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她动了动手腕,又伸了伸腿,一觉好眠,她的力气已经恢复。

  那么……

  “嗯……媳妇!”

  被一脚踹下床的萧墨寒,一脸委屈地看着苏语宁。

  “正常点,不准对我撒娇。”苏语宁冷了冷脸,不为所动。

  萧墨寒揉了揉被苏语宁踹到的尾椎骨,痛倒是不痛,反倒是酥酥麻麻的有点痒。

  那痒意顺着骨头一路爬到了他心里,加上苏语宁刚刚踹他时腿从被子里伸出来。

  被子一掀一盖间,那曼妙的风光,当真是撩人的紧……

  萧墨寒有些口干舌燥:“渴不渴,我给你端水。”

  背过身去倒水的萧墨寒有些郁闷,觉得自己多少是有点禽兽的,明明刚吃完的饕鬄盛宴,居然这么快就饿了。

  这说明什么?

第652章都会玩花活了

  说明苏语宁之于他来说,真的是这世间无与伦比的美味。

  哪怕刚吃饱,再闻着那味儿,也能立马会生出食欲来。

  就像那闻着鱼腥味的猫,按捺不住他蠢蠢欲动的心。

  不过这样说好像有些亵渎了他的乖宝,他的乖宝……

  萧墨寒还没能想出一个贴切的形容词来,苏语宁已经撑着胳膊坐起身。

  乌黑的长发散下来,与她白皙的肩头形成鲜明的对比。

  苏语宁偏了偏头,那原本白皙的肌肤上露出些斑斑点点的红痕。

  那是一夜欢好后的痕迹。

  想起昨晚的种种,苏语宁面上一阵阵发烫,原本在她心里的冰块男也变得不那么正经起来。

  那些折腾人的手段、那些让人感觉到羞耻的姿势,他到底是从哪里学来,怎么就这么会?

  苏语宁半眯着眼睛看向萧墨寒的背影:“一杯水,你要倒到什么时候?”

  “来了。”萧墨寒赶紧放下水壶,端着杯温水过来:“媳妇水温刚刚好你快喝。”

  苏语宁的嗓子早就要冒烟,这会说话也沙哑得厉害。

  她就着萧墨寒的手,把一整杯水都喝进肚子里,这才抬眼看向萧墨寒:

  “寒哥好本事啊,都会玩花活了?说说吧,你的这些本事都是跟什么人学的?”

  这是要秋后算账?

  萧墨寒心里咯噔咯噔的,生怕媳妇误会了他:

  “哪有跟什么人学,我这是无师自通,主要是媳妇太美,让我怎么都爱不够。”

  变着花的爱!!

  苏语宁咬了咬牙:“无师自通?寒哥还当真是厉害。”

  “是吧,薛老跟连长也这么说,他们说我是他们带过的最有天赋的兵了,很多东西不教我就会,厉害着呢!”

  看把他能的,还能不能要点脸了!

  苏语宁握了握拳头,抬手对着他胸口就是一拳:“当我夸你呢!不要脸!”

  “脸什么的要不要有什么打紧,我只要媳妇。”萧墨寒抬手握住苏语宁的拳头,放在手心里团了团,慢慢收紧一双大手:

  “媳妇你饿了吧,我伺候你起床,咱们下楼吃饭。”

  苏语宁没有动,由着他拿来衣服替她穿。

  看着拎到床边的袋子,苏语宁愣了愣,这是放在阮家的行李,萧墨寒是一早回了阮家。

  怪不得他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早就把她发难的后路都给堵了,算他聪明,还知道一早回去给她取衣服!

  “穿这身。”萧墨寒从袋子里挑了件高领的毛衣,又翻了条紧身裤出来。

  外面的大衣还在,只是昨天那身裙子已经被他撕坏了。

  苏语宁对他没什么好脸,等他帮她把衣服穿好,又替她盘好发,她的脸色才好了些。

  “去收拾一下。”苏语宁回过头看着乱成一团的床,皱着眉说了一句。

  萧墨寒心知她是害羞了,这房间眼下就跟战场一样,乱是其次,主要是颓靡的味道实在是太明显。

  他走过去收拾好地面,又重新铺了床,再伸手把窗户给推开。

  这才走回苏语宁身边:“先去吃饭。”

  “好。”苏语宁随着他站起身:“薛老他们什么时候离开,我们是不是该去送送他们?”

  “不用。”萧墨寒摇头:“一大早就走了,得回上京跟薛家人吃个团圆饭。”

  “那小思跟薛医生呢,没有一起去?”

  萧墨寒笑了一声:“他们怕是也没起床,等过些天,薛医生自然会带小思去上京,你就别替他们操心了。”

  “师娘很好,我都没来得及好好跟她说说话。”苏语宁想到没能去送薛家二老,心里一阵自责:

  “都怪你,萧墨寒你以后不准喝酒了。”

  对,不是不准喝多了,是不准再喝了。

  萧墨寒一点都不意外,还挺赞成:“好,从今天开始戒酒。”

  年后苏语宁就二十了,要孩子的话,的确不能再喝酒!

  苏语宁哪里知道他内心的小九九,见他这么乖,心里的怒火淡了些。

  其实也谈不上生气,应该说是恼羞成怒吧!!

  两人下了楼,还没到达酒店的餐厅,就遇上了周禾。

  不是说薛老他们一早已经离开,这个周禾为什么还在?

第653章这人有病

  看到苏语宁跟萧墨寒的一瞬间,周禾就满面愤怒地冲过来。

  “萧墨寒你这个王八蛋,小凝为了你吃不好睡不下,如今连年都没法好好过,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刚刚萧墨寒侧着脸跟苏语宁说话,脸上不仅带着笑,眼底还浸满了温柔。

  只是一转眼对上周禾,就变成了冰冷与淡漠。

  “周同志,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口中的小凝是谁我不认识,他吃不吃得好睡不睡得好,甚至过不过得好年,都与我无关。”

  “还请你让让,别耽误我媳妇吃早饭。”

  萧墨寒出口成冰,恨不得一个字就让周禾给活活的冻死。

  “你……”周禾抬手指向萧墨寒,显然是气得不轻。

  只是不容他开口,苏语宁就一巴掌把他的手给打了下来:“你什么你,不做人事还听不懂人话吗?”

  “让你让让,你耳朵聋了,大早上就来挑拨人家夫妻感情,你还是不是人?”

  “我……”周禾憋红了脸,刚要反驳。

  苏语宁一个白眼赏给他:

  “我什么我,你知不知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昨天你闹了小思的婚礼,今天又想拆散我跟萧墨寒。”

  “两桩婚啊,周同志你是想天打雷劈下地狱吗?真真是好大的勇气。”

  这王八蛋,她昨天就想骂了,碍于昨天在婚礼上,不想让小思难受,才忍下来,他今天居然还敢送上门,简直是找死。

  苏语宁骂得解气,萧墨寒是心疼的不行,伸手轻轻抚着她的后背:

  “不气不气,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乖了,我们去吃早饭。”

  萧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