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奔奔蹭了蹭她,满是信任和依赖。

休整了三天,他们回了军区。

高艺菲进训练第一件事,就是给奔奔洗澡。

其他的训导员见了奔奔,也是满脸喜色:“姜同志,听说你和奔奔救了好多人,真是给我们军区长脸了,领导说今晚的表彰会上,给你和奔奔评先进哩!”

高艺菲惊喜地抬头:“真的?!”

她高兴地揉了揉奔奔的头:“奔奔,你立功了!以后你是功勋犬了!”

功勋犬在待遇上会有所提高,以后退役了也可以留在基地养老,安度晚年。

奔奔也高兴地抖了抖毛,甩了她一脸水珠。

晚上,表彰大会,台下坐满了人。

高艺菲牵着奔奔昂首挺胸地上台接受表彰。

领导激昂的声音传遍会场:“在此次凤来村泥石流抗灾搜救行动中,训导员高艺菲与其所训军犬奔奔表现突出,特授予……”

“报告!我有异议!”

一道高亢的男声突然传来,打断了表彰大会!

高艺菲心里咯噔一下,朝那人看去,正正对上一双鄙夷的眼。

那人大声说着:“我举报高艺菲训导员勾引自己妹夫,作风不正,不配得到表彰!”

第6章

勾引自己妹夫?!

高艺菲难以置信地看向那个自己根本都不认识的人:“你说的妹夫是指张谨言吗?”

那人一脸鄙夷,没再说什么。

领导沉默了会,说:“既然这份表彰有异议,那就先保留。”

张谨言高艺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张谨言高艺菲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高艺菲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奔奔的功勋就没了。

她攥紧了手中的牵引绳:“张谨言是我的丈夫。”

可台下人指着她的脊梁骨在说:“搞坏军中风气……不配做人民子弟兵……”

她的声音也被淹没在无边的谩骂中……

恍然间,高艺菲看着自己的丈夫、哥哥、妹妹,都坐在台下,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话。

她顿时心头一片冷凉,明白了也这是自己“欠”妹妹的……

高艺菲沉默地带着奔奔下台,回了训练基地。

夜风温柔,可刮在高艺菲的身上却像是刀子一样。

奔奔像是觉察到她的情绪,“嗷嗷”地在她身边转圈,想逗她开心。

高艺菲看着,心却像被豁开了一个口子。

她蹲下歉疚地揉了揉奔奔的头,声音哽咽:“奔奔,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就是功勋犬了……”

奔奔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却不断用头蹭着高艺菲的手:“汪汪……”

像是在说没关系。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艺菲的心情才算缓和下来。

她等奔奔睡了后,往家的方向走去,同时也想跟张谨言再好好谈谈。

不想刚到家楼下,就看见姜言琦正和一个男人拉扯。

那男人说:“你怎么能一声不响就带着孩子走了,让我跟个傻子似的守在家里!你忘了之前和我私奔时候说过的话吗?”

私奔!?

高艺菲心一跳,一个从没想过的念头从心里冒上来——

她的妹妹当年真的是被河水冲走的吗?

高艺菲正想上前问,却看见那个男人被姜言琦三两句打发走了。

她的问题还哽在喉咙里,就对上妹妹满含恨意的一双眼。

姜言琦再也没有往日的娇弱,声音也冷得可怕:“你都听见了?”

高艺菲秀眉紧皱:“言琦,既然你有家庭……”

话没说完,就被姜言琦凄声打断:“你别忘了,是谁害我没了清白,害我年纪轻轻就生了孩子,如果不是落了水,我现在应该是大学生!”

她伸出手狠戳高艺菲的肩头:“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你从我这里偷占的!包括泽川哥!”

高艺菲听着她的话,心里就像压了块大石头,喘不上气。

她的脑子里回荡着妹妹尖锐的话。

一直到回家,看见张谨言正耐心地给小梅喂饭。

那股难受又涌上来,高艺菲想起方才看到的那个男人,忍不住说:“我刚刚在楼下看见了言琦的丈夫……”

张谨言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表彰会上的事情只是意外,你不用编这么拙劣的借口来污蔑言琦!”

男人对妹妹想也不想的维护,像是刀子一样落在高艺菲心上。

五脏六腑都被扎的发疼。

高艺菲死死攥紧手指,眼眶发红:“奔奔累死累活拼来的功勋说没就没,我说句实话你觉得我是在污蔑言琦。”

“张谨言,你真的有把我当成你的妻子吗?”

张谨言神色变了变,正要开口说些什么。

小梅却忽然牵住他的手掌,委屈巴巴地说:“爸爸,我怕……”

张谨言赶忙抱起孩子往房间去,和高艺菲擦肩的时候丢下一句。

“以后不要再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

高艺菲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关上了门。

那一瞬,她眼里的泪再也忍不住,一滴滴滚落在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转身想离开,就见姜铭修站在门口。

他久违地放缓了声音对高艺菲说:“来,到哥哥这儿来。”

接着又给高艺菲拿了热毛巾来:“敷一下眼睛,要不明天该肿成核桃了。”

高艺菲跟着姜铭修去了对门。

她拿着那热气的毛巾,心里一阵触动。

在以为姜言琦出事之后,高艺菲再也没感受过哥哥的疼爱和纵容。

恍惚间,他们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正想着,她却又听见姜铭修说:“我看得出来,泽川对你没感情了。”

他语气温柔,却像是钢针一样刺穿高艺菲的心脏:“言琦在外面受了那么多苦,你就当让让妹妹,跟泽川离了,成全他俩吧。”

第7章

高艺菲如坠冰窟。

她忽然就觉得手中不是热毛巾,而是一把刺向她自己的刀。

高艺菲舌尖心口都在泛苦:“哥……我还以为我们又回到从前了,原来你还是为了言琦……”

姜铭修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高艺菲刚压下去的泪意又忍不住上涌:“我也是你的妹妹啊,为什么连你也要这么偏心?”

“可这本来就是你欠她的!”姜铭修面沉如水,语气又恢复了一贯的冷厉,“你要不同意,以后就当没我这个哥哥!”

一句话,直接打高艺菲丢进地狱。

她脱了力,跌坐在沙发上,连姜铭修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直到第二天阳光带着暖意照射在身上,高艺菲才回过神。

她僵硬起身,就看见姜铭修从屋内走出来,冷声问:“想好了吗?要是想不好,你就从我这里搬出去。”

高艺菲心口一阵阵泛凉。

她深吸一口气,声音里是藏不住的疲惫:“你明知道……言琦住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