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没想到顾柏衍会去而复返。
尤其陶全此刻正压着洛茴,还撕碎了她的衣服。
看到顾柏衍,陶全眼底掠过一抹惊慌,他的确没想到顾柏衍会回来。
虽然知道顾柏衍厌恶洛茴,但俩人现在确实还没离婚,陶全自己其实也不知道顾柏衍在不在意洛茴。
陶全咽了口口水,下意识松开洛茴:“勋…勋哥……”
洛茴也看向顾柏衍,她眼底满是惊惧,眼中噙满泪水,显然吓坏了。
她希冀望着顾柏衍,刚想喊他的名字。
男人忽然走进来,他走到原来的位置上,拿起落在卡座上的手机。
他走到哪儿,众人的目光就挪到哪儿。
顾柏衍扫了众人一眼,面无表情道:“看我做什么?”
说完,没等大家反应,他拿起手机再次离开包厢。
俨然对洛茴被陶全欺辱的事毫不在乎。
洛茴难以置信,大喊他的名字:“阿勋!”
顾柏衍停都没停一下,包厢门掩下,彻底隔绝了他的身影。
包厢里一片寂静。
好一会儿,陶全终于晃过神来,彻底明白顾柏衍对洛茴的态度。
陶全再次抚上洛茴的脸,欺身压下来,狞笑:“怎么办,勋哥走了,他根本不在乎你是死是活。”
洛茴死死盯着顾柏衍离开的方向,浑身止不住轻颤。
洛茴皮肤白皙细腻,身材很好。
陶全满脸不加掩饰的欲念,伸手就要去扯洛茴护在胸前的手。
洛茴反应激烈,她愤怒望着陶全,浑身颤栗:“沈老爷子当初的命就是我救的,他对我可宠得很,还指望我给他生曾孙子,陶全,你觉得沈老爷子会不会为了我处理你陶家?”
陶全的动作猛地顿住。
是了,他忘了。
顾柏衍虽然厌恶洛茴,可沈老爷子却非常喜欢她。
要是洛茴跟沈老爷子告状,难免沈老爷子会把手伸到他陶家头上。
陶全阴冷着脸望着洛茴,如同一条毒蛇:“你以为沈老爷子能护你多久?”
洛茴脸色惨白,强撑着身体和陶全对峙:“至少现在,他会护着我。”
洛茴狠狠推开陶全,头也不回冲出包厢。
她跑得很快,但因她的衣服被撕碎,她只能暂时躲进无人的楼梯间。
蹲在地上,她匆忙从包里翻出手机,立即给闺蜜姬满月打电话,要她现在过来接她,可电话却没打通。
洛茴一连打了好几个,姬满月都没接。
就在这时,楼梯间的门忽然被推开,洛茴现在就像一只惊弓之鸟,一点动静就会引起她剧烈的反应:“谁!”
推门的人似是顿了一下,下一秒,门缝伸出来一只手,那只手递来一件外套:“阮小姐,这是我的外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先拿去穿……啊你放心,这外套是干净的!”
洛茴微愣,她认出这道声音,是刚刚包厢里被顾柏衍强行留下又被她强吻的服务员。
好一会,她伸出手接过外套:“谢谢你。”
那人略显局促:“阮小姐不用客气。”
外套确实是干净的,没什么味道,洛茴套上外套,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从楼梯间出来,她想再次和那服务员道谢,却发现外面已经没有人了。
她没再逗留,跑出酒吧,拦车回望江别墅。
直到进门那一刻,她忽然浑身泻力,靠着门滑坐在地上。
她大口大口喘气,想到陶全那张淫笑的脸,以及他撕碎她衣服时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抚摸,她再也抑制不住,冲进洗手间吐了个昏天黑地。
洛茴吐到最后只剩胆汁,她靠在墙上,粗气直喘。
打开浴缸的开关,热水慢慢涌上来,她一遍又一遍搓着自己的手臂和肩膀,试图将陶全留下的痕迹全部搓掉。
直到搓得浑身通红,陶全的气息彻底消散时,洛茴才放过自己。
顾柏衍没来望江别墅,洛茴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她站在梳妆台前,从抽屉里取出一本旧旧的日记本。
翻开日记本,里面夹着一张照片。
洛茴望着照片,眼中缓缓蓄起泪,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来,砸在她手背上。
今晚的事情怪顾柏衍吗?
洛茴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什么立场去怪他,施暴的人不是他,他只是不救她而已,他有错吗?
她甚至庆幸,还好他没上来也跟着捅她一刀子。
毕竟,他恨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手机在此时嗡嗡响起,是姬满月回打过来的。
洛茴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姬满月担忧的声音:“抱歉知知,我刚刚在忙没接到你的电话,你怎么了?怎么忽然给我打这么多个电话?”
洛茴垂下眼睑,“满月……”
姬满月敏锐察觉到洛茴的情绪变化:“知知,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洛茴却勾起嘴角:“满月,我没事,我只是有些困了,满月,我先睡了。”
说完,洛茴挂了电话。
是啊,她没事,她只是困了。
睡一觉就好了。
洛茴顾柏衍小说(洛茴顾柏衍)全文免费洛茴顾柏衍读无弹窗大结局_(洛茴顾柏衍小说免费阅读)
片场。
顾柏衍正在等温滢滢拍广告。
苏城走到男人身后,欺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得知洛茴在包厢里把老爷子抬出来自保,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仔细看,会发现他眼底掠过一抹嘲意。
顾柏衍挥了下手,苏城便退到一边。
恰时,温滢滢最后一个镜头拍完,她微微弯腰和片场的每一个人道谢。
她站在原地,遥遥望向顾柏衍。
变故便是在此时发生。
温滢滢还没反应过来,却见顾柏衍忽然脸色大变朝她飞奔而来。
同时,片场响起一片惊呼。
“小心!”
“滢滢!”
一道阴影从温滢滢头顶笼罩下来,温滢滢脸色一变,刚要动作,顾柏衍已经冲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片场里那块巨大的幕板重重砸下来。
温滢滢什么也看不清,只听到顾柏衍发出一记沉沉的闷哼,男人双手撑地,牢牢将温滢滢护在身下。
温滢滢慌了:“顾柏衍!顾柏衍你怎么样!”
没人料到顾柏衍会反应这么快,为救温滢滢被幕板砸了个正着。
片场霎时乱成一团。
苏城连忙将保镖叫过来,齐齐将幕板挪开。
幕板挪开那一瞬,顾柏衍彻底力竭,晕在温滢滢身上。
温滢滢抱住他,却摸到他后背一片黏腻,腥红的血渍打得温滢滢措手不及,她瞬间红了眼,哭着吼道:“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
洛茴这一觉睡得很沉,也睡了很久,醒来时已是日晒三竿,不得不请半天假。
她精气神好了许多。
拉开抽屉,她取出日记本,翻出那张照片,眸光一片柔软。
烈日明媚,洛茴收起照片时,隐隐瞧见,照片的背面落着一个遒劲有力的‘周’字。
洛茴吃完早餐慢吞吞前往医院。
“阮医生,你来得正好,有个患者突发急性阑尾炎,需要立刻动手术。”
洛茴眸光一凛:“先安排进手术室,我马上过来。”
“是!”
一个小时后,洛茴退出手术室。
她赶到医院还没喝过一口水,拿着水杯去茶水间倒水时,又听到护士们的八卦声。
洛茴已经习以为常,她原本没放在心上,直到再次听到顾柏衍和温滢滢的名字。
“真是绝美爱情,沈总真的爱惨了温滢滢!”
“听说沈总伤得挺严重的,后背上全是血!”
洛茴脸色倏变,她猛地冲到护士面前:“你刚刚说什么?”
正在讨论的护士们被突然冲过来的洛茴吓了一跳。
洛茴却一把夺过她们的手机,页面上正显示着一则新闻:当红影后温滢滢片场突发紧急情况,其男友为爱受伤。
洛茴迅速往下翻,便看到一张顾柏衍将温滢滢护在身下,整个后背都是鲜血的照片。
洛茴脸色煞白,双手控制不住轻颤抖。
将手机还给护士后头也不回冲出医院。
顾柏衍被送去蕙心医院。
洛茴下了车,跌跌撞撞冲进医院。
她一路跑到前台:“沈先生在哪个病房?”
前台认得洛茴的身份,没有隐瞒:“沈先生在901。”
九楼是vip包间。
洛茴上去时,包间外围满顾柏衍的保镖。
苏城也在。
看到洛茴,苏城愣了一下,下意识看进病房。
洛茴越过苏城冲进病房,速度快得苏城根本来不及阻止。
门一打开,里头的人齐齐看过来。
顾柏衍靠坐在床头,温滢滢手里端着一碗粥,正在喂他。
洛茴略过温滢滢,径直冲到顾柏衍面前,眼里全是担忧和后怕:“你伤得怎么样?”
她轻颤的手抚上顾柏衍的脸,脸上满是心疼:“疼吗?”
顾柏衍在洛茴出现那一刻就沉了脸,洛茴的手要碰到他时,他猛地偏开。
洛茴局促收回手:“抱歉,是我太着急了。”
顾柏衍面无表情:“出去。”
洛茴还没动,温滢滢先站起来:“还是我出去吧。”
温滢滢边说边将手里那碗粥塞到洛茴手里:“沈太太,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没等洛茴反应,温滢滢起身便要退出医院。
顾柏衍脸色铁青:“温滢滢!”
温滢滢脚步顿住,她回身,淡然望着顾柏衍:“沈先生还有其他事吗?”
顾柏衍:“回来。”
温滢滢微忖:“沈先生,这不合适。”
说完,她未再逗留,转身离开。
洛茴端着碗,猜想顾柏衍还没吃饭,坐在温滢滢刚刚坐的位置,讨好道:“阿勋,先吃点东西吧。”
她舀了一勺粥递向男人,顾柏衍猛地抬手一把掀翻那碗粥。
‘砰’的脆响。
男人冷眼睨她,脸上噙满厌恶:“滚!”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