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仍略有烦躁的用另一只手扯扯领带,厌烦的瞄了眼林子巍,然后凉凉的看着我,好像在说,“来找你的,问问吧,有什么事赶紧解决。”

我又摸摸鼻子,行吧,我问。

“林子......”

哪想,人家根本不理我,把手里的袋子由拎变成抱,直接杵到大哥面前,“凌老师,陈老师家亲属从老家带来的特产,他要护理老人没有时间标亲自来,要我给你送过来,说是请你尝尝。”

分析陈老师应该就是昨天晚上拜托大哥去康复医院照顾老人的那位。

原来不是找我的,那我吓得跟个老鼠似气焰低人一等,所为哪般呢!

大哥也没想到林子巍是在等他啊,剧情突然反转,他顶着那张写着“兴师问罪”四个大字的脸一时不知改用什么表情才好,神色变幻莫测。

明明尴尬的要死,还在那故作深沉,没发现凌老师这么能装呢。

我立时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扬眉吐气之感。

狠狠瞪某人一眼,冤枉我了吧,看你怎么收场,哼!

江山轮流坐,终于轮到我装一把了。

抬起小脚步就进了闸口,理也不理给正在努力调整表情的大哥。

谁不会生气似的,哼!

我进了家门,甩下脚上的鞋,换好拖鞋,跑到窗前去看,闸口那里并没有人,显然已经进入单元了。

打开衣柜挑选洗过澡要穿的衣服时,大哥推门进来。

不想理人,装作没看见的抽出T恤,正琢磨配哪条长裤,后背一具火热的身体贴了上来。

清冽的松柏气息笼罩住我,耳朵被咬住,热气喷得我耳朵麻麻痒痒的,立刻软了半边身子。其实我想不明白,看上去明明是根挺风傲雪的苍松,却时常像被点燃了一般的奇热。

脸颊不争气的又红又热。

凌老师是真能撩!

原来只是话撩,现在升级成肉撩,两具肉身之间只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料,死紧的抱着,连身后的胸肌的形状都感受得清清楚楚,简直能要人命。

小说《齐晏礼付向晚》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齐晏礼付向晚小说全文在线赏析_笔趣阁

偏偏我没能耐,受不了他这千姿百态的撩,一遇上就身子骨自动发麻。

“起开,别耽误我洗澡。”顶起肩膀想要把他的脸挤走。

大哥哑声一笑,在我耳垂上加力咬了一口,“小东西,学会甩脸色了是吧,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是倒打一耙抢先机,先下手为强了,战术很可以啊。”

“别咬我,谁倒打一耙了?夜半相会我都相信你了,也骂她给你平反了,还想怎么着啊。林子巍又不是我叫来的,干嘛瞪我。你就是欺负我,你这是双标。”

“好,我不好,不该吃飞醋,让宝贝受委屈了。宝贝大人大量,原谅男朋友一次,好不好?”

听着说得还挺诚恳的,我决定见好就收,原谅他一回,但是架子还是要端一会的。

“你说原谅就原谅啊,我不要面子的吗?”我傲娇的抱着手臂,下巴翘上天。

大哥从后边拢住我,趴在肩头吹气,声音柔腻得我耳根子发烫,“怎么办才好呢?以身相许怎么样?”

“去你的,动不动就以身相许,你那破身,我才不要。不过呢,我想肯定有人特希望你对她以身相许,只要你许了,包管人家立马站起来能跑个马拉松,还复什么健啊,劳民伤财的。”

大哥被我气得哭笑不得,开始挠我的痒痒,“没完了是吧,我倒是想许,这不是怕有的人哭鼻子完了不要我吗。”

“切,谁哭鼻子啊,自作多情。”

......

玩得正开心,教授打来电话,破坏一室旖旎气氛。

严重怀疑教授他老人家是人类爱情灭绝专家。

平复了一下因被挠痒痒而笑得有些微喘的气息,划开接听键,教授雀跃的声音传了过来,“付向晚,千禾的样板房设计图出来了,宣传效果非常棒,预售特别火。好几个有购房意向的业主纷纷表示,自己是冲着精美的墙画和配图来的。这还只是样板图,待房子正式建成,整体呈现时,效果会更好更完美。”

“真的吗教授?那我这些日子的累没白挨。”这可是个真正的好消息。

“可不是吗,保持住,后边的部分不许松懈。千禾的广告宣传团队特别强大,作为项目画师的你,很可能在这个圈子里一炮而红。我给你电话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做的不错,鼓励鼓励你;另一个是要告诉你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稳住状态。”

“知道了教授,我会谨记您的教诲。”我不由严肃起来

“好,加油吧。剩下的部分要保质保量的加快进度,完事后我考虑带你出去采风。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道理懂吧。”

“谢谢教授,我都明白。”

“哦,对了,金鑫那小子下个月过生日,给我说邀请你过去呢。具体情况在定下来后,他会通知你,你先有个精神准备,时间上别有冲突。”

结束通话,我是亦喜亦忧。

喜的是自己的能力被大众所认可,终于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开创一片天地。

忧的是,金鑫过生日,干嘛要请只有一面之缘的我啊。

教授的儿子过生日,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参加。可一想到上次离开时,他看着我的那种野兽似的目光,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不想过去。

但是,邀请是教授亲自告诉我的,不去又恐怕闪了教授的脸面。这种场合,想必多少名门闺秀、窈窕淑女想去都没有机会,我不能不识抬举。金鑫可能就是考虑到这一层,才要教授亲自通知我。

这家伙还挺会算计的。

算了,不想了,到时候我和大哥一起去就是了。金鑫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当着大哥的面做什么的。

晚上,我躺在床上听着浴室淅淅沥沥的水声,回想大哥赤着上身在浴室门前回头看我时那棱角分明的腹肌和眸底跳动的无名之火,莫名觉得今晚可能不会太平静,应该会发生一些什么事。

当大哥缠着浴巾出来,站在浴室门口似笑非笑、星眸闪烁的看着我的时候,我心脏的跳动频率上升为之前的二倍。

大哥的眼神太热了,在我被焚成灰之前,主动跳起来接过毛巾给他擦头发。

第302章受伤

大哥的眼神太热了,烤得我小心脏儿没出息的跳得慌张。在被焚成灰之前,主动跳起来接过毛巾给他擦头发。

没擦两下,大哥扔在床头的手机开始唱歌。

有时候我真讨厌手机这种如影随形、无处不在的高科技产品,多少关键时刻,都是它来煞风景。

当然,恨归恨,它带来的好处还是挺多的,谁都离不开。

手机扔在床头,距离我和大哥所在的位置一米多远,耐不住我这眼神好啊,轻轻一瞥便很轻易的看清楚硕大的手机屏幕上的十一位数字,只是号码并不熟悉,不知道那人是谁。

大哥同事我知道号码的没几个,主要是平时没什么接触,他们聚餐活动什么的,我不喜欢热闹,从没去过。

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我自动自发的以为是同事,而且是大哥帮助过的那个老师打来的。

懂事的拿过手机接起来,放在大哥耳朵边上,大哥的大手按在我手上,沾了我一手的湿意。

没说几句话,感觉大哥身上的肌肉一紧,突然把手机从我手里拿出来,换到另一边耳朵上,人也不自觉的站起来,双眉微拧,面色一片凝重,连浴巾松了都没发现。

“怎么样,伤得重吗?医生怎么说?”大哥的语速非常急促,脸上是少见的严肃。

显然,受伤的人是他非常重视的人。

情绪是会传染的,我也是心里一紧,连忙下床站在他身边,抱住大哥的手臂试图安慰他,把耳朵贴过去想要听一听究竟是谁受了伤。

那一刻,我脑子里掠过无数个此人受伤的版本。

可能是美娜阿姨,也或者是凌叔,再不就是那该挨千刀的齐晏礼。

可实际情况却出乎我的意料,她的受伤,在我的意料之外,细想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毕竟,她的存在,就是为了给我们找堵的。

大哥挂了电话,我提着心问他发生什么事,大哥也顾不上擦头发,扔了浴巾,就往身上套衣服,“滕静刚刚做复建的时候摔伤了,有点严重,我得过去看看。”

我下意识的看了下扔在床上还没有灭掉的手机,夜里九点四十七分,做复建,这......

大哥神速换好衣服,打开卧室的门见我还在原地发愣,返回来推着我到衣柜边上,“还愣着干嘛,快穿衣服啊。”

啊?

“难不成深更半夜的,我一个人过去啊,那太不方便了。万一再发生上次那种事情,我怎么说得清楚。快,动作快一点。”

“那是你的救命恩人啊。”半夜三更的,睡觉不比看滕静香!

“对,救命之恩是我的,但我是你的。等量代换,你应该去,而且拥有全程参与和决策的权力和义务,快点吧小祖宗。”

大哥一边说话,一边给我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