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慕逾白接过单子,条件反射的往下一翻。

手便直直僵在半空。

同意书上方贴着的患者照片,赫然是他熟悉的面容。

而签名处,写着他不敢相信的两个字——阮知夏。

第十一章 时间

“陆医生?”

看慕逾白还没签字,护士有些着急的喊了他两声。

慕逾白回过神,有些僵硬的签了字。

“太好了,我立刻通知郑医生。”护士松了口气,“那姑娘挺可怜了,如今做手术了身边还是没一个人陪着,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一次。”

护士拿着手术同意单匆忙的走了,慕逾白怔怔的站在原地,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刚才护士说的话。

就在这时,彭娇走了过来。

“景深,三号急诊室的病人已经转到普通病房去了。”

听到她的声音,慕逾白突然想起了她和阮知夏第一次碰面的时候。

他有些冷淡的问:“你还记得那天阮知夏的单子上开的什么药吗?”

彭娇愣了一下,心跳突然有些加快,脸上的表情有过一瞬间的不自然。

“就是消炎药啊,怎么突然问这个?”

慕逾白眼神微沉,转身往拿药的地方去。

“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我自己去查。”

慕逾白阮知夏(慕逾白阮知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慕逾白阮知夏(慕逾白阮知夏全文)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慕逾白阮知夏)

彭娇骤然攥紧手里的文件,指骨用力到泛白,心中升起一抹怨气。

看着前面利落离开的背影,她还是咬牙追了上去。

“是吉非替尼!”

慕逾白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太清楚这是什么药了。

原来从那个时候起,阮知夏的身体出了问题,他身为丈夫,却一直都不知道。

“你当时为什么要骗我说她是普通的感冒?”

“她不想说,我选择配合她,有错吗?”

彭娇的话并没有说错,阮知夏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告诉他这件事情。

慕逾白没有再理会彭娇,而是朝着手术二室走去。

他想要第一时间知道阮知夏的身体情况。

走廊的长椅上坐着不少神色焦急的家属,慕逾白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们的情绪感染了,心中也升起一抹沉闷来。

阮知夏的肿瘤大概已经很严重了,所以才会出现昏迷的情况。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手术一室的门已经打开,医生笑着对围上了的家属说‘已经没事了’。

慕逾白看着家属激动的样子,心里的沉闷又深了几分。

就在这时,急救科的一名同事朝他走过来。

“陆医生,有个手术可能需要你去主刀。”

他的语气有些着急,慕逾白犹豫了一瞬,还是点头去了。

在换手术服的时候,同事将病人的情况快速的跟他说了一遍。

手术并不难,但是需要很娴熟的手法。

进入手术室,慕逾白的精神瞬间变得高度集中,之前的沉闷好像不存在一样。

完成手术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慕逾白简单的和家属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换上白大褂来到手术二室。

他刚止步,手术室的门就从内打开了。

郑施与看到走廊上的慕逾白,连忙走上前。

“陆医生,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不然我这台手术没法做。”

“郑医生,阮知夏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郑施与只当他是医生对病人的例行关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她的情况有些特殊,从检查出来到现在不过短短一个月,就已经急速恶化,这次手术并没有完全切除肿瘤,我不确定她能不能醒过来。”

慕逾白怔住,心头骤然间升起一抹烦闷。

他没再说话,郑施与也没有时间在这里闲聊,赶紧让护士推着阮知夏去病房。

担架床从自己身前推走,慕逾白能看到的只有阮知夏青白的脸色和煞白的唇色。

晚上,慕逾白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彭老师,你可以跟我推荐一个擅长脑外科的专家吗?我想找您帮一个忙。”

第十二章 随时

电话那边的人是彭文柏,彭娇的父亲,也是慕逾白的恩师。

他像是刚起床,手机里传出了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声音。

“我正好有两个朋友是擅长脑外科的专家,是需要他们回国帮忙动手术吗?”

慕逾白只不过说了一句话,彭文柏就把他的想法猜到了。

慕逾白‘嗯’了一声,随即说道:“我有一个……朋友。”

他突然顿住,不过一瞬他又继续说道:“她得了脑肿瘤,情况不太乐观。”

“我等会把电话发给你。”

事关人命,彭文柏没有任何犹豫,立刻答应了下来。

“谢谢老师。”

“你这孩子,怎么老是这么客气?”

说完正事,彭文柏就提起了不在身边的彭娇。

“景深啊,娇娇现在在你身边,还要麻烦你多费点心思照顾她了。”

“老师放心,我会的。”

只要彭娇做的事情不过分,他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计较。

挂断电话后,慕逾白立即给那两个专家打了电话。

他们没有拒绝,但表示现在忙,要过几天才能过来,到时候会联系他。

慕逾白坐在办公室,看到了那张还放在桌上的演唱会门票。

想起那天阮知夏颤着声音问自己的样子,他的眼神暗了暗。

夜里九点,慕逾白来到了阮知夏的病房。

病床上的人呼吸很轻,身上连着各种线和管子,好像随时会离开这个世界一样。

这是慕逾白少有的这么仔细的看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相亲时她说的话。

“相亲就是要找一个合适的人,我很会做饭,你忙完工作回来就可以吃到热乎乎的饭,绝对持家,如果以后我们谁对这段婚姻不满意了,可以随时离。”

事实上,阮知夏也做到了这一点,并且做得很好。

但他不愿意碰感情,这是相亲时他特意说明的一点。

所以,她喜欢上自己,是她犯的最大的错误。

“陆医生,你怎么在这?”

过来查房的郑施与看到慕逾白的身影有些诧异。

“我来看看她。”

慕逾白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好像真的就是来看看,这个用了急诊科手术室的病人情况如何。

果然,郑施与没有看出来,只是他的神色在看到阮知夏后,凝重了不少。

“麻醉早就过了,但她到现在还没有醒。”

慕逾白的心猛地一紧。

“她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只知道是脑肿瘤。”

郑施与没有隐瞒,从阮知夏第一次来医院检查时说起,一直说到前两天晕倒被救护车送到医院。

慕逾白没想到,阮知夏一个人竟然承受了这么多。

明明他好几次都看到她脸色苍白,但是为了撇清关系,都没有上前问。

抛开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谈,他作为医生,这样视若无睹的做法实在是不该。

“我联系了国外的专家,他们过几天会过来。”

慕逾白的声音低沉,眼底划过一丝愧疚。

这次的帮忙,就当是补偿她吧。

郑施与倒是真心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