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清韵有些担心,两个人点这么多菜会不会浪费。

“不多,我饭量大。”

看到沈沐泽面不改色说着这话,她忍不住笑了,却又很快收住。

沈沐泽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压了压唇角,晚.晚.吖没有说话。

菜上齐后,两人各自吃着饭,一直都在沉默。

直到快吃完时,沈沐泽主动打开话匣子:“你跟秦政委很熟吗?”

今天陈朝阳那话里的意思越听越不对味,好像方清韵是他很重要的人一样。

方清韵立刻否认:“没有,秦政委就是救了我那天,我才认识的他。”

说到这儿,她又不免想起病房外听见的话。

陈朝阳说他真正爱的人是她,可两人拢共见了两次而已。

沈沐泽嗯了一声,继续吃饭。

方清韵抬眼偷偷打量,握着筷子的手慢慢收紧。

他不会误会了吧?

正这么想,沈沐泽突然问:“你有对象吗?”

第26章

方清韵差点噎住,目瞪口呆看着一脸正经的沈沐泽:“没,没有……”

沈沐泽放下碗筷,像是准备说一件很重要的事,刚张口,一道有些尖锐的女声骤然响起。

“政军,这不是你救的那个女学生吗?原来她有对象啊。”

两人转头看去,只见陈朝阳站在柜台边,身旁还站着个女人。

方清韵认出来了,这不就是昨天在病房跟陈朝阳说话的女人吗?

陈朝阳没想到会在这儿又遇见方清韵,更没想到她居然会跟沈沐泽一起。

一种被抢夺的感觉攀上心,让他的脸色越发难看。

于英楠乘机挽住陈朝阳的手,刻意道:“他们很般配啊,是不是?”

陈朝阳神色一冷,直接抽出了手,径自走向方清韵,竭力让自己的语气温柔些:“怎么没回学校?”

见自己被撇下,于英楠脸上闪过抹难堪,瞪着方清韵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

方清韵没察觉到于英楠阴狠的目光,只是疑惑陈朝阳为什么会是一副跟自己好像认识很久的模样。

“……我跟沈队长吃饭,一会儿就回去啊。”

沈沐泽没有说话,微微歪着头,姿势有些慵懒,可凌厉的眼神在面前的三人身上已经转了好几圈。

陈朝阳看了眼沈沐泽,头一次不愿意把好脾气给别人:“我送你回去。”

于英楠有些急了,忙上前拉住他的衣袖:“政军,你不是答应了陪我一起吃饭吗?”

陈朝阳皱起眉:“你说你有重要的事说,有什么事现在就说吧。”

又被拉了面子,于英楠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

一听陈朝阳要送自己,方清韵直接摆手:“不用了不用了……”

沈沐泽站起身,径自走向柜台结账。

方清韵一看,也起身跟过去,朝陈朝阳说:“沈队长会送我的,不麻烦秦政委了。”

说完,跟着沈沐泽就出去上了车。

陈朝阳心登时收紧,痛意一点点蔓延开。

方清韵似乎是在可以疏远自己……

难道在这个世界,两人真的不会像以前那样走到一起吗?

上了车后,方清韵摸了摸口袋,突然想起自己今天出来的匆忙,根本没带钱。

她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啊沈队长,我今天没带钱,明天我会把饭钱送还给你的。”

沈沐泽倒是不在意:“不用,就当是我请你,你也帮我查了案。”

顿了顿,话锋忽的一转:“另外,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方清韵疑惑地看着他:“什么事?能帮的我一定帮。”

看着她明亮的眼眸,沈沐泽心神微动,头一次自觉有些窘迫地移开了视线:“……以后再说,现在还不急。”

方清韵嗯了一声,乖乖的坐好了。

或许是因为精神紧绷了一整天,她没一会儿就打起盹儿来,头一点一点的。

沈沐泽看了她一眼,不露声色地降低了车速。

二十分钟后,车在济北大学门口停了下来。

沈沐泽率先下车,轻轻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不自觉放轻了声音:“醒醒,已经到了。”

方清韵睁开眼,惊觉自己睡过去了,连忙下车,可脚刚一沾地,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很不文雅的超前扑倒。

眼看就要摔了个狗吃屎,一双有力的手臂稳稳接住了她。

‘砰’的一声闷响,她撞在一个结实的胸膛上!

第27章

“你没事吧?”

头顶传来低沉的嗓音,让方清韵木讷抬起头,一下跌进男人深不见底的墨眸中。

她像是被烧了尾巴的猫,一下蹦开了:“对,对不起!”

方清韵感觉整个大脑都乱嗡嗡的,根本不敢看面前的人,可刚刚那淡淡的皂角香,还萦绕在鼻尖周围。

看着脸蛋通红,双手搓着衣角的女孩,沈沐泽舌尖扫过上颚,语气淡淡:“没摔着就行,快进去吧。”

“……嗯,沈队长再见。”

方清韵不好意思待下去,挥挥手转身就跑进了学校。

直到看到那抹身影消失,沈沐泽才靠到车门上,从口袋里摸出烟。

衔了一根在嘴里,点燃。

烟雾缭绕间,他的眸子格外明亮,复杂的情绪开始翻涌。

吐了几个烟圈,他低头看了看摊开的手。

腰……有点细。

当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沈沐泽突然觉得自己很流氓,居然对一个小姑娘有这么不正经的想头。

可想起那张娇俏泛红的脸,他的心却有种从没有过的波动。

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痒痒的。

半晌,抽完了整支烟,沈沐泽才上车回家。

宿舍。

刘建红还在为方清韵担心,见人回来了,立刻扯住她准备关心一番,但见她红着一张脸,嘴角还挂着笑,登时一头雾水。

“清湄,你不是被卷进凶杀案了吗?我看你的样子,怎么像谈对象了似的。”

方清韵回过神,忙收敛住笑:“没有,就是……就是想到了一些开心的事。”

刘建红哼了一声,忍不住又问:“是不是沈队长送你回来的?”

“嗯……”

方清韵点点头,不由想起刚刚那个意外的拥抱。

幸好是晚上,校门口没人,这要是白天被人看见了,她估计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刘建红一下被转移注意力:“哎哎哎,今天怎么回事啊?那个穿军装的是不是救你的秦政委啊?”

听见她提起陈朝阳,方清韵微微蹙眉:“对。”

“他看起来也好年轻,而且长得也好好看啊……”刘建红一脸羡慕的看着她,“果然是长得漂亮招人稀罕啊。”

说着,又凑过去贼兮兮地问:“告诉我,你喜欢哪个?”

方清韵瞪了她一眼:“你又胡说什么?”

“我就是想知道,你比较中意哪个。”刘建红扁扁嘴。

方清韵没搭理她,翻出衣服准备去洗澡,心里却又不免想起在饭店时的事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