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司夜辰火气又蹭蹭蹭冒了出来,可对上她一双泪眼,刚燃起的苗子瞬间被浇得熄灭。

司夜辰温声哄道:“你太过单纯,看人不能看表面,本王与他是旧相识,所以很了解他。”

他说得一本正经,言灵儿半信半疑。

司夜辰又道:“你长得如此水嫩,他对你定然是起了心思,必然是想诓你入府做妾。”

“做妾?”言灵儿哭声一顿,愣愣地看着他。

她才不要做妾呢,听人说,给人做小老婆不好,不仅没有地位,还要遭正室压迫。况且……司夜辰说他已经纳了三房姨太……

见她被自己唬得一愣一愣的,司夜辰薄唇微扬,指腹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尖,继续哄骗道:“古人云,无人献殷勤,非奸即盗,他为何给你摘果子吃?还不是想博取你的好感,让你对他放下戒心。所以,往后见到他,记得离他越远越好。”

言灵儿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从一开始都是白誉堂主动找她搭话,又主动为她引路,还特意给她摘杨梅……

冬梅也说过,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世上根本没有不求回报的付出。

见她情绪稳定,司夜辰这才问她方才为何擅自离开。不过这时已然没了怒火,声音也很温柔。

言灵儿抽噎了一声,道:“奴婢手上起了红疹,想去湖边用水洗洗,缓解一下不适……”

司夜辰暗自懊恼,他早该料到是这样的。

将她的袖子撸起,司夜辰看着她手臂上的红疹,从怀中掏出一瓶药膏,他拧开瓶盖,用指腹将药膏抹在言灵儿手臂上。

他动作轻柔,一边上药,一边给她手臂上吹气,这般温柔的模样与方才暴怒的他判若两人。

言灵儿的心又开始不受控制地砰砰直跳,她忽然起了贪恋,竟妄想这一刻就停在这一秒。

这样的想法一冒出,一种莫名的情愫瞬间在她心口蔓延……

这种感觉她从未有过,甚至对齐铭也从未出现过。

耳边,司夜辰的声音异常温柔:“这药膏可解百毒,涂上之后,今日就不要再碰水了,另外,螃蟹不能再吃了,你对那东西过敏,这红疹就是吃了螃蟹才发作的。”

言灵儿恍然大悟,她就觉得奇怪,自己怎么会突然起了红疹。

言灵儿司夜辰(言灵儿司夜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言灵儿司夜辰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_笔趣阁

可一想到那么好吃的东西往后都不能再吃了,言灵儿顿时觉得有些惋惜。

司夜辰看出她的心思,安慰道:“往后好吃的东西还有很多,只要你想吃,本王都可以带你去吃。”

言灵儿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忽然问道:“王爷为何对奴婢这么好?”

他带她去逛灯会,给她买糖人,为她置办新衣服,给她吃很多好吃的,还亲自为她剥螃蟹……

言灵儿是能感觉到,他对自己很好的。

至于为何要这样对她,言灵儿却不明白。

司夜辰动作顿了顿,忽然抬眸看向她,言灵儿一下子跌入他幽深如潭的眸里。

他的眼里翻涌着莫名的情愫,是言灵儿看不懂的情愫。

“你说呢?”司夜辰问。

言灵儿摇了摇头,她不明白,只是想起方才司夜辰告诉过她的一句话:“王爷说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司夜辰:“……”

这句话只是他用来抹黑白誉堂的,现在怎变成了她搪塞他的理由了?

司夜辰将她的袖子放了下来,压着莫名的情绪道:“往后你便知道了。”

第81章:好喜欢抱她~

回府的路还远,狭窄的马车里,空气忽然变得安静。

两人相对无言。

言灵儿缩在角落,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里的荷包,内心坎坷。

司夜辰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在她手里把玩的物件上,眉梢挑了挑,道:“你手上的东西是什么?”

听见他的声音,言灵儿下意识将手藏在身后。

见她躲躲藏藏,司夜辰眉头微蹙,伸手揽住她的腰身,将人搂到跟前:“藏的什么东西?”

两人的距离忽然拉近,他的脸近在咫尺,言灵儿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心口又不受控制地砰砰直跳。

她道:“只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玩物。”

司夜辰道:“给本王瞧瞧。”

言灵儿摇了摇头。

她不想给他看。

上次灯会,那位员外家的姑娘绣的荷包那么精致,司夜辰都说俗气。那她用粗布麻线缝的荷包就更入不了他的眼了。

见她不愿,司夜辰将人搂得更紧,两人的唇险些碰在一起。

言灵儿挺着身子,尽量与他保持距离,曼妙的身姿却愈发显得诱人。

“拿出来。”大掌暗自收力,她盈盈一握的腰肢被收在他掌心里,又软又细,内心那股莫名的冲动瞬间又涌了上来。

言灵儿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自己竟然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这样的姿势实在太过暧昧,言灵儿瞬间红了脸。

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言灵儿本能地想要挣扎,可在强大的司夜辰面前却是徒劳。

她越是挣扎,他就将她抱得越紧,那股冲动也愈发强烈……

“别乱动,让本王抱一会,本王不会把你怎么样。”他声音暗哑,带着男人特有的磁性嗓音,仿佛一把铁钩,欲把人引入他预先设好的陷阱里。

司夜辰发现,自己真的好喜欢抱她。

原来女人的身子可以这样软,这样香。明明看上去很瘦弱,抱在怀里却那么舒服……

言灵儿却不明白司夜辰为何总喜欢捉弄她。

她简直欲哭无泪,心里把司夜辰骂了个遍!

什么不近女色,什么端方君子,什么清冷高贵……

统统都是假的。

司夜辰在她心里,就好似树上结的果子,表面光滑饱满,实则一口下去,里面早已溃烂发黑,甚至长满了大虫子……

言灵儿根本不敢再乱动,耳畔,司夜辰的呼吸愈发沉重,他的声音隐忍又压抑:“当真不给本王看?”

字字句句都透着威胁。

心思单纯的言灵儿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最后,如他所愿,言灵儿妥协道:“求王爷放过奴婢,奴婢给您看就是。”

司夜辰勾了勾唇,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欺负这个小东西了。

怕自己真的控制不住,司夜辰缓缓将怀里的人放开。

言灵儿如蒙大赦,又缩回到了角落里。

她不情不愿地将手里藏着的荷包递到司夜辰面前,道:“王爷看完记得还给奴婢。”

见她视若珍宝,司夜辰颇有兴趣地接过她手里的物件,定睛一看,原来只是个普通的荷包。

针线很一般,图案勉强能看出是一对鸳鸯戏水,这料子也是最普通的,实在算不上惊艳。

很快,他注意到了图案下歪歪扭扭绣着的一个字。

“齐?”

司夜辰微微蹙眉。

怎又是这个齐字。

他记得,言灵儿写的第一个字,也是一个齐字。

压着一丝莫名的情绪,司夜辰问她:“你为何绣一个齐字在这里?可有什么意义?”

第82章:他也想要……

“意义?”

这可把言灵儿问住了。

当初绣这个荷包纯属是为了练针线,恰逢齐铭来家中找哥哥,见她手里的荷包十分喜欢,便向她开口讨要。

言灵儿自然是乐意给的。

只是齐铭嫌图案太普通,若是绣几个字就会变得与众不同。

那时她手艺不精,字也不认识,更不知绣什么字合适。

齐铭就耐心地教她写自己和他的名字。

不过到最后,言灵儿也只学会了最简单的林字和齐字。

齐铭果断挑了个带林字的。

他说,他更喜欢带林字的,将它带在身边,他心里才会时时刻刻有个念想。

那时她年纪尚小,根本不明白齐铭说的话,更不明白他口中的念想是什么意思。

后来渐渐长大,爹娘相继离世,哥哥告诉她,齐铭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让她也尝试着去喜欢他。

那时候的言灵儿从不懂什么是喜欢。

爹娘疼爱她,她很喜欢爹娘。

哥哥宠爱她,她也很喜欢哥哥。

齐铭人也很好,他每次来找哥哥玩,都会给她带好吃的东西,会替她修补漏雨的屋顶,会给她带新奇好玩的小玩意……

她想,她应该也是喜欢齐铭的。

后来哥哥也被山洪带走了,她一个人蹲在角落无助地哭泣。

齐铭将她抱在怀里,他说他想娶她,他会像哥哥一样对她好一辈子,会给她一个温暖的家,不会让她在这世上孤苦无依……

言灵儿睁着一双泪眼看他,那时的她并未看懂齐铭眼里翻滚的情愫,不过她还是听懂了他说的话。

他说他会像哥哥一样对她好,会给她一个家……

“你在想什么?”

司夜辰的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