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说完,大屏幕开始播放乔希窈留下的最后一个视频。
靳律整个人愣住,大脑宛如宕机,一片空白。
可乔希窈的每一句话又清晰地落入他耳中。
他只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他演过那些狗血俗套又光怪陆离的剧情中,无法逃脱。
他想要拿出jsg手机,却发现自己手抖得连个小小的手机都拿不稳。
点进通话记录,靳律这才看见有个乔希窈的未接来电在一个小时前。
那时他的手机在林宇手上。
他来不及追究,颤抖着拨通那号码。
机械性的女声传来:“您拨的电话已关机……”
一旁的林宇亲眼看着靳律的脸一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阿深,阿深你冷静点,这些媒体就喜欢夸大其词。”
靳律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全部向他挤压过来,让他几乎窒息。
他赤红着眼,几乎是用吼的:“你他妈闭嘴!”
他喘着粗气,如一只茫然的困兽。
外面被堵得烦躁,喇叭声震天。
靳律猛地拉开车门,往外跑去。
林宇一边联系认识的媒体朋友确认事情真假,一边招呼保镖和助理下车去追。7
可一打开手机就发现社交软件已经炸了,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件事。
他略略一扫,上前拦住靳律:“去中心医院,快!”
靳律赶到医院时,外面已经聚集了大批媒体。
他却不管不顾,直接冲了进去。
作为影视圈当红影帝,就算戴着帽子,媒体又怎么会不认识他。
一时间沈多媒体都兴奋起来。
虽说乔希窈的离去让他们沈多人都感觉十分惋惜遗憾。
但对于吃这碗饭的狗仔来说,更重要的是热度。
因为还有沈多媒体与粉丝在赶过来,医院里已经是安保重重,水泄不通。
靳律只看见乔希窈的经纪人安森一脸颓败。
一个大男人那眼泪犹如泄了闸的水一般。
他抱着头不住喃喃自语。
“我应该陪着她的,我应该陪着她的……”
靳律身子一晃,林宇忙扶住他。
他推开林宇,一步一步走过去,嘶哑着嗓音从喉咙里挤出一句:“她呢?”
安森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怨忿:“靳律,你怎么还有脸出现?”
靳律不管不顾地揪住他的领口,嘶吼道:“我问你她人呢?”
安森被他赤红的眼眸吓住,下一瞬骤然泄了气,他带着哭腔:“没了,阿妤没了!”
一瞬间,靳律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他闭了闭眼,又睁开。
“她在哪里?我要去见她!”
安森摇头,语气痛苦:“阿妤不会想让你见到她现在这样。”
想到那些跳楼的人死状,后面的林宇心一抖,阻止道:“阿深……”
靳律松开手,似乎想要自己去找。
他呢喃着:“乔希窈,我回来了,你说过要等我的……”
可走不出两步,他却支撑不住,双膝一软,骤然跪地。
他剧烈咳嗽起来,惊天动地。
有鲜红的血顺着他鼻腔口腔喷涌而出,落在光洁的地板上十分刺目。
所有看见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到。
靳律脑袋眩晕起来。
他还想强撑着起身,下一瞬,他眼前一黑,完全失去了意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