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看见曼荼罗,他压下心底的悸动,露出一个脆弱地笑,有些小心翼翼的:“抱歉,上次是我吓着你了。”

曼荼罗扯了扯嘴角。

她上次纯纯是条件反射,不知为何,潜意识总觉得这人靠近她就是要伤害她。

她皮笑肉不笑:“上次我临时从人间回来,不知你已出炼狱,所以才会出手,大侄子见谅。”

白玉衡嘴角笑意僵住:“大……侄子?”

曼荼罗眨了眨眼:“白自臣阎君没告诉你吗?我一向叫他大哥的。”

白玉衡眼皮一抽,他父王连殊昙转生成曼荼罗的事都没来得及告诉他人就没了。

曼荼罗面不改色道:“我们诸殿阎王感情深厚,兄妹相称,你刚回来,也许还不了解,除了我这小姑姑,你还有八位叔叔。”

刚收到消息赶过来的九殿白晟和七殿容越卿又默默收回了脚步。

感情深厚?八位叔叔?

两人对视一眼,嫌弃地撇开了目光。

里面,曼荼罗语重心长:“所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辅助你接手第一阎王殿的。”

白玉衡眼眸一闪。

“那就是,我有问题可以随时来找……小姑姑。”

稍晚一步到的赵厉蹙眉,眼神看向另外两人。

到底是掌管过上古冥府的冥王,心思竟这般深沉,如此放得下身份。

简单来说,就是不要脸。

容越卿却是示意他们放心。

谁吃亏这丫头都不可能吃亏。

果然,就听曼荼罗眼眸弯弯拒绝:“不可以哦!”

白玉衡殊昙小说(白玉衡殊昙)完整版全文在线赏析-小说全文大结局已完结

白玉衡宽大袖袍下的手不自觉攥紧:“可你不是说……”

曼荼罗打断他:“因为我也什么都不会,都是哥哥们帮我的。”

她扳起手指一个个数:“缺钱找二哥,打架找三哥,刑罚找五哥,谈心找六哥,阴人找七哥,逛花楼找九哥,四哥和八哥就不用找了,一个脾气不好,一个不见外人,都不会理你的。”

一个不落数完,她看向白玉衡:“听懂了吗?”

白玉衡:“……”

在炼狱数千年,冥府势力已发展到他连听都听不懂的程度了吗?

外面容越卿和赵厉已不用再听,微笑看向白晟,笑意却不达眼底。

身后传来四殿孟澜江阴森森声音:“你平日里带小曼荼去人间便是干这事?”

白晟一甩扇子:“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人影一闪。

好不容易逃到第九阎王殿,他立马吩咐手下道:“闭殿!”

看来至少一年内,不能再出现在其他几殿的地盘了。

另一边。

曼荼罗淡淡道:“我的帮助仅此为止,送客,大侄子请吧!”

第24章

第十殿之外,白玉衡看着那曼荼罗身影消失。

“真的全都忘了吗?殊昙。”

他抵唇咳嗽了一声,轻轻闭上眼眸。

“忘了也好,这样我们才能重新开始!”

只是在那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他微微侧过头,吩咐身旁下属:“去恶鬼道。”

恶鬼道。

看着那虚弱至极支离破碎的魂魄,白玉衡眼眸眯起:“竟然真的还活着?”

那残魂原本涣散的眼眸渐渐亮起:“陛下,陛下,我终于等到你了。”

她涕泗横流,早已不复当初清纯毓秀。

“灵音就知道,陛下不会放弃我的。”

她在恶鬼道内无法轮回,已受了几千年折磨。

每每即将魂飞魄散之际,总有一抹执念支撑着她。

白玉衡看她半晌,倒是个炼器的材料。

他嘴角微微勾起:“当初你断她仙器,如今便以你神魂淬炼,来锻制我回来后送她的第一件礼物吧!”

灵音的残魂来不及思考,却从心底生出巨大的颤抖。

她被白玉衡带到第一阎王殿。

很快,比被恶鬼噬咬还要痛苦灼烧感传来。

白玉衡竟是将她投进了冥火之中。

……

人间京都城,醉梦浮生院。

灯火通明的楼内,琴声悦耳,舞姬身姿曼妙动人。

曼荼罗半倚在贵妃榻上,端着一杯酒,眼睑微阖。

突然间,所有人都停住,周身万籁俱寂,就连风声都感受不到一分一毫。

曼荼罗倏然睁眼,手中出现自己的武器冷月斩魂。

就在这时,前方,白衣身影踏月而来。

看清那人的脸,曼荼罗一愣:“陆询?”

陆询走到她面前站定。

曼荼罗回神,淡淡道:“你来干什么?”

“我想跟你聊聊。”

“我想我那天的话已经说的足够清楚。”

“是,所以我认真想了很久。”

陆询神情肃然到几乎一丝不苟:“我虽与殊昙交集不多,但她对我而言,的确是不同的。”

曼荼罗冷下眼眸。

倒也不必特意来告诉她。

刚要开口又听陆询道:“可你说得对,你与她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不同于最早那个张扬肆意却满心都是白玉衡的小魔星,更不同于后来那个历经苦难脸上总是带着哀愁脆弱的殊昙。

曼荼罗爱恨分明,当断则断,你以为她什么都不懂,可她心里却十分通透。

凡人性命,对那些生命千万年的仙人来说,轻如蝼蚁,可她却会为与她无关的村庄被屠而愤怒,也会为自己救下一个生命而感到高兴。

她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神性,却又如此鲜活。

他墨眸渐深:“我对于殊昙确有几分执念,可是,我也是真心想要跟你成为朋友,无关其他。”

他唤出那个名字:“曼荼罗。”

曼荼罗勾出奚落弧度:“你的真心值几个钱?”

从未被人如此质问过的陆询真君认真想了想,叹气:“好像的确不值钱。”

他难得苦恼:“那该怎么办?”

这句话反倒将曼荼罗逗笑。

笑够了她看向陆询:“其实我谈不上喜欢人间。”

“我只是讨厌冥府,讨厌那个愚蠢的为了爱情牺牲一切的女人。”

若非她睁开眼那一刻,便被泰山府君定下了第十殿阎王的职责,再加上那几个兄长牵绊,她是断不会留在那里。

陆询一哂:“我也……曾讨厌过。”

曼荼罗一挥手,丝竹声入耳,舞娘们身姿娇媚勾魂。

这宛如时间停滞的红尘烟火又活色生香起来。

没有任何人察觉到此间多了一个人。

她给陆询倒了杯酒:“坐,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

第25章

陆询坐下。

曼荼罗饮下口中之酒,眼眸中是令人看不透的情绪。

“我早就知晓我是彼岸花转世,他们都说是我救了地府,救了三界,所以我生而便是地府第十殿之主,可我什么都不记得。”

“兄长他们并不跟我说当年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他们一是心疼我,二也是他们并未参与当年之事,可上古冥府的人又没死绝,我从那些人的只言片语中总能知晓。”

说到这里,曼荼罗皱了皱鼻子,似乎有些不满。

“我听说那个女人对冥王如何痴情一片又如何被辜负,真真是……愚蠢至极。”

“身为天地间第一朵也是唯一一朵彼岸花,直接跟他干啊!”

“冥王可以换,她能换吗?一朵受天地之道庇佑的神花变成最后那样纯是自己找的,你说对吧?”

陆询沉默,不知如何答话。

所幸曼荼罗只是需要一个听众,并不在意他的回答。

曼荼罗一脸难以言喻神色,愤愤道:“那女人最喜穿红衣,所以我从不穿红衣,也不愿跟认识她的人相交。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