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所以林慕烟去世之后,他很久都没走出来,痛苦得无法自拔,逃避了多年,越来越觉得孤独。

苏兰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闯进了他的世界。

这些年,盛钟把自己对林慕烟的愧疚,没来得及的弥补,全都给了苏兰。

但是今晚,这个短暂的梦里,他梦见了林慕烟。

日有所思,才夜有所梦。

林慕烟的脾气很好,从来都不会歇斯底里,只是悲悲切切的问他。

“为什么要这么对眠眠?”

“我养了她,她就是我的女儿。”

盛钟咳嗽着醒来,又吐了一点儿血。

他虽然是男人,却没有林慕烟那样的大智慧。

如果林慕烟还活着,绝对不会把自己的情绪撒在乔沐的身上。

毕竟就算抱错了孩子,但乔沐也是无辜的。

她这些年,从未做过伤害他这个父亲的事情。

盛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颤抖着拿过手机,打了律师的电话。

律师连夜赶过来。

而此刻门外,盛惟愿听到里面的动静,还在不甘心的问。

“爸,你不是跟陆老爷子联系过好几次吗?只要你说,我就肯定能嫁给傅清淮,我真的很喜欢他。”

“乔沐这个来历不明的野种,哪里配得上那么矜贵的人物。”

盛钟满眼失望,扯唇回答,“我考虑一下。”

盛惟愿兴奋的马上回了自己的房间,全程并未过问他的病情。

乔沐傅清淮(乔沐傅清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乔沐傅清淮全文免费阅读(乔沐傅清淮)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乔沐傅清淮)

半个小时后,律师来了。

盛钟却已经被盛惟愿气得情绪激动,缓了很久,才用手帕擦拭嘴角的血迹。

“给我立份遗嘱,我手里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全都给......给我的女儿乔沐。”

盛钟眨了眨眼睛,眼泪落了下来,结果最关心自己的,还是眠眠。

不是亲生的又怎么样,就算心底有怨,有不甘,但也毕竟养了这么多年。

他抬手揉着眉心,又想到今天是乔沐的二十四岁生日,却连蛋糕都没有准备,闹得这个下场。

他捂嘴咳嗽,手心都是血迹。

“盛家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从她手里抢股份,咳咳,至于盛惟愿,给她三千万现金,让两天之内必须离开帝都,不然,这三千万也用不着给她。”

一个狼心狗肺的亲女儿,一个真正关心他的养女。

他不笨,知道该怎么选。

但心底到底牵挂着当年林慕烟生下来的孩子,垂下睫毛。

“跟眠眠说一声,让她务必找一找那个孩子,如果找到了,给她一些钱,让她衣食无忧,盛家的股份,依旧是眠眠的,咳咳咳。”

他疲惫的闭上眼睛,接连这么几个打击,整个人已经非常困倦。

“你整理一下我想说的,明天去找眠眠一趟吧。”

才说过不会让她受委屈,结果在她的生日这天,还闹得这么难看。

他竟然还提出了那么过分的要求。

“咳咳。”

“盛先生,我知道了,你情绪别激动。”

*

隔天一早。

乔沐打算去盛家公司时,刚打开门,律师就找上来了。

她还以为自己惹上了什么官司。

两人在客厅坐下,律师传达了盛钟的意思。

乔沐的心口顿时一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说很抱歉,昨天气血上头,提出了那样过分的要求,还说最近要好好在盛家修养,你也不用再去见他,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全都交到你手里,盛惟愿小姐得到的是盛先生自己卡上的三千万现金。”

乔沐眼眶红了,只觉得心脏被一只大手揉捏。

律师起身要离开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继续补充。

“盛小姐,也许盛先生昨天确实说了很过分的话,但他晚上也哭得很伤心,他已经五十三岁了,接连经历这么大的几场变故,头发白完了,现在每说几句话都会咳血,他甚至让我告诉你,林慕烟女士把你当亲女儿养,临走之前,最放心不下的依旧是你,所以你就是她的女儿,盛先生还说,他没什么能留给你了,如果你想去追求画画事业,那就把这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卖了吧,那些钱足够你去追求梦想,这大概也是林慕烟女士希望你做的事情。”

律师转达完,也就轻轻点头,“我先走一步,要去准备一些资料。”

律师走出房间门的时候,又想到了盛钟的嘱托,连忙补充。

“盛先生让我一定要告诉你,他说很抱歉,让你过了一个最糟糕的生日。”

第411章最后的心软都给了乔沐

乔沐没说话,直到客厅的门被人关上,她才眨了眨酸涩的眼睛。

人在难过到极致的时候,嗓子会痛。

乔沐这会儿就是这样的感觉,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喘不过气。

昨晚接受了盛钟那些条件,她很失落,却也必须承担那一切。

其实她很理解盛钟,一点儿都不埋怨他。

如果她是盛钟,昨天那样的情况,面对吸血的父母,亡妻留下的女儿不是亲生骨肉,谁都会奔溃。

盛钟没有对她恶语相向,已经是用了极大的耐力了。

昨晚乔沐看了一晚上的资料,还在想着,等盛家渡过了难关,她就会把公司交给盛惟愿。

哪怕知道盛惟愿会十分得意。

但是现在,她却不想这么做了。

盛钟不忍心对待盛氏的那些高层,其实就已经说明了他这个人心肠很软。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间,已经把所有的心软都给了乔沐,她理所应当承担起盛家的一切。

原本觉得让盛氏渡过难关是任务,现在她却觉得浑身发热,干劲儿满满。

她拿出手机,给盛钟发了一条短信。

【爸,我不会让盛氏垮掉的。】

盛钟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肝癌晚期,浑身都会痛,痛得睡不着。

现在看到乔沐发来的短信,他又咳嗽了几声,拿过一旁的纸巾擦拭嘴角的血迹。

颤抖着指尖想要回复什么,却终究只是重重叹了口气。

乔沐洗了一把脸,看到镜子里自己的眼睛因为一夜没睡而泛红。

她简单的热敷了一下,一直到中午,正好律师已经办理好了股份转让的资料,亲自跑来玫瑰园给她。

乔沐拿着这份资料,直接就去了盛氏。

上次她来过盛氏,高层基本都已经认识她了。

现在跟普维那边的合同取消,盛氏被从悬崖边缘救了回来,高层又恢复了以前懒散的状态。

在乔沐到达这里的半个小时之前,盛钟就已经在公司的官网上放出了消息,把股份全都转让给女儿乔沐,并且已经立下遗嘱,总裁位置由她担任。

高层们看到这条消息,全都不敢置信,难道以后要任由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骑到他们头上?!

可乔沐还握着那么多证据,此刻众人坐在会议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都有些慌。

上一次他们已经清楚,乔沐不是盛钟。

盛钟这人耳根子软,尤其对待跟了他很久的老将,他一直都狠不下心,所以就算知道自己身边的老将在偷拿公司的东西,他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乔沐却很强势,一双眼睛锐利扫过来的时候,气势比盛钟强了几十倍。

夏庭是第一个发言的。

“难道我们真要让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来当总裁?!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咱们的面子往哪里搁!”

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脸上阴狠。

“实在不行,那就让她来不了公司!反正盛钟这么久都没来了,只要乔沐一死,她手里的股份会落到其他人头上,至少其他人比乔沐好对付许多。”

乔沐不好对付,这是大家都得出的结论。

何况她还握着一大半高层的黑料,真要让她把那些东西交给警察,多少人会被侵占公司财产的罪名逮捕。

只要乔沐在,这些证据就是悬在他们脑袋上的一把刀。

夏庭站起来,看向现场沉默的二十来个人。

“我们不能让她坐稳这个位置。”

其中有人的眼里划过了阴毒,在盛氏作威作福这么多年,又拿着巨额的工资,现在要让一个小丫头威胁,大家确实都不太舒服。

郝生跟着站了起来,“夏总监,那你说有什么办法?”

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乔沐拿着一堆资料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她的头发剪过了,现在只到肩膀,扎了一个低马尾,露出白皙的脖颈,看起来干练又漂亮。

走到主位坐下,她看向站起来的两人。

“夏总监和郝总监是要提前开始报告么?那就从夏总监开始吧。”

夏庭仿佛一下子卡壳,被她进来那一瞬间的气场震得回不过神。

只是几天没见,这个人好像脱胎换骨。

此前长发的时候,虽然气势也足,但却是顶尖的美人相,是男人想要征服的类型。

现在换了短发,这种漂亮中又充斥着干练,再加上她的眼型,扫过来时,带了威压。

第412章这是占了傅清淮的便宜

乔沐将背往后靠,视线眯了眯。

“夏总监应该做好准备了吧?”

夏庭连忙将自己的资料摆好,对着资料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自己的总结。

他今年也五十几岁了,认知完全还停留在过去。

准确的说,这一堆高层,大部分都是跟着盛钟从小公司打拼起来的,他们的思想对于现在的盛氏来说,已经不管用了。

乔沐听完这些人的阐述,睫毛一抬。

“公司未来大半年都不会有什么订单,你们混了这么多年,就没什么其他的人脉?”

哪怕只是去拿到一笔小订单。

但是现场的人没有一个人说话。

乔沐也就彻底摸清楚了这些人的底细。

他们跟着盛氏从小公司做到两次融资几十亿,心态早就已经变了,对于年轻人,他们总爱摆出一副过来人的姿态,所以盛氏里但凡有年轻人提出改革的想法,都会被这群老古董驳回。

再加上盛钟也是站在这群人这边的。

所以这些年下来,盛氏一直都在故步自封。

她深吸一口气,“夏总监,郝总监......”

她一口气点了八个人,“我让人事部的人来跟你们谈遣散费,鉴于你们在盛氏工作了这么多年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