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午夜时分,已逝太子爷诈尸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玫之遇”。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连声音都鲜见地带了几分耐心:“你想怎么不遵从?”我眨眨眼,还真仔细地想了想。没等我想完,他伸手猛地一拉,将我摁在了他结实的胸前。隔着两层衣料,我还是明显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温度。真烫啊...

洛禹洛谦刚才最新章节_洛禹最新章节

第7章


后来才发现,是我多此一举了。

那是他们军训后的一场篮球赛,他嘱咐了我好几次,一定要去看。

看到篮球场上意气风发的少年,我只觉得恍然如梦。

我的大学生活是求生,而他,是享受。

他身上的,以及他的周围人身上的,都是我远远地、一瞥而过的别人的人生。

他会站在球场中央跳起来朝我招手,会在一群女生拥向他的时候,目光无余地跑向我……

自信满满地,明媚而清澈。

少年,是一个总是让人轻易产生悸动的词眼。

他问我要不要去参加他们篮球社的新生会,我犹豫了几秒,他又补充道:“有很多很多帅哥。”

“去。”

他无奈地笑:“叶可可,是我不够你看的吗?”

我摆摆手:“这个东西多多益善。”

15

篮球社确实有好多帅哥,我一高兴喝了几杯酒。

宴至兴头,大家玩开了,一群男大学生围着我要加我的微信。

洛禹 嫌弃地推开他们,还是有几个扫上了我的码。

我不经意往外一瞥,竟然看到 洛谦 在餐厅外面。

那眼神……一如既往的冷。

酒意瞬间少了大半,我匆匆说了句“还有事”,便先离开了。

我出去走了几步,便看到洛谦朝我迎过来,眼里的冷意也随着距离的靠近消失不见了。

如我预料,他的第一句话是“戒色、守心。”

我嘻嘻一笑:“这不你一来,我就出来了吗?”

我拉着他跑了几步:“别让洛禹发现你还活着!”

“那小子聪明着呢,早晚会知道,”他笑着扶了我一把,然后蹲在我跟前,不容置疑道:“上来。”

“干嘛?”

“背你啊。”

我踉跄不定地,也没和他客气,结结实实趴到了他的背上。

他的背很宽,很暖,好像能隔绝很多风雨。

“喝成这个样子,洛禹那小子也不挡着点?”他的语气不悦。

我嘟囔着摆摆手:“他挡了,是我执意想喝的!”

“为什么想喝?因为有一群男大学生?”

“这么说也行……”

“叶可可,你就这么好……”

“好色吗?”我摇摇头:“我跟你说,我更喜欢钱。”

“为什么更喜欢钱?”

“因为……钱是安全感,你知道那种吃饭靠抢的生活吗……”

我始终记得在孤儿院的日子,是暗无天日的、无人可依的。

偶尔在院门口看到被爸爸妈妈领着的小孩,我总要看好多眼。

现在想想,就是那种,流浪猫隔着玻璃看宠物猫的感觉。

从那时候我就立志要赚好多好多钱。

洛谦停下脚步,将我往上一掂,然后微微侧过头:“叶可可,手揽紧我的脖子。”

我听话地将那招摇的手放下去,揽住他的脖子。

“靠近一点,听不清你说的话。”他又道。

我又照做,将脸贴到他的耳颈处。

“再近一点。”他继续道。

我不耐烦地继续往前贴了贴,像是碰到了他的脸,蹭到了他的鼻。

软软地,很舒服。

我勒他一把:“现在听清了吗?”

“听清了。”他笑了声,起步走起来,“除了钱呢?还喜欢什么?”

“嗯……没了,但我害怕一个人待着。我跟你说我话可多了,之前我一个人住,无聊了就跟我养的金鱼聊天,可后来金鱼跳出来渴死了,可能是被我烦的。”

说着说着我就笑了。

洛谦似乎觉得并不好笑,声色沉重:“那你怎么不和我聊天?”

“我这不是怕你烦吗!”

自从他出现在灵堂里,我再没有痛快地说过话了。

“我不嫌你烦。”他紧接道。

噪杂的环境里,他的声音格外清晰。

16

我和洛谦第一次正式聊天,聊的就是敏感话题——为什么诈死。

小说《午夜时分,已逝太子爷诈尸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