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姜兰枝和张梦妮不负责审讯,于是先带着小梅去找随队军医做简单包扎和治疗。

小梅身上发着烧,有些神志不清,却还是会指着姜兰枝哭喊道:“坏女人!离我爸爸远一点!”

张梦妮疑惑又惊诧地看向姜兰枝:“枝枝,你认识这个小孩?”

姜兰枝也怔愣住了,她僵硬地点了点头:“是我妹妹的女儿,这事说来话长。”

如果是以前,她第一反应是伤心,自己的亲侄女,竟然这样排斥自己。

可见到了小梅的惨状之后,姜兰枝却觉得不对劲。

小梅的反应更像是长期形成的习惯,让她下意识就要这样说。

姜兰枝越来越怀疑,姜言琦对小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于是姜兰枝耐心地放柔了声音问道:“小梅,你还记得你妈妈……”

话没说完,有战士过来敲门,说道:“有两位新同志来边防连报到了!你们这边处理完,一起来打个招呼吧。”

张梦妮笑着点头:“好,知道了。”

姜兰枝听到“两个新同志”的时候,心里不由打起鼓来。

不会又是他俩吧?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都已经留了话,他们也该明白她的态度了,应该不会是他妈。

虽然是这样想,但姜兰枝心里还是不放心。

思来想去,姜兰枝心里下了决定,对张梦妮说:“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小梅,我得去看看。”

话音刚落,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是刚才那个战士,他推开门时,还在扭着头对身后的人说:“她们在这里……”

下一秒,姜兰枝就看见了他身后那两个熟悉高大身影。

正是跟着姜兰枝调过来的钟泽川和姜铭修二人!

男女主人公钟泽川姜兰枝小说搞笑钟泽川姜兰枝全文免费阅读

外面刚下过一场雪,他们肩上还挂着雪,脸都冻红了,但是看到姜兰枝,还是咧开嘴讨好地笑起来。

姜兰枝一顿,立刻皱起了眉,没好气地问:“你们来这儿干什么?”

第31章

姜兰枝本意是质问钟泽川和姜铭修为什么又要跟着她到这里来。

那战士却误会了姜兰枝的意思,还以为她是在指责他们不该进这个房间。

战士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姜同志,这两位是我们边防营新上任的营长和副营长,他们只是想来看看,没有打扰你们,你可以友好一点。”

姜兰枝一怔,正要开口解释。

张梦妮这时也说:“是啊,我们也没有做什么,不需要男同志回避。”

她拍了拍姜兰枝的肩膀,说道:“大家以后都是好同志,趁这个机会熟悉熟悉,多好。”

姜兰枝有苦说不出,瞪了钟泽川和姜铭修一眼,干脆不说话了。

钟泽川呼吸一紧,连忙走到姜兰枝面前,低声下气地说:“我知道错了,媳妇,你别生气了……”

所有人都震惊了。

张梦妮和那个战士立时瞪大了眼,连一旁的军医都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钟泽川和姜兰枝。

姜兰枝自己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她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在胡说些什么?!”

钟泽川是疯了吗?以前死活不愿意公开,现在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的关系!

“我哪胡说了,你就是我媳妇……”钟泽川微微皱起眉,可怜巴巴的模样。

姜铭修也上前,看着姜兰枝说道:“枝枝,你还在生哥哥的气吗?要是这小子欺负你了你跟哥说,哥帮你揍他……”

张梦妮震惊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问:“所、所以,他们是……是你丈夫和你哥哥?!”

姜兰枝虚弱地说:“不是……”

那边两个却斩钉截铁齐声应道:“是!”

姜兰枝皱起眉,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

她不想将注意力全都吸引到自己身上,于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先帮小梅包扎。”

“小梅?”钟泽川有些诧异地看过去,这才注意到屋子里那个正在接受上药包扎的面黄肌瘦的小女孩

这孩子曾经抱着他叫他爸爸,钟泽川怎么会认不出?

姜铭修也同样震惊得瞪大眼,走上前去仔细看着,而后问道:“小梅她怎么会在这里?!”

姜兰枝说道:“我们在巡逻的路上碰到了偷渡走私的人,小梅就是被他们控制起来的,差一点就要送出国卖掉了。”

说到这里,她想了想,认真问道:“你们知道后面姜言琦是怎么对待……或者说处理小梅的吗?”

钟泽川眉头紧锁,摇了摇头,说道:“我让她带着小梅搬出去之后,就没再关注过。”

姜铭修同样摇摇头,仔细思索着说道:“姜言琦带着小梅从泽川家里搬走之后,来找过我一次。”

“我当时告诉她,可以继续住在家里,但是前提是,她要好好照顾小梅,自己也找一份正经的工作。”

姜铭修回想起来,眉头都紧紧皱起,不悦地说:“可是她根本不听,只把小梅丢在这里,自己每天打扮得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就在那些舞厅混,孩子也不管,动不动就是好几天找不到人。”

“我给她处理过几次烂摊子之后,也就不管她了。有一天她自己突然上楼来,急急忙忙抱着小梅就往外走!”

第32章

“后来再问,她只说把孩子交给前夫了。”钟泽川接过话说道,“没想到,小梅会出现在这里。”

姜兰枝皱了皱眉,说出自己的猜测:“我现在怀疑,这个孩子是被姜言琦卖到这里的……”

话没说完,小梅这时候转过头来,看着钟泽川喊道:“爸爸……”

房间里都安静了一瞬。

大家又一次震惊地看向钟泽川。

姜兰枝一顿,敛眸沉默了下去。

钟泽川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姜兰枝一眼,犹豫了片刻,俯身将她抱起来,丝毫不在意她身上的脏污。

他看着小梅满身的冻疮和伤痕,眼神不忍,低声问道:“小梅,你是怎么到这边来的?”

小梅紧紧抱着钟泽川的脖子,没什么意识地说:“爸爸,你不要让那个坏女人来我们家……”

钟泽川皱起眉,下意识看向姜兰枝,见她没什么反应,也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该失落。

他收回目光,问小梅:“你怎么会这么说?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小梅委屈地说道:“妈妈……妈妈说,要把坏女人赶出去……不然我就没有爸爸了……”

姜兰枝神情微微变了,复杂地看了一眼小梅。

难怪这孩子对她总是抱有敌意,竟然是被姜言琦教唆的!

钟泽川反应过来之后,也是一股怒火从心底里蹿了起来,他严肃地跟小梅说:“小梅,这样的话是不对的,以后不可以再说了,知道吗?”

小梅怯怯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弱弱地问:“那我还可以叫你爸爸吗……”

钟泽川闻言一僵,又看向姜兰枝,低声询问:“枝枝,我……”

姜兰枝皱起眉,没好气地说:“你老看我做什么?这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钟泽川失落地收回视线,低头看着小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