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以后村里的日子不太平喽!”

……

不管外面怎么议论纷纷,而此时此刻的叶锦却站在伙房,对着面前的灶膛发了愁。

她不会生火。

楚母受到了惊吓,所以晚饭只能落在她的头上。

没办法只能伸长脖子朝着院子里看过去。

楚恒就在院子里收拾着。

太阳的余晖,落在他的身上,他整个人仿佛都泛着光。

这个男人的身材是极好的,虽然穿着黑色的长裤和粗布背心,但依然无法遮挡住结实的肌肉。

而且他的腰也特别的细,两条腿更是长的很。

虽然前天晚上的经过让叶锦又疼,又怕,但是她依稀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的腹肌。

呃……

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叶锦的脸顿时就红了。

她是疯了吗?

怎么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而且楚恒的态度已经表现的非常明确了,根本就不待见她!

想想也是,虽然他的年纪是大了些,家里穷了点儿,但是他这个人的自身条件还是非常出挑的。

可她呢,一张麻子脸。

院子里的楚恒,好像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停下动作,朝着伙房这边看了过来。

叶锦甚至还来不及收回目光,两人的视线就这么半空中相遇。

楚恒叶锦在线阅读无弹窗_楚恒叶锦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一秒。

两秒。

“那个,你过来一下!”

叶锦脸上有些热,明明也没做什么,但就是忍不住的心虚,所以赶紧开口。

楚恒竟然朝着自己四周围看了一下,仿佛是在确定她在叫他。

叶锦:……

片刻之后,楚恒走进了伙房。

“什么事?”

他的声音并不是那种特别清脆的,沙沙哑哑带着一丝说不出的磁性。。

叶锦有些庆幸,自己并不是声控。

“我要做饭。”

楚恒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冷漠的眼神似乎在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锦觉得被冒犯到了,沉了口气。

“可是我不会生火,晚饭你也是要吃的,所以我来做,你来烧火。”

这样的分配自然是公平的。

楚恒十分质疑她这句话的真实性,连火都不会生,能会做饭?

“你不会也不会吧?”

看着他一动不动,叶锦唯一想到的就是这种可能性。

楚恒根本没有回答她,蹲下去,开始点柴生火。

叶锦盯着他的动作,看见火苗燃起来了,这才去收拾案板上的白菜。

家里唯一的一颗白菜。

第22章 故意给他看的

叶锦是会做饭的,而且厨艺还不错。

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且她和楚恒没有丝毫的默契可言。

所以晚饭桌上摆着的只有一盘被炒糊了的白菜,几个窝窝头。

楚父盯着菜盘好半晌,才认出那是白菜。

“爸,妈,是楚恒火烧的太猛了。”

叶锦觉得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一下。

“小锦,以后就让你妈做饭好了。”

楚父的一句话,让叶锦知道是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了。

“吃饭吧。”

楚父发了话,楚母和楚恒才拿起筷子。

叶锦啃着窝窝头,吃着炒糊的白菜,简直觉得难以下咽。

她也不是不能吃苦,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太艰难了。

“爸,妈,我跟你们商量个事儿。”

其实这两天她就已经做好打算了,正好趁着他们都在。

三个人全都朝着她看了过来。

“我想出去找事做。”

显然这个家只靠楚恒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很快改善生活的,而且对于叶锦来说,最重要的还有叶琴那边。

她需要钱,才能让自己的母亲摆脱现在地狱般的生活。

饭桌上瞬间鸦雀无声。

楚恒第一次收回视线,低垂下眼帘,让人看不透他的情绪。

楚父干咳一声,想要说话却被楚母抢了先。

“你能做什么啊?出去打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而且你长成这样……”

“咳咳!”

意识到楚母后面的话太伤人,楚父赶忙又大声的咳嗽起来,打断她。

楚母闭了嘴,但是也没觉得自己说的不对。

叶锦不但没有学历,又卖不了力气,关键是长的还这么丑,就算是去外面做服务员,恐怕都会把客人吓跑了,谁会用她呢?

“就你话多,既然小锦想出去试试,那就去试试。”

楚父打破尴尬的气氛,选择支持叶锦。

“我也是为她好,村里人都这样了,她到了外面肯定更受嘲笑。”

楚母是个直肠子,心里怎么想也憋不住。

楚父的脸色难看几分。

“爸,你们不用避讳什么,我自己长什么样心里有数。妈是担心我到社会上,会受歧视。”

叶锦竟然大大方方的说着,丝毫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

楚母反倒不好意思了,担心什么的,其实也真的谈不上。

楚恒眼底一抹意外转瞬即逝,不管她是真心不在意,还是佯装的,已经很不错了。

“小锦,你能这么想我们都欣慰,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才行。”楚父严肃了表情,提醒着她。

社会的残酷,不是她现在可以想象出的。

叶锦点点头,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现在的这张脸会带来多大的麻烦,不管是什么样的年代美貌都是最好的通行证。

……

晚上,叶锦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防备。

前天晚上的一幕幕,她可依然记忆犹新。

当楚恒洗漱完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像刺猬一样的她,脸颊更是紧绷。

之前的那晚他根本就没有想要发生什么,明明是她在他喝的酒里掺了东西,所以他才会无法控制。

现在却又摆出这样一幅厌恶的姿态,是故意给他看的吗?

第23章 一件衣服而已

叶锦看着他脱鞋上炕,已经紧张到手心冒汗了,当他脱下外套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

“你要做什么?我警告你,就算我们是夫妻,但如果你要强迫我,也是犯法的!”

本就软绵绵的声音,又因为害怕而带着一丝轻微的颤抖,当真是半点儿威胁力都没有。

楚恒停下了动作,扭头看向她,那个眼神就好像是看着白痴一样。

叶锦:……

她可不是傻子,清清楚楚感觉到他的轻蔑。

下一秒楚恒一转身躺在了自己的被褥里,而且是只留了后脑勺给她。

叶锦反应过来之后,觉得心里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着。

明明他就是个人渣,可是现在却好像是她在期待着什么一样?!

憋屈的要命!

屋里安静的没有一点儿声响,如果她再不依不饶的说什么,就显得更加矫情了。

也只能用眼神狠狠的瞪着他,恨不得在他的后背上戳个窟窿。

翌日。

叶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旁边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标准的豆腐块。

所以狗男人以前还是个当兵的?

怪不得身手那么好。

她对这个便宜丈夫,也真是了解的太少了。

穿戴整齐到了院子里洗漱,楚母已经都把屋里屋外收拾的干干净净了。

绳子上甚至都晾满了衣服。

叶锦突然有一种错觉,自己并不是晚起了一个早上,而是多睡了一整天。

楚恒自然是去上工了,也就只有她一个闲人而已。

“妈,你怎么洗了这么多衣服?”

“哦,这些都是我接的活儿,洗一件能给五分钱。”

楚母说到五分钱的时候,言语间可是带着一丝自豪的。

她一早上洗了十几件,能赚到好几毛钱呢。

不过也不是每天都有这么多的。

叶锦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五分钱在她以前的认知里,可是连一块糖都买不到。

“锅里还给你留了窝头,你快去吃饭吧,我这里还有几件都要洗完的。”

楚母一门心思的要干活,也没有让叶锦帮忙的意思。

叶锦到了伙房,锅里还有些热乎气。

窝头虽然难以下咽,但是却可以填饱肚子。

昨天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要出去找工作,所以打算等一会儿就出门。

“哎呀,完了,这可怎么办呢?”

院子里突然传来楚母惊慌失措的声音。

叶锦也吃的差不多了,擦擦嘴角走了出去。

“妈,怎么了?”

果然楚母坐在洗衣盆的前面,整个人都在打着哆嗦。

看到叶锦出来,眼泪直接就掉了下来。

叶锦有些无奈,她也实在是太爱哭了。

视线朝着她手里捧着的湿衣服看过去,当看到衣角那道破口的时候,不用问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真的没有使劲儿搓,它就破了……”

楚母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把人家的衣服洗坏了,可是要赔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