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声声睡得安静,而他打算起来做饭。

元江做好早饭之后,段渊却不见踪影,竹渊说段渊昨夜出门了,还没回来。

两人吃过饭了之后,又去把他们家的地翻了一遍,然后去海边抓海货。竹渊还去深水里扑腾了一会儿,最后还呛了一口水。

接受了来自元江鄙夷的眼神,竹渊扭着熊猫圆圆的大腚,去了另一边捡海货。

这几日,落日小镇上的居民出海的人越来越多,海面上的帆船也越来越多了。平静的海面上,忽然变得很是热闹。

“兄弟,你们这是要出海吗?”竹渊好奇的问一旁的兽人。

“是的!再过十天,咱们落日小镇的集市就要开了,大家都准备去抓一点新鲜的海货,然后在集市上换东西呢!”那个兽人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集市?”竹渊眼睛一亮,那岂不是很热闹!

“兄弟,你是外地人吧?你可真是来得是时候!过几天的集市不仅热闹,还会有佣兵带着稀奇珍贵的东西过来交换,会热闹许久!”那个兽人又继续说道。

“哎呀,我兄弟叫我了,我走了!有空再聊啊!”

竹渊就看到那个兽人变成一只奇怪的大鱼,越游越远。

“佣兵?”竹渊对于这个陌生的词语很是好奇,他知道段渊来过落日小镇,准备今晚问问段渊。

而段渊这会儿正在海里逃跑。

是的,他正在逃跑。身后追着一只鲛人,那只鲛人看起来年纪不大,眉目俊美,拥有一条蓝色的长尾,在海里游得很快。

段渊只能更快的游,还在海里做了一些冰盾,用来阻挡这个鲛人,因为他还要换气,鲛人不用,他只能想办法了。

他的面色黑沉,他昨夜开始赶路,游了许久,他才好不容易到了那个老鲛人的巢穴。

他能感觉到里面有鲛人居住,可谁曾想,里面的竟然不是老鲛人,而是一只不认识的鲛人。

他乍一看到他就问他要不要做他的雄性,段渊黑着脸说不要。结果,这个鲛人追着他不放,和神经病似的。

他害怕被这个鲛人缠上,急忙四处逃窜,逃了大半夜,真是累死他了。可身后的鲛人穷追不舍,他说了好几次,自己已经有雌性了,可他就和脑子有问题似的,非说让他选自己。

吓得段渊到处窜,他可不要被这个变态鲛人碰到了,不然他会膈应死。

而那个鲛人,好不容易遇到一只符合品味,颜色艳丽,实力强大的兽人,他才不会放过,所以,一路穷追猛打。

说真的,段渊都快游不动了,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被恐惧驱使的。他是真的第一次,这么害怕一只实力低微的兽人。

鲛人这种物种,在兽世也是一个奇葩的存在。

他们可以自己选择性别,而他们选择性别是在成年后,遇到爱人。如果爱人是雌性,他就会变成雄性兽人,反之,则会变成雌性兽人。

而他们变成雌性兽人之后,魂力就会消失,会变成人型,不过,他们的雌性也可以变成鲛人的兽型,这是个极其特殊的物种。

段渊发现,他身后这只,很可能还没有性别分化,他不愿意因为自己,让这个鲛人分化了,所以,一直都在拒绝。

可这个鲛人,就和脑子有病,听不懂人话一样,硬要和他在一起。段渊现在是真的有点后悔了,他就不该昨晚出门!

“你等等我!我们好好商量!”

“滚!我已经有雌性了!”

“我不管!你等我!”

“滚啊!”

……

段渊:声声救命有变态!

第308章 钓大鱼

段渊的困境俞声声也不清楚,她今日醒来已是半下午了,看着天色,她打算带着元江和竹渊去捡海货,然后回来做饭,再邀请鱼琴和她的兽夫过来吃饭。

由于今日可能人口众多,俞声声打算让元江和竹渊多抓一点海鱼,他们今日抓的鱼也不少,但是不够那么多人吃,毕竟鱼琴有三个兽夫,再加上他们,所以得做得量大管饱,且味道不错。

俞声声带着元江和竹渊去海边,竹渊讲起了过十天落日小镇会有集市举行这件事,元江也表示他也听说了。

“集市?”俞声声有些好奇,可想到他们所剩无几的晶石,心里又凉了下来。

“嗯,听说可以以物易物,也可以晶石互换。而且,会有雇佣兵从各地带着货物过来交换,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元江又道。

“这个雇佣兵是做什么的?”竹渊有些好奇。

“听说在咱们落日小镇的西方有一片土地,被叫做血色玫瑰。那里的兽人都是来自各地的雇佣兵,他们会接受悬赏任务,或是给人运送货物,或是千里取人性命。”

“他们成为雇佣兵加入的是一个叫血色玫瑰的组织,以至于后来那片地方都被称为血色玫瑰。他们因为常年行走在大陆各处,手上稀奇的东西也不少,所以每到一个地方,就会用货物换东西,不断换取货物,从而获得高额利润。”

元江打听的东西很是详细,而且他也听段渊说过。之前他和段渊找声声时,也会遇到一些雇佣兵。

那些人过的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人也是有好有坏。他们遇到过想要杀了他们最后被他们反杀的雇佣兵,还遇到过仗义相助的雇佣兵,他对于这个组织没什么看法。

俞声声听完之后,认为十天后的集市,很有可取之处呀,说不定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那现下最主要的是缺晶石啊,她得想想办法。

因为今天需要的海货太多了,元江和竹渊合作打猎。竹渊用魂力送元江到深海上空,元江用俞声声制作的钓鱼工具,开始钓鱼。

元江手里握着一根很粗的兽皮钓线,下面是一个元江用魂力凝结成的锋锐鱼勾,鱼勾上挂着一大块鱼肉饵料。

元江没得多久,就有大鱼咬钩。元江收绳,把大鱼提溜出来,然后把鱼放到曲声ᴊsɢ声用最坚韧的兽皮织出来的鱼护中。

接二连三的大鱼咬钩,让元江越钓越来劲,让竹渊看着也眼馋起来。

“声声,能不能过会儿让我试试?我也想钓鱼。”竹渊可怜巴巴的勾了勾俞声声的手指。

“可以啊,过会儿也给你做一个钓竿好不好?不过咱们现在先多捡一些别的东西。”俞声声安抚的对竹渊说。

竹渊也很乖,点点头,又继续捡东西,而元江已经沉浸在钓鱼的快乐中了。

他现在不管吊到什么,他都放鱼护里,甚至还无师自通的延长了他的鱼勾,想吊到深海里的其它海鱼。

忽然,一个很大的力量扯了一把元江,元江一时不查,差点给撩到海里。

他连忙扯起钓线,这次怕是个大货,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猎物竟然不挣扎,他只能快速收绳。

终于,许久之后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