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长篇现代言情《 不好哄 》,男女主角 傅诗予傅盛强 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爱睡觉的某人”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想到这,傅诗予的眸底暗淡深沉几分,抬首瞥见隔壁的灯火通明,于是跨步走向其大门,伸出玉臂按响门铃。“叮叮——”稍后片刻,季泊简打开了大门,低首瞧见女孩儿,眼眸微眯略显震惊,嘴角上扬勾起弧度,饶有兴味的启唇道:“怎么了,小朋友?”天籁般的嗓音在傅诗予耳畔响起,傅诗予抬眸看他,卷长的羽睫半垂,在眼睑处打下...

不好哄第4章 小朋友,胆子怪大在线免费阅读

“碰——”

倏然别墅漆黑一片。

停电了,瞬间傅诗予瞳孔猛缩,显出几分慌乱与无助,身躯微微颤抖,整个人仿佛被黑暗包围吞噬,她试图控制自己的呼吸以至保持冷静,尽管面色表情控制得很好,但细微发颤的唇瓣仍是泄露了此时的情绪,随即傅诗予拿起手机跑出门外。

跑到门外,傅诗予喘着气,平复呼吸,慢慢缓冲自己的情绪。

多少年了,从当年母亲的离世开始,每次想克服自己的害怕,但总是以失败而告终。

想到这,傅诗予的眸底暗淡深沉几分,抬首瞥见隔壁的灯火通明,于是跨步走向其大门,伸出玉臂按响门铃。

“叮叮——”

稍后片刻,季泊简打开了大门,低首瞧见女孩儿,眼眸微眯略显震惊,嘴角上扬勾起弧度,饶有兴味的启唇道:

“怎么了,小朋友?”

天籁般的嗓音在傅诗予耳畔响起,傅诗予抬眸看他,卷长的羽睫半垂,在眼睑处打下淡淡阴影,显得格外诱人,红唇微阖:

“傅诗予,是你的隔壁邻居,停电了,能不能在这里暂住一晚?”

季泊简骨节分明的手指慵懒的搭在门把上,另手指间的烟蒂正冒着青烟,冷薄的唇瓣,挑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在傅诗予的注视中,不紧不慢地说了句:

“深夜敲响陌生的独居男人房子,小朋友,胆子怪大。”

傅诗予一时没有说话,只是唇角弧度抿紧了些。思索片刻,掏出手机,对上那双狭长的黑眸,微张唇瓣道:

“我可以给住宿费的,而且这是我第一次这样。”

似乎是傅诗予的话语取悦了他,季泊简那双盯着她的眼睛忽然变得浓稠晦暗起来,勾起殷红的薄唇:

“季泊简,当个好人不用住宿费,进来吧小朋友。”

季泊简,很耳熟的名字。

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傅诗予眸光晃动,跟随季泊简走进别墅。

别墅内部以黑白调为主,客厅的墙壁涂成了纯白色,与黑色的大理石地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营造出现代而精致的感觉。在黑色皮质沙发和白色绒毛地毯中,一只银灰缅因猫正静静地躺在那里睡觉。

季泊简在玄关换了拖鞋,并递给傅诗予一双同款类型的拖鞋。傅诗予紧跟着换了鞋,沿着走廊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

似乎是动静吵醒了旁边的缅因猫,它长长的胡须微微颤动,仿佛在感受着周围的空气,瞳孔慢慢地睁开,透露出一丝惺忪的睡意。它的耳朵微微竖起,警觉地扫视着周围的环境。嘴巴微微张开,露出一排整齐的尖牙,似乎正在打哈欠。轻轻抖动,嗅着空气中的气味。整个身体慢慢地伸展开来,肌肉舒展,仿佛在享受这一刻的舒适感。随后它走向了傅诗予的脚边,用蓬松而整齐的毛发蹭了蹭她的腿脚。

季泊简倒了一杯茶水递给傅诗予,并随之坐在她身边。看到缅因猫的举动,漆黑狭长的双眸,不着痕迹地眯起。

傅诗予接过茶水,浅浅的抿了一口便将茶杯放下,挑逗着腿边的缅因猫,勾唇笑道:

“小猫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才刚一岁,叫季小小。吃饭了吗?”

傅诗予愣了下,随后摇头道:“还没有。”

“你先和季小小玩儿,我去做饭。”

不等傅诗予拒绝,季泊简就已经进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季泊简,是京城季家的人?季家的人来这里干什么......

不等傅诗予理清思绪,耳边就传来一道低沉沙哑的嗓音:

“过来吃饭小朋友。”

傅诗予抬眸看向餐桌,桌上已然摆满了丰盛的美食,香色俱全,令人垂涎欲滴。

傅诗予走到餐桌,拉开椅子顺而其坐,轻声开口:

“不是小朋友,我都十七了。”

在暖黄的灯光下,季泊简慵懒地依靠在椅子上,眼中的眸色漆黑莫测深长地看向傅诗予,勾唇笑道:

“十七了啊......的确不小了。”

傅诗予借着喝汤的动作避开了他灼烫的眼神,胡乱吃了几口菜肴便想逃离:

“我吃饱了,去洗碗。”

闻言季泊简从椅子上忽然起身靠近傅诗予,轻轻弯腰与她平视。

傅诗予突然倏然抬眸,清冽好闻的气息铺天盖地向她袭来,温柔而霸道的杜松清香侵袭她的鼻息,近距离看,季泊简的五官更加精致,一张清隽矜贵的面庞,精心雕琢般英俊,剑眉星木,整个人看上去邪肆又出尘。

季泊简抬起手臂轻放她头顶上,宽阔炽热的手掌揉了揉傅诗予的瀑发,顺着她柔软的耳廓下移,慢慢地划过耳垂,修长指腹挑拨了下流苏耳坠,眉眼间流露出的笑意漫不经心:

“小朋友照顾好自己就好了,我去洗碗。”

极致诱惑力而又低哑的嗓音传入傅诗予耳畔,温热的呼吸拂过脸颊,引得傅诗予的身躯微微发颤,心尖发怵,随后落荒而逃跑向客厅。

真是个小朋友。

季泊简嘴角带笑的看向傅诗予的身躯,眸色黑沉如渊,漆黑、诡谲。随后收拾了桌上的餐具。

傅诗予坐在沙发上,回想刚才的场景,脸颊微微发红,粉嫩的红唇微张着,有些不知所措。

刚刚离得好近,但自己好像并不排斥他的靠近。

季泊简忙完便看到傅诗予娇柔小鹿的表情,眉眼微压暗灼几分,喉咙一阵发干,突然萌发了一种把她欺负哭的冲动,低沉的嗓音微哑:

“小朋友,你的房间在二楼左边第一间,和我紧挨着,有什么问题来找我。”

闻言,傅诗予微微抬首,启唇道:

“我上楼去洗澡。”

“衣柜里有洗漱用品,那衣服是我的型号,可能有点大。”

“嗯,好。”

说完不给季泊简思考时间,傅诗予转身迈向楼梯,走进了房间,躺在床上,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only,拨打出去:

“老大,怎么了?”

“帮我查个人,季泊简。”

“好的老大。”

傅诗予挂掉电话,将手机扔置床上,打开衣橱,看到一排排干净整齐的白色衬衫,拿出其中一件走进浴室。

四十分钟后,浴室的门打开了,傅诗予从中走了出来,衬衫的确很大,已然达到她的膝盖,于是并没有穿下衣。

傅诗予坐在床边,拿起手机查询起only发给她的资料。

季泊简,二十二岁,京城最大豪门季家的大少爷,是个商业巨头,掌握着众多企业的命运和决策权。

在商场上杀伐果决,毫不留情,眼光毒辣到每个被他投资的产业都在一年之内迅速崛起,是季家十足十的掌权者。

待人礼貌且洁身自好,禁欲矜贵的被誉为京城的高岭之花,同时连续三年蝉联“京城最想嫁的人”第一名。

尽管这样,却没有女人敢随意触碰他,之前很多人为了讨好他送上美女,第二天无一例外全部离奇死亡,死相惨烈让人不寒而粟,自从无人敢在招惹,甚至传闻不近女色。

表面商业大鳄,是个翩翩君子,背地却插手黑白两道,行事风格极为狠辣,是个权力滔天的狠人,也被人叫为“笑面虎”。

资料简单至极。

only是全球排名第三的黑客,如果以他的技术都只能查出这些,那的确有些棘手。

不对劲,季家大少爷,季泊简的名字她似乎在哪看到过......

傅诗予轻摇脑袋,甩了甩头脑中的杂乱思绪,水滴顺着发梢滴落在地上,起身准备去找季泊简要吹风机。

走到他的房间门口,轻轻敲响后,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进。”

【全文阅读】《不好哄》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_(傅诗予傅盛强)的小说免费阅读_(不好哄)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不好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