冠军!”

这下轮到张孟坐不住了,通过刚刚蒋韵的一番分析,他也看出了江离的水平绝对比那些所谓的一线歌手不知道强多少倍,这样的选手怎么能白白让给蒋韵?

于是他赶忙说道:“其实我也看出这首东风破的作词远不止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不如加入我的战队,之后我们再来细细讨论!”

蒋韵眉头一皱:“张孟,你这就不道德了,怎么还带抢人的?”

张孟摊手:“这怎么能叫抢,公平竞争而已,总不能你多准备了些功课就该把江离让给你吧?”

“行,那让江离自己说?”蒋韵看了江离,满脸期待。

张孟亦是一副求贤若渴的表情。

好家伙,观众们看呆了,歌神和天后两人居然抢起选手来了!

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场景。

不过一想到江离之前的表现,张孟和蒋韵两人的态度似乎也还算正常。

“额……”江离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便开口道:“张孟老师不好意思,我觉得蒋韵老师可能更适合我。”

毕竟

揭示《的文娱小说叫什么》为何主角江离沈玉菲的故事成为追文热潮的核心?书迷对他的热爱是怎样燃起的?

小说《 江离沈玉菲的文娱小说叫什么 》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