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平安看她生气,连忙解释:“明珠丫头。大哥不是催你嫁人。

  大哥希望你趁年轻,多去相亲,要是能遇到好男人,后半辈子也可以相互扶持,有个依靠啊!”

  「大哥,我现在不想想这些事,你现在赶紧把病养好」

  慕明珠用苹果堵住了姜平安的嘴。

  她怕他再说下去,她会忍不住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正在这时,病房外面有警察过来了。

  他们接到报警,国光地产集团的公子哥———曹泽宇,被人打住院,而打人者正是姜平安。

  警察过来给姜平安戴上手铐,冷冷地说:“姜先生,有人举报你打人,危害社会治安,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大哥刚做完手术,不能跟你们走!”

  慕明珠冲上前护着姜平安。

  警察也害怕再刺激到病人,询问了一下姜平安的主治医生,说还需要留院观察七天。

  “姜先生,按照规定,这七天,我们会24小时派人在病房守着,你哪儿都不能去,等一出院就跟我们回派出所!”

  警察冷冷地说。

  慕明珠心里慌了。

  她私下问警察:“警察同志,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不要抓大哥,我愿意代替他去坐牢!”

  “你这丫头对这你大哥还真是兄妹情深,可惜我们有规定,谁打人抓谁!

  你又没打人,我们不能抓你!你要是真的想帮助你大哥,就去跟曹公子求求情。他那边同意私了,我们这边就不用抓人回去了!”

  「好」

  慕明珠问警方要了曹泽宇的住院地址。

  她这么高傲的一个女人,决定低下头,去求曹泽宇。

  不管怎么样,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姜大哥坐牢。

第77章 心柔发现明珠不见了

  姜心柔跟沈峻川从疗养院出来。

  医院门口的香樟树下,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沈峻川猛然把她抱在怀里,一股冷冽薄凉的成熟男人气息,扑面而来。

  姜心柔很尴尬。

  隔着名贵的白色衬衣料子,传来炽热的温度。

  男人的心跳怦怦加快。

  他说:“心柔,我今天带你见我妈,是想告诉你。”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我会对你负责一辈子,绝对不会出轨,绝对不会爱上除了你以外的其他女人。绝对不会,让我们这个家散了……”

  姜心柔白皙的脸颊,染上一抹红晕。

  她跟前夫交往多年,前夫也没有像沈峻川这样,紧紧的抱住她。

  近得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好久,没有跟一个男人有过这样,拥抱的这么紧了。

  自从结婚之后,前夫就再也没抱过她,甚至态度过于冷淡。

  两人睡在一张床上,他总是嫌弃她身上有一股带宝宝的奶水味,翻身离她很远。

  姜心柔有一段时间过得很抑郁,觉得自己很糟糕。

  她曾经试图挽回前夫的心,趁着丈夫背对着她玩手机,倾身上前,轻轻给他一个拥抱。

  可前夫迅速躲开,比躲瘟神还快,连她的手都懒得碰。

  姜心柔一度很自卑,自己生了孩子,在男人眼里就没有魅力,成了一块儿用完就可以随时丢掉的抹布。

  可现在想来,不是她没有魅力,而是前夫太眼瞎,用冷暴力和身体语言的嫌弃,不停的把她琐死在家里当奴隶。

  现在终于离婚了。

  她从失败的婚姻阴霾中走出来,重新散发光彩。

  照样还是有男人喜欢她的。

  姜心柔说:“沈峻川,我不想听你说什么,只看你怎么做!”

  反正我已经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什么都不怕了。

  那些爱情的誓言,洗不了我的脑。

  我很现实,清醒和理智。我不能容忍的的底线,有五条,你能接受吗?”

  「能」

  沈峻川点头。

  姜心柔说:“第一,不准出轨。”

  第二,不准家暴。不能在外面受了气,回家把火发到我和孩子身上。

  第三,我可以自己独立养活自己,不图你的财产。

  但我必须要清楚知道你所有的财产情况,这是你对我的尊重。

  都说一个男人的心在哪里,钱就在哪里。

  我不能跟你在一起稀里糊涂过日子,过到最后连你手上有多少钱都不知道!

  第四:将来如果我们有了孩子之后,你不许因此忽视了香香。

  还有,假如我怀孕,你必须尽到父亲的职责,不能做甩手掌柜,要跟我一起学习带孩子。

  第五,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矛盾,必须沟通,不能让误会过夜…

  这是五条是我的底线,也许我在上一段婚姻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你能答应吗?”

  「能」

  沈峻川斩钉截铁的说。

  他掏出工作笔记本,拿着钢笔一字一句记下了这五条内容。

  “心柔,我说到做到。”

  第一,我不会出轨,更不会家暴你!

  我最看不起就是打老婆的男人,简直是男人中的败类!

  只有没出息的男人才会在外人面前唯唯诺诺,对自己的女人重拳出击。

  我是一个在职场上有担当有责任心的男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第二,结了婚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小家,我的钱就是你的钱,我所有的银行卡账户,名下资产都会对你公开透明。

  每隔一个季度,我会让专业的基金经理跟你汇报我们家的财产状况…

  第三,以后你怀孕了, 我不仅要照顾你,还要照顾孩子,这是做丈夫的职责和义务。

  我宁愿多花时间,帮你带孩子喂奶换尿布,也不会让你那么辛苦,因为你是我老婆。

  我永远都是香香的爸爸,就算以后咱们再生了第二个孩子,香香也是我的大女儿。

  第四,这段婚姻我想长长久久维持下去……我知道,我们两个人在婚姻的磨合中肯定会有误会,争吵。

  但不要紧。

  只要两个人愿意沟通,和好,解决问题。我相信我们的感情和日子,也能过得越来越好……”

  「沈峻川,你的口才真好」

  姜心柔有些佩服。

  她家老板不愧是律师界的精英,对答如流。

  【心柔小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沈峻川俯身,轻轻亲吻了一下她白皙的额头。

  姜心柔微微怔了怔。

  她眼角有些湿润,第一次知道一个好男人是什么样子的?

  当年,她真是瞎了眼,遇见杨卓宇那样的渣男,空有一副清秀帅气的皮囊,骨子里大男子主义,自私不堪。

  她生香香的时候,一整晚一整晚起夜给孩子喂奶,睡不着觉。

  杨卓宇不仅不帮她带孩子,还埋怨道:“你是怎么当妈的,孩子哭不知道给他喂奶,换尿布啊!

  你喊我有什么用?我还要好好休息,明天上班呢…

  在这个家你又不挣钱,连个孩子都带不好,好意思说自己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吗?”

  她真的受尽委屈。

  但这一次,选择跟沈峻川在一起,却格外安心。

  因为,她不是靠恋爱脑和荷尔蒙驱动这段感情,而是靠理智,沟通,以及正确的三观和识人能力。

  她轻声说:“沈峻川,只要你不触犯我的底线,我不会选择离开!”

  但你一旦触犯我的底线,我们就分手吧!

  我现在觉得,男人可有可无,就算没有男人,我一个人也能带着香香过得很好。”

  「好」

  沈峻川知道心柔经历过上一次失败的婚姻。

  虽然她已经很勇敢的从婚姻中站起来,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残留着些许阴霾,和对男人都不信任。

  这种不信任,需要花费他一生的时间去弥补她。

  沈峻川牵着她的手,说:“心柔,你的家人也是我的家人!走吧,我们去医院看望大哥!”

  「嗯」

  姜心柔用力点头。

  她很喜欢,沈峻川的这句话,他的家人也是她的家人。

  沈峻川去附近商超,买了精致果篮,一束鲜花,牛奶。

  姜心柔去饭店打包了几个清粥小菜。

  两人一起开车去医院看大哥。

  刚上医院就发现病房门口有警察守着。

  姜心柔内心咯噔一下,走上前去,问:“大哥,明珠呢?”

  大哥姜平安憨憨地说:“心柔,这里警察守着不方便,我让那丫头回去了…”

  “她回去了?”

  姜心柔觉得不对劲。

  她的闺蜜绝对不是这种人,一声招呼不打就离开了。

  沈峻川则真的把心柔的家人看成了自己的家人。

  他拉了张凳子,在病床前坐下,声音磁性,说:“大哥,你别担心。就算那边报警也没用,理亏的是他们。最多闹上法院,这官司一定能赢!”

  「谢谢你,沈律师」

  姜平安低下了头,说:“我知道打架是不对的,可我不后悔!那一个人渣,我不打他,咽不下这口气!要是,这回,我真的进去了,我妹妹就拜托你照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