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湃急忙跃了出来:“你现在哪里还有力气飞?还是我背你们两个巡游吧。”

“可是你……”费思诚迟疑地望着他。

“放心,我是龙,我飞得比那些鸟快多了!虽然我现在能飞的时间很短,可一个小时我还是能够坚持的。”

“可是……”费思诚还是有点不放心。

“难道你现在还恐高?!”敖湃不满的竖起了龙须。

费思诚的脸难得的红了红:“好吧,冬至巡游就拜托你了!”

望着骑在龙背上的费思诚与冬至乘风而去,杜浅浅和靳天泽与他们约好,就在此地等着他们返回。此地有雨珠之灵,也可以及时告诉他们地脉的异动是否随着冬至的巡游完成,而恢复了平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就到了他们约好的九点十分。可是……风中没有传来敖湃熟悉的呼啸声,他们,还没有回来!

雨珠之灵焦急的声音却又再次响起:“地脉的异动越来越明显了!既然巡游已经开始……异动应该渐渐平息下去才对……怎么会……”

“难道是他们在路上又遇到了苍泠他们的袭击?”想到这里,靳天泽心里一沉。一回头,却看到杜浅浅的神色顿时更多了一层忧色,发觉自己居然把这句话说出来了。他赶紧竭力放开声音道:“那些不成气候的天鹅应该没胆量去招惹敖湃。一定是敖湃这小子迷路了……哈哈哈”

靳天泽干涩的夸张笑声,回荡在夜空中,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寂寞与担忧。

杜浅浅的手,不知不觉做成了祈祷的姿势,她从来没有如此担忧过。每次,费思诚都是那么气定神闲,大家早已经习惯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却忘记了,他其实也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而已。甚至,只是一个在读的高中生。而敖湃……它经历了那么多的伤害,力量已经都不足以让它长期维持巨大的龙形的时候,却要进行这样一次背负着两人的长途飞行……如果一个闪失……

杜浅浅简直不敢再继续往下想!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十点十分了,他们依旧没有回来。而根据雨珠之灵的说法,地脉的异动已经越来越明显,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喷薄而出!

“怎么办?”杜浅浅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团团转。这个城市里有无数人居住着……一旦……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如果,地脉的异动真的到了无法阻碍的程度,我就放弃我的肉身,将聚宝盆之灵所蕴含的力量释放出来,镇压异动。”靳天泽的声音是那么平静,仿佛他在说的是再平常不过的小事。

“不,你不要着急,我们要相信他们!”杜浅浅咬住了嘴唇,坐了下来。她相信,敖ᴊsɢ湃绝对会倾尽全力完成飞行,她相信,费思诚一定会护送冬至大人平安完成巡游。她相信,所有人都会平安无事!身边的雨珠之灵和靳天泽是什么时候平静下来的,她没有注意,她只是将目光,投向了那深远的星海之渊。

当十一点半的时候,她看到了,天空中那巨大的龙身在穿破云海而来!

眼前惊喜还没来得及持续,下一秒,敖湃几乎是跟木头一样的跌向了地面!而另外两位也是摔了个鼻青脸肿地完成了最难看的降落。

杜浅浅扑过去,将敖湃抱在了怀里:“你没事,太好了!”

杜浅浅靳天泽是什么 杜浅浅靳天泽免费阅读全文

费思诚躺在草地上,嘴角慢慢地渗出一抹笑容。冬至却还是懵懂的样子,显然也累得够呛。

这个场面原本是应该非常的温馨安详的,可是,雨珠之灵却皱着眉头,急切的开口:“你们真的完成了巡游吗?!”

费思诚都快没力气说话了:“当然……”

“可是……地脉……地脉的异动,并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了啊!”

费思诚难以置信的支撑起身体:“你说什么?!”

雨珠之灵为难地望着他,用力地点着头。

“难道是冬至大人巡游的时间太迟了,所以才……无济于事?”费思诚的心念急转,把目光落在了冬至的身上。

冬至还是一片茫然。

看看手表,距离冬至日结束已经不到半个小时了!如果再不想出问题的症结所在……那后果……真的会不堪设想!

“需要……再巡游一次吗?”靳天泽试着提出。

“不对,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冬至大人这次从天上跌下来受伤后一直是这样茫然的样子,也许巡游的过程中有什么特别的法术要完成,而不是我们这种单纯的巡游……所以,未能恢复记忆和法力的冬至大人,就算完成了巡游,也无法达到实际的目的。”费思诚摇着头,似乎是竭力想让头脑中纷乱的思绪理出一条清晰的路线来。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杜浅浅想安慰他,却也不知不觉地加快了语速。时间正在飞速的流逝,冬至日就要过去了。

“还有……一个办法。”费思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用这个紧急符咒。”他从怀中取出了一张黄色的上面有朱笔涂写的符咒。“将法力灌注其中,它会自动飞到天庭报讯,即刻就会有神仙下来解决非常事态!”

听到这个,杜浅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她急忙道:“那就快用啊!”

“可是这张符咒一旦使用,我们这一年来的努力,就全部告吹,我积下的功德,靳天泽累积的福泽,还有浅浅你的积攒下来的工资,就全部……清零。”

听到费思诚如此解说着冗务部紧急符咒使用的高昂代价,杜浅浅那一刹真的有一种嚷出“这是什么黑心老板定的规定啊!”的冲动。

可是……形势紧急,望了望靳天泽,对方肯定的目光让她并没有多踌躇就下了决心:“使用这张符咒吧!”

费思诚撑起身体,拈着符咒,闭起双眸。就在他正欲将仅剩的法力灌入符咒中的时候——一个雪亮的身影飞掠过了他的面前!

是苍泠!他突然出现,夺走了费思诚手里的那张符咒!

只见他轻笑一声:“我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个时候,怎么可以因为这种东西功亏一篑?”说着,他的手掌一揉,符咒瞬间就已经变成了一片犹如雪花般的飞屑。

杜浅浅忍不住怒喝:“为什么?你不是年年护送冬至大人巡游的神使吗?这样做对你来说到底有什么好处?”

费思诚压住怒气,低沉的警告:“因为你,这片大地会有很多人受伤逝去!你也会因为罪恶深重,永远无法成仙!”

听到成仙两个字,苍泠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成仙?在雪歌死的时候,我早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