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两人走出赵诚家门,上车。

周寅之点燃发动机,打开空调:“你要问赵梅的事情?”

沈芷衣:“对,她讲的话你都听见了吗,赵诚是她杀的,她会坐牢吗?”

周寅之将座位向后调了些,侧过身看着她,语气肯定:“不会。”

沈芷衣诧异不已。

她一直以为周寅之是季格的执法者,不会有任何私情,没想到他竟然也有这样一面。

“不是你想的那样。”

周寅之看穿她的想法:“赵梅才11岁,在法律上还没到该承担刑事责任的年龄。”

“解释起来就是,在法律上,12岁以下不需要承担任何刑事责任,她盗窃也好,杀了……赵诚也好,都不需要坐牢,主要以教育为主。”

“12岁到14岁就需要承担部分刑事责任,比如抢劫,纵火等,比较季重,或者危害公共安全的罪名,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等到14岁以上,就需要完全承担刑事责任。”

“这样说,你明白吗?”

沈芷衣没想到周寅之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给自己解释,一下子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想法。

她故作淡然的看向窗外:“明白了。”

意思是赵梅不会坐牢是法律规定,并不是周寅之心里有情。

沈芷衣不解:“那你为什么要让我帮忙问赵梅的口供?为什么一定到让她开口?”

周寅之收紧手指:“她还小,不该留下这样的阴影。”

“而且季格来说,赵梅并不是杀死赵诚的凶手。”

第28章

“什么?”沈芷衣惊呼出声。

周寅之沈芷衣免费正版小说完整版阅读-周寅之沈芷衣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周寅之手指轻点方向盘:“赵诚的尸体已经验过,根据赵梅刚刚所说的话,大部分都能够被佐证。”

他望着窗外赵诚的门:“赵梅的营养不良,身形瘦小,力气太小,赵诚背上的浅锐器伤应该是她留下的。”

“赵诚晕过去后没多久就醒了,这时有人将他约了出去,应该是以村子的事情做饵。”

“赵诚出门之后,接着有人用一把长约二十厘米的刀砍了他的后背。”

沈芷衣恍然大悟:“所以是这个人杀了赵诚?二十厘米的话,是菜刀吗?”

“算是他杀了赵诚。”周寅之看着沈芷衣,眼底闪过一丝欣赏,“为什么会觉得是菜刀?”

沈芷衣思索了瞬:“二十厘米且在村里随处可见每家每户都有的,只有菜刀啊。”

“聪明。”

周寅之弯起嘴角,“你成熟了不少。”

得到肯定的沈芷衣心底升起一股雀跃。

她摸了摸鼻子,“那你又为什么说算是?不是这个约他出去的人杀了他吗?”

周寅之皱眉:“不一定。”

“还没找到第一现场,我需要更多的物证来证明自己的推测。”

沈芷衣点头,轻轻舒了口气:“还好不是赵梅……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周寅之疑惑皱眉:“为什么会这样想?”

沈芷衣:“因为知道了就没办法置身事外,坐视不理。”

话落,周寅之没再开口。

车内的气氛忽然沉了下来,压抑的人有些喘不过气。

沈芷衣按开车窗,让外面的冷风灌进车里。

周寅之突然开口:“你爸的事情……”

沈芷衣精神一紧,看向周寅之。

周寅之顿住,思绪几经变换后又换了话题:“你要跟沈执与去国外吗?”

沈芷衣没想明白,他的话题怎么会跳跃的这么快。

周寅之摩挲手指:“我是说,在国内教书也挺好的。”

沈芷衣“啊”了一声,慢慢回过神:“所以季警官是在邀请我留下来?”

“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建设祖国。”

周寅之顾左右而言他。

沈芷衣觉得有些好笑:“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是真的,我和执与哥还是算了,毕竟我们的过去不太光彩。”

“其实我一开始选择留在这里教书就是为了替我爸赎罪,我知道他做了很多违法的事情,我尽可能去弥补的多一些。”

“我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坏人,只是一个普通到极致的普通人,和你嘴里建设祖国的人才相差甚远。”

沈芷衣的酒窝浅浅的:“倒是季警官,一定要坚持做自己,人民需要你。”

周寅之面无表情的和她对视。

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忘了自己,想知道她的变化为什么会这么大,还想知道她为什么会拒绝自己,还把场面话说的这么漂亮。

可从沈芷衣的眼里,他只看见两个字——坦荡。

坦荡的原因无非一种,她没有动心,她是真的在考虑要不要离开。

周寅之忽然不想拐弯抹角了,倘若这次再错过,可能他们这辈子也不会再有再见面的机会。

为什么要因为那些外界的想法和还未发生的事情担忧?

家人不同意又怎么样呢?

爱情是自己的,生活也是自己的。

想明白的周寅之豁然开朗。

他弯起唇,久违的露出笑容:“沈芷衣,我刚刚说的都是违心话。”

“真话是,我喜欢你,所以希望你能留下。”

第29章

周寅之突如其来的直白让沈芷衣瞬间红了脸。

她感受到胸腔里如鼓的心跳,感受到自己发烫的耳尖,还感受到一丝抗拒。

她知道应该是对周寅之动心了,可每每生出这样的想法时,脑子里就会响起一道提醒,不断告诫她说:“不可以。”

“不可以对周寅之动心。”

“不可以和他在一起。”

“不可以回忆那段缺失的过去。”

沈芷衣其实大致知道,父亲会落网多半和自己有关。

但她不敢细想,这个念头一起,心底就会涌上钻心的痛意……

“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虽然我希望你留下,但我还是会尊重你的选择。”

周寅之的话拉回沈芷衣的思绪。

她抬手,扇了扇脸上的热风,沉默不语。

周寅之也不再开口,车里又尴尬起来。

正当沈芷衣觉得坐立难安时,有人敲响了车窗。

周寅之按下窗户,对方看了眼沈芷衣,有些踌躇。

周寅之:“没事,说吧。”

“季队,赵梅醒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安排?”

周寅之和沈芷衣对视一眼:“带回去,先把流程走完,其他的一会儿再安排。”

“收到。”那人应声离开。

周寅之和沈芷衣下车,再次走进赵诚的房子。

这次赵梅没有抗拒,只是问:“林老师,我还有两个妹妹,我怕……”

沈芷衣明白赵梅的意思,是担心自己离开,年幼的妹妹无人照顾。

她看向周寅之,周寅之也没了办法。

一套审讯流程加上来回路程,说什么也要三天。

这三天的时间,他确实没有考虑到赵梅两个妹妹该怎么办。

沈芷衣沉思了瞬,拿出手机,拨通沈执与的电话。

片刻后,对方接起。

沈执与温润的声音传来:“星星,怎么了?”

沈芷衣开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