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着等会儿上去万一晚渔奶奶以为礼物是他买的,她空手来得怎么办?

西柚果断拒绝,“不用了,谢谢,也没太重。”

封湛轻笑,不由分说地接过她手中的礼品。

“还说没太重,这不是挺重的,走吧,等会儿再给你。”

西柚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谢谢。”

VIP病房内,迟晚渔看见进来的封湛,纳闷道:“你怎么……”

又回来了?

封湛给她做出一个‘嘘’的手势。

紧接着他背后出现一个又瘦又小的身影。

西柚提着礼品上前,“晚渔,奶奶好!”

杨淑芬笑道:“你好,快坐快坐!”

“谢谢奶奶。”西柚在她面前的凳子上坐下,关心问道:“奶奶,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好多了,你们不用担心。”

“那就好。”

迟晚渔去给西柚端水果,封湛跟了过去。

“我刚才在停车场碰到了你朋友,担心她找不到病房,我送送她。”他主动解释道。

“噢。”迟晚渔点头,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她拿起一颗橙子,“不对啊,你不是都走半个小时了吗?怎么会碰上西柚?”

封湛面不改色道:“我有个朋友在这里工作,去找他叙了个旧,我们在停车场碰到的。”

“噢!”似乎很合理。

贺顷迟迟晚渔小说推荐-贺顷迟迟晚渔在线阅读无删版

“要剥橙子啊,我来吧!”封湛拿过她手中的橙子。

迟晚渔:“……”

她看着他手中的橙子,张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

拿过一把水果刀,封湛坐在沙发上用刀子剃了两个橙子,最后从中间切开。

从头到尾,他的手都没有直接接触到橙子果肉。

先递给老太太一半,然后把托盘举到西柚面前,“吃一点。”

“好,谢谢!”西柚不会拒绝人,条件反射地拿起一块还稍微带点皮的橙子道谢。

“不客气!”

然后才轮到迟晚渔。

迟晚渔不想吃,“你吃吧!”

封湛:“我也不想吃。”

最后都端给了西柚,“你多吃点。”

西柚:“……”

她看上去像是很能吃的样子吗?

不过,只顾着和老人聊天,她还是没拒绝。

几个人聊了大概半个小时,杨淑芬道:“你们年轻人都忙,我在这里有晚渔和顷迟,一切都很好,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

西柚点头起身,“好的奶奶,那我先走了,你好好养身体。”

“谢谢你,孩子!”

“您客气了奶奶!”

迟晚渔送西柚出门,封湛跟杨淑芬告别后,立刻跟了上去。

前面的迟晚渔回头,问他,“你走吗?”

封湛‘嗯’了一声。

电梯口,迟晚渔微笑目送两个人一起坐电梯离开。

第163章 小白兔落入了大灰狼手里

回到病房听见杨淑芬说道:“这两个都是你朋友?”

“嗯。”

老太太若有所思道:“这个小伙子好像喜欢你朋友。”

“啊?”迟晚渔有些意外。

封湛喜欢西柚??

他们俩明明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

女人都喜欢八卦,七十多岁的老人也避免不了。

杨淑芬眼底闪烁着精光,“嗯,我猜小伙子是听见刚才你跟我说还有个朋友要过来,他在医院守株待兔!”

“啊??”迟晚渔更诧异了。

奶奶说得好像很有道理。

刚才封湛先来探望奶奶的,中间她的确告诉奶奶说等会儿西柚也要过来,就是可能要晚一会儿。

然后,封湛就和西柚一起出现了。

如果不是封湛对西柚有意思,她也真的想不出其他封湛会再次回来的原因。

没心没肺的西柚和运筹帷幄的封湛……

如果要是在一起的话,那岂不是小白兔落入了大灰狼的手里?

迟晚渔有点害怕,害怕西柚会吃亏。

从住院部出来,西柚一股脑的往前冲。

她想快速逃离陌生男人的身边。

好可惜,她不但没逃离,还被人家给叫住。

“西柚!”

“嗯?”西柚回头,看着封湛一脸迷茫。

封湛被她此刻的样子逗笑,真是可爱。

“你上次不是要请我吃饭?”

他在这里的半个小时不是白等的。

“啊??”

“你上次说的!”

“……”西柚想起来了。

可,可是她就那么顺口一说,这人怎么还当真了??

“刚好今天晚上我有时间,走吧!”

西柚脑子快速运转着,“这么晚了,我我……”

“你还有事?”

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锐利,仿佛要将她看穿。

西柚一下子就心虚了。

“没,我是想着你平时很忙,怕耽误你的时间。”

封湛:“我今天晚上刚好没事,走吧!”

西柚:“……”

如果万一她能嫁进封家,成了封屿的老婆,她现在和老公哥哥单独出去吃饭,是不是不太好?

封湛带着她去了一家私房菜馆,要了个包间,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西柚的错觉,她总觉得这样有点暧昧。

但是来都来了,那就请他吃顿饭,然后和他划清界限吧!

两个人点了四菜一汤,中间随便聊了点关于她平时的工作什么的,菜上齐两个人就开始吃饭。

封湛好像就是为了吃饭而来的,吃得很认真,甚至吃饭过程中没和她说一句话。

正是这样,才让西柚心中的紧张消除不少。

好在封湛也没有过多的为难她,两个人吃完饭就各回各家了。

西柚不在意这顿饭钱,即便这段饭吃了她将近一千块,比着花钱,她更希望不用过多应付陌生人。

*

杨淑芬在医院做化疗的这一个月里,迟重都没再出现,电话也打不通。

经过一个月的治疗,老人的病情是控制住了,但是整个人看上去苍老很多。

头发全掉了,面色苍白,瘦到不成人形,甚至连大小便都是疼的。

本来脾气挺好的一个老太太,现在是经常发脾气,烦躁,不想吃饭。

就看到迟晚渔时还会好一点,她不在时,老太太已经骂走两个护工了。要不是贺顷迟给钱多,说不定骂走十个都有可能。

杨淑芬也不想这样,但是病魔折磨着她,身心都非常痛苦,她只有发泄出来才会好受一些。

一个周期结束,杨淑芬是一分钟都不想在医院多呆,她宁愿明天就去死,也不想在医院受这份罪。

迟晚渔没办法,只能先把她送回老家,再请两个人照顾着她。

听说可以回老家,老人的精神状态瞬间好转很多,连吃饭都多了。

腊月初,贺顷迟派私人机把老太太送回了老家,同时留下的还有专业护工。

年末大家都很忙,贺顷迟是,迟晚渔也是。

忙完工作室,又要去环影。

不过,这次她再回到环影,她发现周禹像是变了一个人。

阔别一个月,迟晚渔再次回到工作岗位上。

周禹直接当众给她90度鞠躬,“欢迎迟助理回来公司!”

“……”

不只是迟晚渔惊呆了,周围的人都很震惊。

实习助理悄声告诉迟晚渔,“迟助理,你要习惯,周哥从一个月前就开始神神叨叨的。经常看着你的工作岗位说一些话,比如什么‘原来如此’‘怪不得会那样’‘我就说嘛’,像是中邪了一样。”

这段时间周禹的状态刚刚有所好转,今天一看到迟晚渔又变得浮夸起来。

迟晚渔张张嘴,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会这样。

等中午大家都去吃饭,秘书区只有他们两个人时,周禹快步跑到她面前。

压低嗓音道:“迟助理,以前如果有得罪你的地方,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周哥,你在说什么?”他之前哪有得罪她的地方?

他明明对她很好。

周禹往周围看了一眼,确定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才道出在心中憋了很久的惊天大秘密!

“我知道了你是老板娘的真实身份!”

他本来以为迟晚渔被贺总包养了,但后来他越想越不对劲。

脑袋都快想破了,才悟出迟晚渔绝对是贺太太的事实。

事实证明,他没有悟错!

迟晚渔沉默。

原来如此。

“你怎么知道的?还有谁知道?”

周禹:“那次我在安全通道看到你和贺总——”

他伸出双手做出一个亲亲的手势。

迟晚渔:“……”

原来那天楼下的人是周禹。

“你放心,我谁都没说,我嘴很严实!”

迟晚渔有些哭笑不得,“谢谢你周哥。”

“不客气,千万不要跟我客气,以后有事情尽管吩咐我,我愿意为你效劳!”

“我想了想,周哥你还是把我当成迟助理吧,你这样我不习惯。”她还有些笑不出来。

周禹:“好,我尽量!”

这样才对嘛!

迟晚渔缓缓松口气。

腊八那天,贺老爷子提前一天通知贺顷迟,让他带着迟晚渔回老宅喝腊八粥。

临近年底,贺顷迟真的很忙,压根抽不出时间回去吃饭,便安排司机把迟晚渔送回了老宅。

迟晚渔前脚刚进客厅,后面贺云舟也回来了。

看到只有她一个人,贺云舟疑惑道:“顷迟还要等会儿吗?”

“他今天晚上有几个推不掉的饭局,司机送我过来的。”

贺云舟了然。

吃过晚餐,迟晚渔提前联系司机让他过来。

贺云舟听到她打电话,提议道:“我开车过来的,等会儿可以捎上你。”

第164章 养得不是女人,是男人

迟晚渔犹豫了一下,司机在电话里说道,“太太,我过去还要将近四十分钟。”

“好,你别过来了,我趁大哥的车回去。”

“好的,太太。”

跟长辈们告别,迟晚渔坐上贺云舟的车离开老宅。

路上贺云舟电话不断,迟晚渔就坐在副驾驶上玩手机。

刚结束一个通话,贺云舟道:“晚渔,我等会儿要绕路去客户家取份资料,他在城南,可能也就耽误你十几分钟,不会耽误你吧?”

“没事,我们过去吧!”

“好。”贺云舟改变了行驶方向。

不知道过了多久,迟晚渔听到贺云舟又说道:“右前方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