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忍着痛,一步步走向门口,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躺下休息也没有什么好效果。

好容易挪到门口,刚要推门,门又忽然被打开,一个不稳,她跌进对方宽阔的胸膛。

迷糊间,她以为是陆川墨去而复返,高烧迷糊之下,情不自禁像从前一样发泄委屈:“你不是说永远不会不要我吗?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忍下……”

话没说完,却被紧紧抱住。

接着,宋宁墨欣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锦薇,我没有不要你,你结婚那天我就跟你说过,无论你最后的选择是什么,只要你回头,我一直都在!”

轰——

不是陆川墨?

顾栀夏忽得清醒,她还来不及推人,却听“嘭”的一下,有人狠狠砸向房门。

她一抬头,就对上陆川墨暴怒的眼:“顾栀夏,你当我死了吗?”

第7章

下一秒,顾栀夏被宋宁墨便护在身后。

“陆川墨,你就没发现锦薇跟你在一起后,连笑都很勉强吗?她现在还生着病,可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

陆川墨额间青筋微鼓:“宋医生,你什么时候开始治夫妻之间的感情了?”

宋宁墨面不改色,话锋猛然一转:“你不觉得,哪怕你们结了婚,可你们的相处也更像兄妹吗?”

这话像是牵动了顾栀夏心底的痛楚,脑海猛地一阵剧烈刺痛,她再也坚持不住,昏迷了过去。

昏沉间,顾栀夏恍惚感觉自己回到了十八岁那个午后。

陆川墨喝醉酒,趴在床上睡着了,她鼓起勇气表白:“哥,我长大了嫁给你好不好?”

男孩突然睁开眼,笑着一把将她抱紧在怀,眸中是她沁进去,再也逃不出的温柔:“你也喝醉了?”

‘轰隆!’

一声闷雷将顾栀夏惊醒,才发现自己在病房。

喘着气望向窗外昏暗的天,回想着刚刚的梦,心头又一阵失落。

其实她心里明白,陆川墨从来没对她说过爱。

自欺欺人坚持到现在,其实很可笑。

吊完了最后一瓶药水,她还是决定去找陆川墨。

这一次,她一定要把话说开。

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不能再拖下去了。

……

入夜。

她抵达训练营,说明来意,通讯员却为难说:“嫂子,江营长还在训练场呢,今天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练的跟不要命似的,咱们也都不敢问。”

话音刚落,陆川墨就回来了,他吓了一跳,忙敬了个礼走了。

顾栀夏看去,被汗湿的作训服紧贴着男人身体,勾勒出他结实精壮的身形,汗水顺着他的下颚滑过喉结,整个人都热气蒸腾。

视线相撞,他的目光在她身上停顿:“病好了?”

听着陆川墨沙哑的嗓音,她心神微动:“嗯……我们能聊聊吗?”

男ɓuᴉx人没说话,但主动朝家属院走去。

走进屋,顾栀夏有些感叹,这套名义上的婚房,他们两人却从来没有一起进来住过。

两人相隔半臂坐在沙发上,不约而同的沉默。

顾栀夏鼓起勇气看过去,他身体前倾,小臂撑在膝上,手里的军帽被攒成一团。

她犹豫了瞬,缓缓搭上他的手臂:“哥,我其实很想念从前,想和你修复关系,想和你好好说话……”

顿了一秒,见男人没甩开她,她才继续说:“之前跟你说的事,你有认真考虑过吗?”

他不爱她,只要他稍微想一想,就不可能不知道,离婚对他有利。

谁知,陆川墨却倏地收回手,冷道:“你今天特地找我,还是为了离婚?”

眼见他又生气,顾栀夏也急了:“哥,我不明白,我这个提议是真心为你考虑,你不是喜欢沈梦妍,我成全——”

“够了!”

男人霍地站起来,大步朝门口走去。

顾栀夏失魂落魄盯着他,刚要喊人,却又听他背着她甩下一句:“顾栀夏,别再三挑战我的耐心,否则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话没说完,他却匆匆跨进黑暗。

顾栀夏也没看清男人在黑暗中,隐忍克制的双拳。

她只知道,自己的努力好像又白费功夫。

又是一夜难眠。

次日。

顾栀夏打起精神去上班,刚进医院,迎面就撞见沈梦妍。

两人对视了一眼,顾栀夏本来想绕开,却听对方悠悠开口:“到底是司令的孙女,有底气骑驴找马,就是不知道孙女犯错,会不会丢司令的脸。”

顾栀夏停住脚,沉脸看向她:“你什么意思?”

沈梦妍却意味不明笑了声,大摇大摆离开。

可顾栀夏心头却莫名不安。

她压下思绪,快步走向办公室,才走到门口,便见院长铁青着脸大步过来,劈头盖脸一顿骂——

“许医生,有人举报你乱搞男女关系,败坏医德,影响军纪,你暂时停职,先配合医院审查!”

第8章

刹那间,顾栀夏整个人都懵了。

她什么时候乱搞男女关系了?

没等她问个明白,走廊里其他人便窃窃私语起来。

“顾栀夏乱搞男女关系?她爷爷是军区司令,男人又是特战营营长,哪个男人不要命了敢招惹她?”

“嗐!不就是那个新来的宋主任吗?听说他跟顾栀夏是校友,两人搂搂抱抱的照片都被人拍了下来!”

顾栀夏慌张辩解:“院长,我没有……”

可院长抬手打断,表情肃然:“你现在解释没用,一切等审查结果,按照规定,你先停职,病人交给其他医生。”

这番话加上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像巴掌打在她脸上,火辣辣的疼。

捏紧了双拳,顾栀夏失魂落魄地下楼。

刚过拐角,就看见原本走了的沈梦妍靠在楼梯扶手上。

她眼中满是幸灾乐祸:“没想到我只是向纪检部交了几张你跟宋宁墨的照片,你就被停职了,你连辩解的话都说不清,果然是做贼心虚。”

顾栀夏登时沉下脸:“沈梦妍,你知道污蔑军人要承担什么后果吗?”

沈梦妍丝毫不惧,满眼挑衅嘲讽地踱上台阶:“你先担心自己吧,现在大家在意的可是你先不要脸强嫁给不爱你的哥哥,然后还新婚出轨。”

顾栀夏面色一紧。

忽然,沈梦妍猛地抓住她的手臂,压低的声音ℨ透着抹狠厉:“顾栀夏,你抢走彦词,抢走我营长夫人的位置,我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你。”

说着,她突然用力,尖锐的指甲陷进顾栀夏的肉里,疼的顾栀夏下意识抽出手。

可下一秒,沈梦妍整个人往后一倒,还凄惨喊道:“顾栀夏,你杀人要坐牢的!”

“嘭!”9

话落,沈梦妍摔到了一楼。

顾栀夏被这一出惊住,回过神要下去扶沈梦妍时,一个军绿色的身影已经冲到了对方身边。

沈梦妍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哭了起来:“彦词,我不过是冲许医生说了几句她跟宋主任的事,她突然就恼了,把我推下来……”

男人抬起头,其中的愠色让顾栀夏心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