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教了。不过...还没有结束!”

彦卿重新调整了呼吸,这一次他缓缓飞入了空中,犹如剑仙一般单手指天,六柄飞剑融为一体,一柄巨大的宝剑在此刻凝聚完成。

.....

第136章 教导

这是彦卿目前所能施展的最强招式,如果连这一击都无法破开钟离的防御,那这一场战斗的胜负就没有悬念了。

钟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就是直默默地站在原地,他打算直接硬抗这一击,来试试彦卿这孩子的深浅。

彦卿见他没有任何动作,忍不住说道:“钟离先生,您不躲一下吗?或者您不用个大招之类的?”

钟离摇了摇头,淡然道:“不必麻烦,你只管放心施展就好。”

彦卿见状也是有些疑惑,看来眼前的钟离先生,对自己的防御很自信啊。

不过,既然能得到将军这么高的评价,实力肯定是非常强悍的。

想到这里,彦卿也不再留手,完成了蓄力后,便操控巨剑朝着地面的钟离坠去。

巨剑所蕴含的寒意,仿佛能将空气都冻结一般,这一带树木与青草已经结出寒霜,可想这一击的威力有多么强悍。

钟离双手抱怀,脸上并没有特殊的表情,就直勾勾地站在原地,让巨剑命中自己。

轰隆——!

大地都开始颤抖起来,寒意瞬间将这片区域覆盖,刹那间草原便被寒冰所覆盖。

这一剑的最大功率,是可以将长乐天冻结的。

落地后的彦卿微微有些喘息,刚刚那一招所消耗的虚数能量非常巨大,几乎是杀手锏一样的存在。

曾经他也用这一招,对付过刃与丹恒,但却被两人联手化解。

那么只有一个人的钟离,又能否挡下这一击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随着烟尘散去,钟离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身子就连衣服都没有脏乱,身上也没有结霜的迹象。

“怎么可能.....”彦卿有些怀疑人生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最强一击,居然连对方的一根毛都灭不掉。

这是实力上的根本差距,完全不是技巧所能弥补的。

也是在这一刻,彦卿彻底明白了,景元为何会将自己,托付给相识不算很久的钟离。

因为彦卿的操控,周围的冰渐渐化开。也许是因为太过疲惫,彦卿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大口喘息着。

“你的这一击很强,只是力量还不够集中。”

“还不够...集中?”

“嗯,将力量凝聚在一点,不浪费一滴力量,你只有达到了这个境界,才真正意义上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杀手锏。”

彦卿的这一招固然强大,但技巧方面还是很不娴熟,浪费了许多无意义的力量。

这也导致了这一招的威力下降了许多,如果彦卿能克服这个问题,那么此招的威能能再上一层楼。

“啊啊,累死了.....”

彦卿只觉得头晕晕的,虚弱地应了一声后,便放松了浑身的肌肉,躺在还带着些许寒霜的草地上。

这一刻,彦卿的内心史无前例的平静。

耳边是青草碰撞发出的「沙沙」声,面前是太阳光那温暖的沐浴,身上许许多多的挂件也被迟来的微风吹得「叮当」作响。

钟离坐在了草地上,遥望着远边的城市,开口道:“你现在的表情,像样了不少。”

如果说之前彦卿有种失魂落魄的感觉,那么现在彦卿就恢复了少年该有的神情。

“因为我已经明白了。”彦卿睁开了眼睛,轻笑道,“与其躲在一个地方自暴自弃,倒不如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即将到来的战争,真正的成为将军的助力。”

现在的彦卿已经不会和之前一样,因为任务的失利以及景元的身体状况而陷入迷茫了。

他可是云骑军骁卫,是将军钦点将士,他可不能负了将军的期望啊。

自从被景元收养开始,彦卿便同景元一起秉承云骑「如云翳障空,卫蔽仙舟」的信念,一直努力到至今。

彦卿如影随形地追随景元左右,为神策府分忧克难。而景元则传授他剑艺兵法,并将他视为了「大人」,并给予了他云骑军将士的职位。

这是对彦卿的信任,也是对彦卿的期望。

如果在国家有难的时候,身为云骑军将士的他乱了分寸,那该由谁保家卫国?

站在景元的角度上来讲,他所承受的压力比谁都要大,背负的东西也是常人所不可想象的。

如今景元所背负的,可是「过去」与「未来」啊。

“将军都没有自暴自弃,不断为罗浮出谋划策,制定着作战计划。那么我又怎能辜负了将军呢,我要尽到自己的职责,而不是和之前一样,自暴自弃暗自颓废。”

少年彦卿一直有着一个梦,那就是成为「剑首」,乃至整个仙舟联盟的「剑魁」。

可是如果一直止步不前,那他又将如何朝着梦想前进,如何真正做到替景元分忧?

“能明白这一点,这就说明,你确确实实的成长了。”

彦卿也是微笑地点头,他刚想继续说什么,口袋里的玉兆开始震动起来。

彦卿疑惑地打开玉兆,屏幕上显示的消息让他瞳孔一缩。

.....

第137章 丰饶器兽「御天」

长乐天。

“吼——!”

丰饶所制器兽「御天」从天而降,在长乐天最核心的位置大肆破坏。

御天的身形十分庞大,整体色调是绿色与黄色组合而成,具有高速飞行的能力,能够从核心处喷出高温火焰,利爪能够轻易撕开长乐天的屏障。

云骑军已经第一时间出动,他们一边疏散着仙舟人,一边与御天对峙着。

御天因为具有飞行能力,并且防御力也是极其惊人,云骑军一时间也是被杀得节节败退。

云骑军的首席也在此时赶到现场,利用真气操纵了四柄飞剑,朝着御天发动了猛攻。

能够成为云骑军首席的人,其实力自然是极其强大的,很快御天便被首席压制,就连四肢也被削去。

但是,御天并没有就此落败,它那残破的身体仅在几个呼吸间,便已恢复如初。

首席见状也是眯起了眼睛,为了将灾害控制到最低限度,他再次与御天缠斗了起来。

其他云骑军疏散完百姓后,也只能在地上干着急,他们虽然也能做到用真气控制飞剑,但却无法做到像首席一样御剑飞行。

而手中的枪械大炮等高科技,对器兽造成的伤害又极其有限,除非使用大面积的兵器,要不然很难第一时间拿下这只器兽。

“我来!”

就在这时,彦卿赶到了现场,他宛如剑仙一般飘扬入空,手中的宝剑带着极寒之意,瞬间斩出。

咔嚓——!

御天那庞大的躯体砸落在地,头颅滚落在地,看样子已经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

彦卿重新落地:“丰饶器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首席忍不住夸赞道:“彦卿,你的剑术还是如此强悍,我修行百年都自叹不如啊。”

“哪里哪里,首席的剑术也很强啊,只是和我比起来,稍显拙劣罢了。”

两人也算是老相识了,彦卿刚被编入云骑军就获得了军职,当时可受到了许多人的不满。

其中也包括这位首席,毕竟战争可不是小儿科,一个年纪都未成年的小娃娃,又有何本事保家卫国?

甚至这位首席都觉得,景元的这个做法着实有些「荒唐」。

但是,这份猜疑与不满,直到后来的巡猎远星,被完全打破。

那个时候,云骑军同样被丰饶之民所制造的器兽杀得节节败退,就连他这位首席,当时也只能做到堪堪抵御器兽的进攻而已。

而少年彦卿一出场,便一个照面就将器兽击败,斩去了其的头颅。

也是从那时起,彦卿得到了云骑军真正的认可,也被公认为罗浮当代最强「剑士」。

“首席可否知道,这具器兽的来历?”

“我也不清楚,它毫无预兆的从天而降,其型号也是第一次见。”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原本被斩去头颅的御天,居然又重新站了起来,不仅头颅已经接上,而且似乎变得更强了。

不仅身形变得更加硕大,就连爪子也变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