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我不会走!”

一句话,让程安笙身体一怔。

好一会,她才回过神,忙上前拉住楚星寻的手臂:“星寻,你说什么呢?这几年,你消失不见,我和妈都很担心你!”

然而楚星寻只是冷漠的看了她一眼,直接甩开了她的手。

“妈怎么会担心我,她和爸这么多年就只偏心你,你才是他们的好女儿!”

程安笙听到这话愣住,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她继续说道。

“要不是因为他们偏心,嫁给谨之哥的就是我!”

说罢,楚星寻朝着霍琛 走过去,站在他身后。

这一幕刺激到了程安笙,她看着霍琛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为什么星寻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霍琛 眸色渐深,神色不明的看着她。

“我什么也没做,这一切都是她自愿。”

程安笙不信,可楚星寻现在的样子却让她不得不信。

楚星寻从小就比自己有主见,她不想做的事,别人再怎么强迫也没有用。

可是现在……

看着楚星寻像看陌生人的目光看着自己,程安笙痛苦和悲伤交杂拥堵在喉间,一时说不出话来。

“星寻,你先出去。”

这时,霍琛 对身边楚星寻道。

楚星寻闻言,听话地走了出去。

很快,休息室内就只剩下霍琛 和程安笙两人。

(程安笙霍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程安笙霍琛阅读无弹窗)程安笙霍琛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程安笙霍琛)

他朝程安笙走近,轻抚她的脸,声音温柔却带着刺骨的寒冷。

“看到了吗?没有你,我有很多种选择,但你没了我,就什么也没有!”

第八章 惊闻噩耗

程安笙浑身血液都僵住了。

她看着霍琛 冷峻的眉眼,此刻只觉陌生。

“我是什么都没有,但我如果你再逼我,我只有这条命可以给你……”程安笙的声音几不可闻。

霍琛 闻言,莫名心慌,下意识紧捏她的手臂。

“你胡说什么?”

程安笙含泪看着他,声音沙哑:“放我走吧。”

霍琛 额间青筋暴起,一把甩开了程安笙。

“我警告你,如果你出事,我绝不会放过楚星寻和你妈!”

说完,他没有管身后脸色苍白的程安笙,转身离开休息室。

不知过了多久,程安笙神情恍惚的走出休息室。

这时,一道靓丽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是妹妹楚星寻!

“星寻,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楚星寻冷笑:“我最大的苦衷就是来自于你们的漠视。”

程安笙心里一颤,握住她的手。

“我和爸妈都很关心你,这几年,我一直在找你……特别是妈,她现在住院了,她一直都很担心你,你跟我回去看看她好吗?”

听到楚母住院,楚星寻身体一怔,但很快恢复如常,挑眉道:“她住院关我什么事?”

程安笙听到此话,整个人愣在原地,久久不敢置信。

身旁,楚星寻走进房间,“嘭!”得一声关了门。

程安笙站在门后,四周空寂异常。

她迎着冷风,声音孤寂:“星寻,姐姐不知道这几年你究竟遭遇了什么,但我相信你。”

屋内没有任何人回应,程安笙站了很久,才离开。

听着她脚步声远去,屋内楚星寻垂落的手攥紧,眼底含着泪光。

“姐,你放心,爸爸的死,霍琛 欠我们楚家的东西,我都会一一讨回来……”

“然后,再和你一起回去看妈。”

……

街道上,大雪纷飞。

程安笙不知该去何处,她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不知不觉,身上已经落满了白雪。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电话声响起。

她颤抖着手接过,就听里面传来林臻得意的声音:“怎么样?昨天的礼物你还喜欢吗?”

程安笙神色一凝,“你到底想怎么样?”

电话里,林臻一字一句回:“我要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这不过是开始……我会让你在乎的人一个个离开你身边。”

程安笙听到此处,心里一慌。

挂断电话,立马朝着母亲所在的医院跑去。

……

医院里。

赶到病房,程安笙看到楚母安然无恙躺在病床上,提着的心总算放下来。

她怕打扰母亲休息,在医院的走廊上坐了一夜。

这一夜,她脑海中尽是这些天所发生的事。

想告诉母亲妹妹的事,但又怕母亲担心,她只能暂时隐瞒。

翌日,天色刚亮。

程安笙满身疲惫,正准备去外面给母亲买早餐,然而,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

接过,是陌生的男人声音:“请问是楚星寻的家人吗?”

程安笙心里忽然生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是弋㦊。”

“这里是市殡仪馆,麻烦你来一趟,你家人在陆氏大厦坠楼而亡了……”

第九章 死讯

“砰!”

程安笙手机掉落在地,脸色煞白。

来不及多想,她连忙打车去往市殡仪馆。

一个小时后。

程安笙终于赶到,被工作人员带到室内。

她就见妹妹楚星寻一身伤痕,躺在冷冻柜中,了无声息。

程安笙颤抖着手,轻轻擦去楚星寻脸上沾的血液和细小砂砾。

“星寻……你醒醒……姐姐来了……”

她低声唤着,泪水毫无预料落下。

这时,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了她的身旁。

男人手轻轻地落在她肩膀上,声音低沉:“节哀顺变。”

程安笙听到熟悉的嗓音,抬头望着霍琛 冷峻的侧脸。

她眼眶泛红,强忍着泪,一字一句问:“星寻为什么会从陆氏顶楼摔下去?!”

霍琛 眸色一深:“她窃取公司机密,被保安追赶的时候,慌不择路,失足从顶楼掉下。”

闻言,程安笙眼睫微颤,紧紧地咬着唇瓣,直至嘴里一片腥甜。

“我不信……”她缓缓抓住霍琛 的衣袖,声音轻不可闻:“是不是你和林臻做的?”

霍琛 瞳色微缩,一把扯开了她的手。

“没有证据的事,你最好不要乱说!”

话落,他转身快步离开。

脚步声远去,程安笙还没能回过神,外面大风呼啸,仿佛吹进了她的心中。

她苍白着脸,继续给楚星寻整理。

从前,星寻最爱干净。

目光所及,妹妹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好的地方,她想移开视线,不经意见却看到了她紧攥地手。

“星寻……”

程安笙轻轻地握着她的手,隐约感觉她握着什么,想要将其掰开,却怎么也不行。

她无奈只能一遍遍的说:“星寻,乖,把手打开……”

不知过了多久,那手才无力垂落。

而这时,里面一块细小的芯片落在了地上,映入了程安笙眼中!

这芯片,是自己最新研究的成果!!

这一刻,程安笙强忍已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滚滚而落。

“你为什么这么傻?!”

……

三天后。

墓地。

程安笙一身黑色风衣站在楚星寻的墓碑前,细雨落满全身。

她抬手指腹落在墓碑前的照片上,又慢慢地收回。

“星寻,是姐不懂你,没有照顾好你……”

程安笙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在着空荡的地方倍显孤寂:“但你放心,姐姐不会让你就这么白白离开。”

在这里待了很久,程安笙才打车去医院。

一路上,落叶纷飞。

这几天,她几乎没有怎么休息,一闭上眼,妹妹离开的样子就出现在脑海中。

眼泪不自觉模糊了双眼,她见医院到了,仰头将泪水逼退,才下车去到母亲的病房。

程安笙还没来到病房门口,脚步停住。

她就见不远处,林臻一身艳丽的长裙从母亲的病房中走来出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程安笙心底不由担心。

林臻看到她,挑了挑眉,不在意的说:“我来告诉伯母,她二女儿的死讯,你不必感谢我!”

程安笙听到此话,只觉全身的血液都被冻僵。

她扬起手,就要朝着林臻打过去。

林臻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笑的乖张:“你最好去看看那老东西最后一面,她气性太小,刚才我说了她两句,就送进急诊室了!!”

一句话,如同一道轰雷直击向程安笙。

第十章 再无亲人

医院走廊上,死一片的寂静。

林臻甩开程安笙的手后高傲离开。

程安笙顾不上太多,赶忙去到急救室,然而却只看到医生和护士沉重地站在门口。

“对不起楚女士,您母亲突发心脏衰竭离世,我们已经尽力了。”

这一刻,程安笙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了。

她什么也没说,绕过医生,往急救室内走,目光落在被白布盖着的单薄身影上。

此时,她几乎连哭都不会了。

只颤抖着手,轻轻地扶着楚母的身体,喉咙哽咽到一个字都吐不出。

今天她才处理好妹妹的葬礼,没想到……

程安笙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地握着楚母的手,想要将她的手捂暖。

可是,不管她怎么做,那手都是冰凉一片。

“怎么会这样……”

她苍白的唇微张,一遍遍问自己。

夜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降临的。

护士将楚母的遗体转移到了太平间,程安笙就坐在其外走廊上。

她拿着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我要举报林氏集团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