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的何醒转身不理,程朝落没再逗她,抱进怀里哄着,“睡吧。”

折腾三四个小时,何醒确实困,抱着程朝落睡了,中午被苏明芯电话吵醒,她沙哑嗓子喊“妈。”

“还没睡醒呢?我们在你宿舍楼下,赶快下来吧。”

宿舍楼下?何醒登时从床上弹起来,睡意全无,扯着嗓子问:“你们在哪?”

苏明芯:“睡糊涂了?我和你爸爸、你弟弟,还有干爸干妈,开车来B大接你回家,明天从家里去机场。”

她抓了抓头发, “那个......我......我出来逛街,没在宿舍,你们先在学校溜达圈,回忆一下过去,我马上打车回学校找你们。”

挂断电话,何醒喊起程朝落,慌忙地穿衣洗漱,镜中脖子上一块红印特明显,粉底也盖不住,气的何醒直打程朝落,“弄成这样,爸妈一看就知我们昨晚做了什么。”

程朝落倒坦然,“没草莓印,他们也能猜到咱俩做过什么,都是过来人瞒不住的。”

何醒听不进去他的话,“你快去买盒创可贴。”

“脖子上贴创可贴,和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的效果。”程朝落眼珠骨碌一转,“我去买件能立领的运动服,符合这季节的穿着,领子立起来,还能遮挡草莓印。”

“快去、快去。”何醒催促程朝落。

草莓印被挡住,避免了长辈询问和尴尬,两家人一起陪何醒把宿舍东西暂时拉回去,买些生活用品,又一起吃晚饭,长辈都在何醒和程朝落互动不多,晚上各自随父母回家。

分别前最后一晚,他们都特想对方,深夜家人睡去,程朝落发消息约何醒出来,他们一前一后去消防通道,不同于以前聊天打闹,这次何醒进门就被程朝落抵在墙上亲,把不舍融进行动里。

何醒拉起程朝落手腕,冷白的腕骨旁系着一根红绳,这不值钱的小玩意,程朝落戴了快五年,细绳很干净,只是年头久周围起毛不光滑了,她剪断红绳拿出那颗小佛珠,又从睡衣口袋扯出一根新的红绳,重新串好,系回程朝落手腕,按着小佛珠摸了摸,“它会继续保佑你平安。”

收回手,她摸摸脖前的星星吊坠,“这颗星也继续陪着我。”

程朝落把人拥进怀里,没说话。

何醒搂着他,“一年很快的,等我回来一起考研。”

“好。”程朝落应下。

隔天一早,两家人一起出门送何醒去机场,三年前他们一起送程朝落出国比赛,现在一起送何醒出国做交换生,一样的场景,只是换了主角。

何醒不喜欢在长辈面前和程朝落太亲密,两人都保持正常的交流范围,只在无人注意时勾了下手。

直到分别,何醒都没和程朝落单独说上话,进到机舱,何醒和南潇安顿好行李坐下,才看见程朝落发来消息,[山不移,树不动,星星永远在身后]

他们相识整二十年,是恋人也是朋友,有些话不用明说,彼此也都懂得,何醒一下鼻子发酸,说不出话,南潇问她怎么了,她把手机递过去,南潇盯着这句话反复看几遍没读懂。

他在告诉她,有梦尽情去追,他支持她大大小小每个梦想,追梦的路上无论多难都不要怕,他一直在身后支持,像不会移走的山,不会动摇的树,只要回头程朝落都在。

相爱(正文完)

==========

飞机远离地面进入云层, 正值傍晚,云朵之上, 蓝天的边际一片橙黄, 像在天边泼了杯橙汁,浑圆明亮的太阳在橙黄中缓缓下降。

南潇惊呼一声“哇”推着何醒看窗外,“快看日落好漂亮。”

何醒闻声转头, 见到日落霎时想到程朝落,她对着窗外拍张照片, 将这浪漫的一刻永久保存下来。

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 她想起关于程朝落的许多往事。

程朝落从小就是怪咖, 不喜欢汽车、飞机这些玩具,偏喜欢拆卸东西, 家里的闹钟、奶奶听戏的收音机,凡是出现在家里的小电器, 无一能幸免。

摆弄那些小零件能几个小时不动, 何醒最烦他拆东西不理人,冷落何醒没人玩, 有次她急了,抓起他从闹钟上拆下的小零件扔进垃圾桶。

程朝落气得呼呼喘粗气, 下意识伸出手想推到何醒,却在看见她掉眼泪的一瞬收回手。

“程星星你已经2个小时不理我。”五岁的何醒抱着娃娃,边哭边控诉,“你整天在家修理闹钟, 不去上班赚钱,孩子都饿了, 呜呜呜呜呜呜。”

她一哭, 程朝落什么气都发不起来, 低头从垃圾桶里往外捡闹钟的零件,“修理闹钟也能赚钱。”

“我要离婚。”小何醒学着奶奶常说的口头禅,“这日子没发过了。”

程朝落拾起的零件重新扔回垃圾桶,“你快别哭,我不修了。”

何醒吸着鼻涕说:“那你哄哄我。”

程朝落去抽屉拿出块何醒最爱吃的奶糖,拆开糖纸,放她嘴里,又拿手帕给她擦泪,“吃糖的小孩不能哭,我陪你玩捉迷藏。”

“不行。”何醒含着糖摇头,“玩过家家,你是爸爸,我是妈妈。”她举起怀里的娃娃,“这是我们的小宝宝。”

“都是假的。”程朝落从小比同龄人心智成熟。

“等你长大娶我回家,我们像爸爸妈妈那样睡一个被窝就能生小宝宝,到那时变真的啦。”见程朝落皱眉,何醒撅起小嘴又要哭,“你不想娶我了?”

“我们现在结婚吧?”何醒跑去拿出个田字格本,撕下一张,画两个牵手的小人,下面七扭八歪地写上何醒,推到程朝落面前,“写名字。”

都签上名,何醒满意地折起纸张,放进娃娃衣服里,“我们已经结婚,你不可以在和楼下的刘兰兰玩。”

回忆童年,何醒嘴边溢出笑,南潇问:“笑什么?”

何醒:“想起小时候逼程朝落娶我的事。”

南潇:“你们会像你们父母那样毕业就结婚吗?”

“本科毕业肯定不会,我要考研,不想这么早结婚。”何醒眼看飞机窗外,有一瞬茫然,但很快恢复如常,“未来的事谁知道呢,之前我从没想过你和孟千山会分开。”

“是不是我们分手的事,给你留的阴影太大?”南潇偏头倚靠何醒肩上,拉着她手,“程朝落那么懂你,忍着异地恋的辛苦支持你的梦想,和孟千山不一样,孟千山纯纯一恋爱脑,只想每天腻在一起,我们和你们不一样,别害怕。”

“孟千山家庭情况特殊,他比较缺爱,所以更依赖你。”旅途无聊两人小声聊心里话,何醒说:“真不考虑和好?这样分开挺可惜的。”

南潇:“回国再说,现在隔着这么远,和好也是矛盾重重。”

下飞机,何醒用飞机拍的那张日落照片发条朋友圈,[朝阳和日落是一天最浪漫的时刻,我很幸运能拥有双倍]

孟千山评:[双倍什么?敢不敢说清楚?]

周辞屿:[@ZL双倍男友呀!]

何醒给南潇看手机,“这两人都秒回,是有多闲?”

南潇拉着行李箱,站一旁等何醒取行李,笑说:“你们学校追周辞屿的人多不?”

“超级多。”何醒找到行李,和南潇一起往机场外走,“周辞屿那张从漫画里走出来的脸,能没人追?”她感慨,“有个在网上有十几万粉丝的小网红,追的比沈忆棠还猛。”

“追上没?”南潇满眼八卦地问,“好奇什么人代替沈忆棠把周辞屿拿下。”

何醒:“没追上呗,人生出场的出场的顺序很重要,有过那么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很难再轻易接受别人。”

南潇:“高考结束咱们一起吃饭那晚,两人还好好的,没过几天突然分手,孟千山都不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程朝落知道吗?”

“不知道,周辞屿谁都没说。”何醒叹气,“不知沈忆棠考去哪里,我之前给她发过生日祝福没回,两年多朋友圈她也没发过,应该是高中的联系方式都不用了。”

“周辞屿的朋友圈还停在咱们高考结束那晚,也两年多没发过。”南潇也叹气,“一定是很伤心的事,彼此才能这么绝。”

她们走出机场,走向更广阔的世界。

起先周遭的一切都让她们新奇,两三个月后逐渐习惯,程朝落每天隔着时差,陪何醒聊天。

“现在国内已经凌晨,你快睡。”何醒洗漱好,坐床上和程朝落视频。

初秋到初冬,他们分开有快四个月,程朝落舍不得挂断,“不困,再说会儿。”

何醒杏眼一弯,“你是不是想我了?”

程朝落戴着耳机在宿舍楼梯的窗边站着,穿着宽松的连帽卫衣,微光下眸色清冷如水,声音低低的,咬字字正腔圆,“很想。”

何醒心尖猛地一颤,在一起两年早过热恋期,可还是会像刚在一起时那样悸动,“我也想你。”

见她眼尾发红,程朝落急忙转移话题,“今天出去玩,有没有遇见好玩的事?”

“真有件。”何醒的思绪一下被程朝落带到其他地方,“有个白人帅哥跟我搭讪,说能给我双倍浪漫,我告诉他不需要,我有能给我双倍浪漫的男朋友,然后他说,他还能给我双倍性//福......很无语。”

“该怼他,说我男朋友能给三倍性//福。”

“我怼了。”何醒顿了顿,“但是他说亚洲男人不行,不可能给出三倍。”

“搞地域歧视过分了。”程朝落面不改色说,“下次试试。”

他们恋爱进度不算快,在一起一年多才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