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再然后就是今天。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亲眼看着亲人死在面前,但连孤注一掷跑到她身边的力气都没有。

  他被按着肩膀,听见母亲在楼上因为火蔓延在身上发出痛苦的哀吟。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围观的群众凑热闹般看着楼上化为火的人,还有人拿着手机录视频和拍照。

  “瘸子爬不上窗台喽~”

  “叫的真瘆人,寒妗妗的。”

  也有这边的住户道,

  “你们知不知道,瘸子的儿子是五省高考第一,真是没命享福。”

  “要我说,考第几又怎样,把他妈自己一个人留在房子里,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唉唉唉,你们说是不是因为她儿子嫌她累赘,故意做的局。”

  “那还真不好说。”

  周遭恶意的谈论锥入余朝阳的脑海里。

  都是他不好……

  都是他不好……

  余朝阳眸色涣散的看着窗户上透过来的身影,还有对方越来越小越来越微弱的哭声。

  在哭声停止的那刹那。

  余朝阳的视线黑茫茫一片,面前像是有无数颗细小的点。

  终于,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了。

  他身体一软,昏死过去。

小说她在扮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她在扮乖姜黎秦暮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

  年轻的护士拿着证明材料从太平间走出来,将视线投放在蹲在地上的少年身上。

  他个子看上去很高,但蹲下去的时候小小一团,睁着一双微垂漂亮的眼睛,整个人愣乎乎的,身体轻轻颤抖,看上去并不怎么聪明。

  和别人口中那个天才状元实属不大搭边。

  她叹息一声,将材料放在少年手边,“把字签好,就可以领人去火化了。”

  闻言,少年只有指尖轻动了下,像是没有听见她说话似的。

  “你要不要去看看你母亲最后一面。”

  这次,少年沉默得有大约一分钟,等到她都有点不耐烦了,对方才哑着嗓子开口,“我没脸。”

  其实想想大概也是。

  把一个残疾人留在家里发生这种事,换成任何人大约都得愧疚一辈子。

  “先签字吧。”

  她将材料又递了递。

  依旧是迟了很久很久,少年才好像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缓缓接过那张证明。

  三个字写在纸上,每一笔每一划都似乎用了全部的力气,几乎要将纸张戳破。

  护士接过来的时候,又开始对对方的状元身份感到存疑。

  一年级的字都比这个好看。

  歪歪扭扭,字迹潦草。

  护士看了好几遍,才认出来那三个丑字是[余朝阳]。

  余朝阳在原地抱着膝盖蹲了很久。

  他哭不出来,就是觉得胸口很堵,整个人尚且反应不过来,总觉得母亲没有真的走。

  现在所有的一切只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他很想逃避。

  离开医院,不要去看母亲的尸体,也不要去什么火化炉。

  只要没有看见,都没有发生。

  余朝阳站起身,腿酸麻的差点跪下去。

  他漫无目的的朝前走,沿着医院长长的走廊,自己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

  余朝阳想,他又做错了一件事情。

  如果他没有为了去北理急切的挣钱,如果他能一直待在母亲身边——

  为什么他总是不停的做错事情。

  妹妹是他害死的,母亲也是。

  走廊尽头是公用的挂机电话。

  他已经没有太多的理智去思考这件事要不要做,一切都是循着本能。

  余朝阳拨开了那个在脑海里记到滚瓜烂熟的号码。

  或许是惺惺相惜,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总之……

  他现在和姜黎一样,都是无家可归的人了。

  忙音从听筒传来,大约十几秒被对面挂断。

  他不死心,接着打过去。

  又是挂断。

  余朝阳却不肯停歇,固执的想听听她的声音。

  但对面就是不接。

  不知道试了多少次,就在他都觉得自己实在痴心妄想之际——

  忙音结束,他听到了女孩被惹急了有点急促的呼吸声。

  他没有讲话,姜黎也没有讲话。

  就这么沉默着。

  余朝阳看向窗外被风吹拂到沙沙作响的树叶,就在他放弃自己仅剩的一点理智,张开苍白的唇瓣想说什么时。

  对面的女孩终于厌恶的先开了口,

  “我知道你是谁,打电话为什么还不敢讲话?”

  姜黎的声音不大,但几乎将他定在原地。

  “和你说了我在玩你,在玩你!听不懂吗?你能不能有尊严一点!我们两不相欠,我不欠你!”

  附中所有人都知道姜黎在玩他。

  他也知道。

  他只是……他实在是……

  余朝阳想不出他还能再找谁说这件事。

  他的母亲死了,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亲人了。

  知道他所有过往的,只有姜黎一个人。

  他自嘲的笑了笑,忍不住轻轻的吸了口气,以借此缓解一点心底的痛楚。

  又过了好久,对面终于是大吼着朝他喊,

  “你知不知道!你真的烦死了!讨厌死了啊!”

  电话传来短促的“嘟”声。

  世界归于一片寂寥的静。

第113章 是喜欢,是执念,亦是怨恨(回忆

  九月初,余朝阳料理完了母亲的全部后事。

  他花掉了身上所有剩余的钱,在云京郊区买了一块简陋的墓地。

  几天几夜没有洗脸,也没有吃饭和换衣服,每天就像是傀儡般的活着。

  看着最后一块石砖垒在墓顶,余朝阳回到十几年一直待的住处时,终于身体一软,彻底瘫在地上,很久很久爬不起来。

  房间里浓重的焦味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里发生过什么。

  生活仿佛给他开了个很大的玩笑。

  在他以为自己的人生总算有转机的时候,在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让母亲过上好日子的时候……

  为什么总是这样。

  余朝阳已经不知道自己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支撑着他走下去。

  他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在抽屉里找到几个没烧透的硬币,买了份自己很爱吃却平时不舍得吃的炸酱面。

  初秋的风带着夏日的余热,附中新生正在操场上军训,高二高三的教学楼时不时传来琅琅书声。

  但那些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余朝阳漫无目的绕了好几圈,最后爬上了高三教学楼的天台。

  他站在从前姜黎站过的地方,低头是大片大片的水泥地。

  抬头是一望无际被夕阳染红的天。

  如果死亡是去往天堂那种美好地方的话,那么摔在地上面目全非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晚风撩过余朝阳的衬衫衣摆,他下意识往后看了看。

  身后是大片的寂静。

  没有人会来救他,没有人会问他为什么活不下去。

  也没有人会递给他几颗糖,告诉他活下去的意义。

  在这里死了就是死了,连个给他善理后事的人都没有。

  余朝阳看向远方的天,小臂擦过身侧的衣料,腕间的琉璃随着动作轻微滑动。

  他心神微顿,后知后觉的慢慢抬起手腕。

  彩色的琉璃珠在夕阳下闪着金色的光芒,漂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