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没想到这么快就让她遇见了类似的情况。

  施如意瞅准时机,忽然间甩出一道灵符直接将赵广麒的灵魂打出赵广麟的身体,然后钉在了墙壁上。

  赵广麟瞬间晕了过去,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赵广麒尖叫着,挣扎着,屋子里狂风大作,柜门大开,东西掉落一地,整间屋子就跟遭了地震似的。

  “赵广麒,你原本可以早早去地府报到,投个好胎,可你心有不甘,妄图强占人类躯体,已经违背了阴界鬼约法则……”

  施如意其实压根不清楚到底违背了地府的哪条法规法则,反正到时候丢给阴差就好了,但是场面话还是得说的。

  施如意顿了顿:“不过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一个赎罪的机会。”

  就当替乐墨还了人情。

  “音音,让他们进来吧。”施如意传音对玄音说。

  在玄音的控制下,屋子里的动静并没有传进赵家人的耳朵里。

  当门打开时,赵家人被屋子里的场景都惊呆了。

  短短二十分钟,这屋子里是经历了什么啊,几乎没有一处可以落脚的地方了!

  “啊!”

  赵母突然尖叫出声,往后退了两步,要不是赵父扶着,早就跌倒在地了。

  她捂着嘴,惊恐地望着被钉在墙壁上那道狰狞恐怖的身影。

  赵昌盛作为修士,也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明白墙上那道身影是什么。

  事实上,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见一只恶鬼。

  “他就是藏在你们儿子身体里的那只恶鬼,不过,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施如意说。

  “是,是小麒吗?”赵母眼泪婆娑地望着墙壁上的身影。

  母子连心,赵母认出了这个看起来十分可怕的恶鬼就是她那无缘活下来的孩子。

  可赵广麒看向赵母的眼神却充满了怨恨。

  他怪弟弟抢走了他活下去的希望,也怪这个孕育他的母亲为什么不救他。

  他心中的怨恨太重了!

  “嗯……大概就是你们看到的样子,他也是你们儿子,不过现在已经是一只充满怨气的恶鬼了,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感化他,让他放下怨气,我好替他超度,否则为了你们另一个儿子的安全,我只能抹杀他了。”

  施如意解释道。

  “不要抹杀我的儿子,不要!”赵母立马大喊,下意识想要冲过去。

  但是却被屋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绊倒在地。

  “不用你虚情假意!”赵广麒恶狠狠地骂道,“我死也不会原谅你们!”

  施如意无语,熊孩子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欠揍的生物!

  赵广麒从生下来就没有当过人,从小到大唯一接触的人类就是一母同胞的弟弟,而且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赵广麟能看见他的次数越来越少,这也导致作为寄生灵的赵广麒的心性其实还和小孩子差不多。

  “这儿就留给你们吧,不过我警告你们,他身上的符纸千万千万不能撕开!”施如意语气严肃地警告道,“你如果不想另一个儿子也死掉,那就管住自己的手!”

  爱子深切,施如意可不敢保证赵母被赵广麒哄骗着,一时头脑发热就冲过去撕掉贴在他身上的符纸。

  到那时再想抓住他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赵昌盛面色凛然:“前辈放心,我一定好好盯着他们。”

  虽然也是孙子,但显然赵昌盛看起来理智很多。

  “脚铐钥匙呢?”施如意问。

  赵父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因为紧张钥匙还掉进了杂物堆缝隙中。

  施如意:“……”

  “仙姑,您看……”赵父一脸尴尬。

  “算了,让他趴着吧,也冻不死。”施如意也懒得管了,“你们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两个小时一到,不管你们能不能感化他,我都要出手,否则你们的小儿子性命难保!”

  说罢,施如意就离开了房间,将这事留给赵家自己处理。

第167章 我原谅你了

  施如意踏出房门,然后在门上贴了张符纸,防止意外发生。

  玄音就在楼梯口等着她。

  她回头看了一眼:“怕出意外?”

  施如意琢磨着说:“不要低估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感情,赵家媳妇看着就是个重感情的,这既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缺点。”

  “那你呢?”玄音忽然问。

  “我怎么了?”施如意茫然。

  “当年为什么躲在无尽之地几百年也不愿意出来?”玄音漫不经心地瞥了她一眼,“就算你肉体被毁,可只要你回到道观,修炼出新的肉身也只是时间问题。你明明可以躲过空间裂缝的……”

  施如意顿时缩了缩脖子,讪讪地笑:“现在提这个事不太合适吧?”

  “嗯,也是。”玄音没说什么,朝楼下走去。

  走到一半见施如意没跟上来,不由问:“你准备在这儿站两个小时吗?”

  “当然不!”

  施如意又不是傻子,去楼下喝喝茶,赏赏花不好么?

  两人坐在茶桌前,玄音给施如意倒了杯茶。

  茶水的温度刚刚好。

  施如意双手捧着,小口小口地喝,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声地说:“我确实是自愿被空间裂缝的能量吸进去的。”

  玄音看了她一眼,仿佛早就已经猜到了。

  “所有的人都说我是万年难遇的天才,是最快证仙道的人,所以我从小到大都是在一阵阵的夸赞和羡慕中长大的,我也一直以为我可以顺利地渡劫成仙。”

  施如意说着,苦笑了声,“可当天劫真正来临的时候,我害怕了,我从来没想过死亡来临是这么恐怖的一件事情。侥幸逃脱灵魂之后,我身负重伤,随便一只小鬼可能就足以要了我的命,我不敢想象被你们一直夸赞的天才有朝一日变成一个废物,你们会有多失望……”

  玄音讽刺地笑:“你是看不起自己还是看不起我们?”

  施如意心虚地缩了缩脖子,细声嘀咕:“对不起嘛。”

  “老观主要是知道他引以为傲的弟子竟然是个懦夫,不过是一次失败就被打击得一蹶不振,他一定会后悔将你从火海里救出来。”玄音冷声道。

  施如意沉默。

  半晌后,她放下茶杯:“还好他老人家不知道。”

  玄音冷眼望着她。

  “我花了几百年的时间想通这件事,费了老大劲从无尽之地逃出来,现在我身无长物,修为也不到巅峰时期的一半,都靠你们养着。所以随你怎么骂,我就赖着你了。”

  施如意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嬉皮笑脸的模样让玄音恨不得用尾巴将她掀飞出去,免得碍自己的眼。

  玄音冷哼了一声。

  施如意举着茶杯小心翼翼地送了过去:“音音,还想喝。”

  “自己没长手吗?”玄音冷声道。

  “可是音音倒的茶比较好喝……”施如意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玄音冷冷地看着她,一双眸子看起来分外瘆人。

  片刻后,等茶水重新煮好,玄音一言不发地给她倒了一杯茶。

  再然后两人就相顾无言,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一个是不想说。

  一个是不敢说。

  直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到了。

  施如意起身准备去善后时,玄音的声音忽然响起:“我原谅你了。”

  听见这几个字,施如意眼眶红了。

  可她堂堂仙姑怎么能随便哭鼻子呢,要是被其他人看见多丢人啊!

  她强忍着眼泪,转过身朝着玄音跑了过去,抱住玄音“吧唧”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我最爱音音了!”

  玄音眉头紧锁:“滚!”

  “得嘞!”

  施如意屁颠颠地朝着楼上走去,兴奋劲儿都快溢出来了。

  玄音抽出纸擦了擦脸上被施如意亲了一口留下的口水,片刻后,唇角也微微上扬。

  施如意站在门口,鬼鬼祟祟地用耳朵贴着门听屋子里的动静。

  “你在干嘛?”玄音的声音从身后出现。

  施如意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跳了起来,回头看见玄音,一脸幽怨:“音音,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啊?”

  玄音挑眉:“你自己做贼似的趴在门上偷听,怪我走路没声音?”

  施如意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假装无事发生地撕下了门上的符纸,打开了门。

  她第一时间朝着墙上看去。

  赵广麒还被钉在墙上。

  还好还好。

  不过赵母好像晕了过去。

  “施前辈。”赵昌盛老眼含着泪,表情看上去好像受了打击,却还是强忍着恭敬地和施如意打招呼。

  “看样子,你们没有感化成功啊。”施如意说。

  赵昌盛沉默片刻,随后冲着施如意弯了个腰作揖:“请施前辈送他上路吧!”

  当初这个孩子出生时,他们已经动用医院最好的医疗资源尽可能地救老大,可惜溶血症引起其他的并发症,再加上双胞胎又早产,体质弱,最终老大还是避免不了夭折的结局。

  他们已经尽力了。

  不可能为了他而伤害另一个孩子,更不说赵广麟还是他们看着长大的。

  感情上自然也会偏心后者。

  “我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被钉在墙上的赵广麒还在疯狂地咒骂他们,可是他的修为根本就不足以挣脱施如意的灵符。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