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他松开领带,喉头翻滚着。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拨通了顾燕临的电话。

第一遍没接,傅南琛打了第二遍……第三遍,连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打了多少遍,顾燕临才接通。

“有话快说。”顾燕临淳厚深沉的嗓音从对面传来,带着上位者的说一不二。

“林叔……”傅南琛喉头轻颤,“当初在君御酒店,安安被下药那次,你送安安去医院了吗?”

“没来得及。”

四个字,傅南琛犹如五雷轰顶,狼狈将电话挂断。

他甚至没有勇气问顾燕临,既然没有送去医院,那和姜苏苏上床的男人是谁!

那晚,是他逼着姜苏苏喝下了那个药。

是他把姜苏苏送到了别的男人床上。

那个时候,傅南琛清楚姜苏苏是爱着他的……

他当时拦着不让姜苏苏走,非要谢子怀来了送姜苏苏回去!

甚至,还说这是自己最后一个愿望……

难怪,难怪那个时候姜苏苏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好似世界崩塌了一般!

他当时甚至还觉得姜苏苏矫情。

可那个时候,姜苏苏该多心痛?

她说在医院听到了他和叶长明的谈话……

那么,她是不是以为,他就是打算让姜苏苏和谢子怀上床,然后再也没有脸来缠着他!

傅南琛闭上眼,想起他和姜苏苏让人送她回去是他最后一个愿望时,姜苏苏闭了闭眼后的笑容,笑得那样心碎,黑白分明的眼仁里是一片荒漠。

——如果只有这样才能让你确信,我不会再缠着你的话,如你所愿。

顾燕临姜苏苏小说(顾燕临姜苏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燕临姜苏苏小说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顾燕临姜苏苏)

当时的她是这么说的。

所以,她如了他的愿。

傅南琛用力砸在方向盘上,车身发出尖锐的声响,惊得路人不由往里侧走。

他紧紧攥着方向盘,心口起伏剧烈。

半晌,傅南琛突然开车,朝着姜苏苏刚才离开的方向追去。

就在傅南琛的车眼看着追上姜苏苏时,却见姜苏苏进了海城大学。

傅南琛立刻打转向灯,跟着开进了学校。

但等他开车进来后,早已经找不到姜苏苏的身影。

傅南琛把车停好,给顾语声打电话想询问姜苏苏的电话,可顾语声根本就不接。

傅南琛一边打电话,一边到处在海城大学寻找姜苏苏。

而此时的姜苏苏已经进了海城大学校长办公室。

“这几年了,一直请你回来你都不愿意回来,我以为你还介意当年的事情。”校长将水放在姜苏苏面前,有些尴尬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错的是傅南琛又不是您,当年你已经尽了你最大的努力保护我,包括联系董教授都是您在背后帮忙,我都知道,我心底是很感激您的!”

姜苏苏和校长客套完,端起水杯进入正题,将乔木明领着贫困助学金却浑身名牌的事告诉校长。

“我觉得是不是还是监管方面出了什么问题?”姜苏苏语声温和,丝毫没有找麻烦,或者是停止提供助学金的意思,“我是希望助学金要用在真正需要的人身上,否则不就失去了意义。”

当初姜苏苏让恒基集团提供这笔捐款的时候,为了维护贫困生的自尊心,专门吩咐了这个名单是不公开的,难免被人钻空子。

“你说得对!”校长皱眉点头,“稍等一下,我让副校长过来说一下情况,他对这些贫困学生的资料比较清楚!”

校长打了个电话,很快副校长就过来。

副校长见到姜苏苏,也是先寒暄了一番,才开始说乔木明。

“乔木明呢,家境的确是比较困难,这孩子初三的时候父亲车祸去世,母亲就抛下乔木明离开了,乔家就只剩下奶奶和乔木明相依为命,现在乔家奶奶都是靠卖废品为生。”副校长将乔木明的资料递给姜苏苏,“这是乔木明的资料……”

姜苏苏翻看着乔木明的资料,眉头紧皱。

“我今天在咖啡厅门口碰到了乔木明,乔木明冒充傅南琛的表弟,一身名牌不说,听话里的意思……出去吃一顿饭都会花两万。”姜苏苏仔细看了看乔木明的照片,将资料递还给副校长,“我希望您能核实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姜苏苏话音刚落,就听到校园里传来广播声。

“姜苏苏,我是傅南琛,我有话想和你说,我会在老地方等你,如果你听到了请一定要来!”

姜苏苏一怔。

校长表情错愕:“这是……南琛的声音?”

广播里,再次传来傅南琛的声音……

“姜苏苏,我是傅南琛,我会在老地方等你,如果你听到了请一定要来!”

“真的是南琛啊?”校长看向姜苏苏,“南琛这是恢复记忆了吗?”

姜苏苏眉头紧皱。

“安安,我欠你很多声对不起!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我会一直等你!一直到你来为止!”

校长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说当初姜苏苏和傅南琛的爱情从海城一中一直轰轰烈烈到大学,几乎人尽皆知,但后来傅南琛失忆,爱上别人也就罢了,还把姜苏苏的照片贴得到处都是。

现在又搞这么一出。

“这还真是南琛的作风……”校长笑了笑,见姜苏苏没有接话的意思,这才说,“关于乔木明的事情学校一定严查!如果乔木明真的挥霍补贴,那学校一定会取消乔木明的资助。”

是啊,这是傅南琛的作风。

他们吵架最严重姜苏苏几天不理傅南琛时,他曾也在课间去了广播室,在广播里大声地给姜苏苏道歉,给姜苏苏唱情歌。

第87章去京都

那时,姜苏苏的心中充满了甜蜜。

可现在,她的情绪毫无波动。

这么多年过去,傅南琛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一如既往的……幼稚。

姜苏苏没有要走的意思,又同校长说:“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之前恒基集团说要提要给海城大学一批先进实验器械,恒基已经和国外那边协调好了,大概听证会后就会运回来,不知道新实验楼那边可以进场了吗?”

“好好好!这真是太好了!新实验楼那边已经都好了,器械随时可以进场。”校长笑着点头,“安安替我和恒基公司的创始人说一声感谢,你说……我们这请了好几次,恒基集团的创始人都不愿意来我们学校做演讲,也太低调了些。”

“实验室比较忙,抽不出空。”姜苏苏并未将自己的身份告知海城大学校长,只笑着起身,“我想去实验楼那边看看,不知道方不方便!”

“方便!我陪着您过去吧!”副校长笑着开口。

“麻烦了!”姜苏苏道谢。

和副校长参观完新的生物实验楼,她便离开了海城大学,完全没有去傅南琛口中“老地方”的意思。

副校长站在学校门口目送姜苏苏离开,自言自语道:“年轻人的感情世界真是复杂,先是和姜苏苏结婚了后失去记忆有了窦雨稚,现在和窦雨稚订婚了恢复记忆……又回来找姜苏苏,真是不理解……”

·

“老大,傅氏这边儿真的是不放弃啊!老三打电话来说傅氏又自己降了0.1个点!”

听着电话那头的话,姜苏苏立在厨房流理台前等待咖啡机出咖啡,手指在流理台上敲了敲道:“既然傅氏这么想和我们合作,那就别压着合同了,告诉傅氏,我们不需要他们再降0.1个点。”

“真的啊老大!”

电话那头不可置信。

“只是签约前有一个条件限制,第一批药物我们不会提供资金支持,需要他们在一个月内生产出合格药品,向我们恒基集团证明他们傅氏集团的产能和资金链没有问题。这一批药只要能按时交上并且合格,我们恒基才放心将后面的大批量订单都交给傅氏集团。”姜苏苏端起咖啡,朝客厅走去,“记得在合同里写明,不论哪一方违约都要赔付天价违约金,哦……对了单独拟出配方保密协议。”

“明白!”电话那头笑着应声。

挂了电话,姜苏苏立在落地窗前,看着大雨瓢泼的海城市,轻轻抿了一口。

傅氏集团的产能姜苏苏太了解了,根本就不可能在一个月内完成第一批药,那么……自然而然的就需要叶氏集团的帮忙。

姜苏苏唇角勾起。

叶长明……叶氏集团。

就是不知道如果这一次叶长明再捅娄子,傅南琛会怎么给叶氏集团擦屁股,傅南琛会不会拼上整个傅氏集团为窦雨稚,再次护住叶长明。

全都是雨水痕迹的落地窗玻璃上,映着姜苏苏精致白净的带笑五官,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

雨越下越大,傅南琛站在海城大学实验楼顶层屋檐下,膝盖以下的裤子已经全都湿透,可他还是没有能等来自己等待的人。

他紧紧攥住拳头,仅凭脑海里对姜苏苏那些零碎的记忆,他也明白……姜苏苏是不会来的。

傅南琛西装内的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

他冷得发青的手拿起手机看了眼,是窦雨稚,终于还是接通:“喂……”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