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苏晓雪也跟着他们聊起了别的。

场子又重新热了起来。

姜语栀孤零零站在一旁,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还好张笑笑拉了拉她的衣袖,她才顺着力道坐了回去。

这一顿饭吃得实在漫长,姜语栀食不知味地强撑到了散场。

终于回到家,她将自己重重扔到沙发上。

望着天花板,姜语栀脑海中闪过商池晏那双冷漠的眼,唇舌发苦。

她慢慢坐起身,从沙发底拖出商池晏寄来的纸箱,一件件的翻看着。

往事桩桩件件,历历在目。

可这些铭记于心的东西,却在这六年的分离中逐渐褪色,商池晏温柔的模样也开始模糊……

她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捂着脸,泪水和微弱的呜咽声从指缝中流了出来。

一夜难眠。

第二天,姜语栀又藏起了所有的脆弱,崩溃,继续工作,生活。

可从那晚聚餐过后,姜语栀总觉得同事们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每当她去问,他们就会一哄而散。

直到这天,她站在女厕隔间里,将外面的闲言碎语听了个正着。

“我找人打听过了,据说姜语栀从大学时就缠着周主任,周主任一直拒绝都没用,到现在还没放弃。”

“可周主任现在都快结婚了,她这不是小三行为吗?”

……

听着这些,姜语栀脑子轰然炸响。

姜语栀商池晏的小说(姜语栀商池晏)免费阅读_姜语栀商池晏小说免费阅读-笔趣阁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的议论声终于停歇了下来。

姜语栀这才从隔间走出,看着空荡的洗手间,只觉得连空气都变得稀薄。

浑噩的回到办公室。

姜语栀刚进去,就被叫住:“姜主任,这个病人的手术方案过了,手术时间也安排好了。”

“不过你可能需要去找下周主任,你们合作操刀,成功率会高很多。”

时隔几分钟,再度听到商池晏的名字,姜语栀心里五味杂陈。

她垂眸看着手里的手术方案。

这是一个肿瘤患者,因为瘤体巨大,常规的手术方式成功率很小,而商池晏在国外时曾亲自操刀过好几例这类患者。

姜语栀只犹豫了一瞬,就转身走向商池晏的办公室。

人命关天。

不能因为他们私下里的事情,影响甚至错过病人生的希望。

姜语栀一路来到办公室门口,正想敲门时,就听到里面有交谈声。

“我这刚来你们医院,就听到小护士在议论你和姜语栀,说她说得可难听了。”

这声音很熟悉,好像是商池晏的大学室友林升杨。

姜语栀想着,就听见商池晏淡淡地“嗯”了一声。

紧接着,林升杨的声音又响起来:“那你为什么不解释啊?”

为什么?

姜语栀想到自己之前找商池晏想解释六年前的误会时,他那不以为意的态度。

她深吸了口气,压下苦涩,也想清楚了些事。

不管之后如何,还是再找个机会把一切说明白。

有了决定,姜语栀觉得心里积压的情绪都消解了不少。

她抬手准备敲门。

却听见林升杨的声音再次响起:“再说,当年的真相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姜语栀的心里像被投了一颗巨石,砸得她胸口生疼。

她原以为自己和商池晏之间是因为误会才闹僵到这种地步,没想到他竟然什么都知道。

姜语栀看着眼前紧闭的门,抬起发麻的手,一把推开了门——

第5章

办公室里两道目光齐刷刷落在她身上。

姜语栀极力稳住情绪,和商池晏对视着。

林升杨察觉到气氛诡异,干笑两声,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

“砰。”

门一关,密闭的空间内只剩下两人。

姜语栀捏着文件的手指都泛白:“当年的事,你早就知道了?”

商池晏却淡淡岔开话题:“找我什么事?”

又是这样,对那些过闭口不言。

以前,姜语栀开解自己都是误会,商池晏什么都不知道,恨自己不愿提很正常。

可现在他明明什么都知道……

姜语栀胸口急促起伏。

直到手里文件夹尖锐的角戳破皮肤,她吃痛回神。

过去无法更改。

因果循环,这是自己该受着的。

以后……她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姜语栀垂眸藏起那些苦楚与茫然,将手术方案摆到他面前。

再开口时,声音已经冷静了下来:“我有个手术需要你帮忙。”

商池晏翻开,长指在一处轻轻点了点:“腹腔镜手术,你自己也能做。”

姜语栀语气诚恳:“患者年事已高,还有其他基础疾病,加上你,成功率会更高。”

闻言,商池晏久久没说话。

沉默中,姜语栀惴惴难安。

直到他点头:“病例留下,手术时间让助手通知我。”

姜语栀这才松了口气:“谢谢!”

转眼到了手术的日子。

商池晏主刀,姜语栀作为一助进行配合。

手术台上二人配合极其默契。

一直到术后清查,姜语栀抬眸看着身旁举着双手的商池晏,恍惚以为自己回到了大学时期。

那时的实操课上,两人是固定搭档,每每有比赛,一定是第一。

而每次完成时,商池晏脸上都会如冰雪消融一般,朝她露出笑容来。

但这次,别说笑了,除了必要的交流,商池晏甚至没多看她一眼。

“清查无误,可以出去了。”

随着护士长的声音响起,商池晏率先转身走出去。

姜语栀跟在他身后,视线黏在男人穿着手术衣的蓝色背影上很久,才出声。

“谢谢。”

商池晏头也没回:“不必,也不是为了你。”

姜语栀脚步一滞,手术成功的喜悦霎时退的一干二净。

她其实很想问商池晏:“有必要这样吗?”

但终究还是沉默。

直到张笑笑从身后拍了拍她:“主任找你了吗?听说临南发生了重大洪涝灾害,医院需要组织一支医疗救援队,你去吗?”

姜语栀脑中闪过商池晏冷漠的眼睛,点头:“去。”

也许看不到商池晏,她才能静下心来,做出个决定。

医疗队明天才出发。

出发之前,姜语栀回家看了眼父亲

得知她要去参加救援队的事,温父特地下厨做了一大桌子她爱吃的菜。

饭桌上,温父看着明显不开心的姜语栀,犹豫开口:“柠柠,我听人说姓周的那小子回来了,还在你们医院?”

“你们两个……”

姜语栀没想到他会知道这件事,好一会儿才掩饰地挤出个笑容:“都过去了,现在就是同事。”

她咽了咽发苦的喉咙,岔开话题:“明天我就走了,您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

温父见她不愿谈,也顺着她的话应了声说起别的。

这天,姜语栀在父亲家里待了很久才走。

……

时间一晃而过,出发这天是个阴天。

姜语栀带着行李来到集合地,就见救援队的大巴早已经等在医院前坪。

她快步走上去,寻找着空位。

一抬头,身体瞬间僵住。

那个坐在后排靠窗的男人,正是她千方百计想要避开的商池晏!

第6章

姜语栀来得晚,除了商池晏身旁,车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座位。

她站在过道上犹豫,直到司机催促:“快坐下系好安全带,要发车了!”

姜语栀只能选择在他身旁坐下。

商池晏靠着窗户闭眼假寐,对她的到来仿若未觉。

大巴平稳地行驶在路上。

姜语栀整个人紧绷着,手臂也保持着放在身前,尽量避免碰到商池晏。

可还是忍不住用余光去观察。

他睡颜柔和,不似醒来时那么冷峻。

姜语栀怔怔望着,恍惚中好像回到了他们唯一一次旅行时。

那时候,商池晏整趟旅程都紧紧牵着她的手,没放开过。

大片的阳光洒在他身上,给他周身都渡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圈。

他们去了邻市的海边,有一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anl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