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蒋兰兰却是不死心:“可您不都说了,要跟沈老师离婚吗?”

程冀北面色一冷:“那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与外人无关。”

话落,程冀北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刚出门,教导主任却叫住了他:“文老师啊,去津市参加教学调研确定你去了,你赶紧收拾一下,两点就要动身了。”

“主任,我还要去一趟教育……”

“去哪啊,火车可不等人,有什么事等回来了再说!”主任火急火燎地推着程冀北走。

程冀北神情为难,但教学工作确实不能耽误。

他想了想,这段时间让江夏兰在家休息一下也好,让她好好考虑一下究竟还要不要和自己继续过下去,就算真要走到离婚,他也想得一个结果。

十天后。

程冀北一上完公开课,就赶回了教师大院。

推开大门,却没人见到往日里等在门口的身影。

“我回来了。”他试探性地说了句,也没有回应。

他随手将公文包放到桌上,走进卧室,却发现衣柜大敞四开,平日里与他的衣服摆在一起的衣服已经消失,只留下了他的几件西装。

心里一慌,他转头就瞥到了桌上的钥匙。

以及摆放在旁的离婚协议、欠条还有一封写着“程冀北亲启”的信。

第10章

程冀北打开信封,江夏兰娟秀的笔迹映入眼帘——

泽礼,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

坦白说,从前的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可真等到这一天,我却心如刀割。

或许你也曾纳闷,为什么我会有惊人的转变,为什么我会想重振饭馆,没再提去深市投资的事。

江夏兰程冀北小说(江夏兰程冀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夏兰程冀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那是因为,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面我做尽了伤害你的事,最终不得好死,而你也因为我浪费了一生,早早离开了人世。

所以梦醒之后,我也醒了。

我告诉自己,要珍惜眼前人,我要跟你好好的,把这辈子过好。

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我应该成全你。

你举报我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程冀北,我放你自由了!

今后饭馆的损失我也会以汇款的形式寄还与你。

最后祝你和蒋兰兰,白头偕老,幸福一生。

程冀北死死攥着这封信,心都慌了。

他抓起钥匙冲出门去,江夏兰一定还没走远!

然而他刚走出家门,直走正准备下楼梯时,却听到蒋兰兰的怒斥声——

“你们能不能闭嘴?!”

他放缓了步子,走过去看。

楼梯间里,蒋兰兰冲她从农村来的老实巴交父母一脸凶相。3

“我说你们什么都不懂就别给我添乱了,好好跟我一样卖个惨,安安心心在文老师家住下来不好吗!”

凶狠的话语与平日里的蒋兰兰判若两人。

下一秒,更让程冀北心寒地声音传来。

“你们知不知道我为了来教师大院做了多大努力!要不是我骗文老师是我照顾了他两天两夜!再伪造了他的笔迹去教育局举报江夏兰!你们有那本事踏进这里吗!”

“我都做了那么多了,你们就给我争点气拉拢拉拢他有什么难的!他没爹没妈,说不定你们做的好,他就改变心意娶我了!”

蒋兰兰说完,恨铁不成钢地深吸了口气。

扭脸接着往楼上走,直接对上了程冀北阴沉如墨的脸。

蒋兰兰的心立刻就慌了,三步并作两步抓着他手解释:“文,文老师,我,我在跟我爸妈开玩笑呢……”

该死的,程冀北怎么会在这里?

程冀北又忆起江夏兰那些日子的自证和表白,不由斥责自己当初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程冀北用力甩开她的手:“蒋兰兰,我好心好意资助你,你却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家庭!现在!你立刻带着你的父母滚出我的视线,越远越好!”

程冀北吼出来的声音带着颤抖,眼神也只余下极致的冰凉。

他丢下蒋兰兰,骑上自行车就往火车站赶。

可是到了火车站,站在摩肩接踵的人流中,程冀北一脸茫然。

他不知道该去那里找江夏兰,回去她父母那儿问,却得知人根本没回来过,这才记起,她被逼嫁给自己,和父母闹了矛盾,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

他又能去哪里找?

程冀北在京市来来回回找了几圈,也没有她的踪迹。

悔恨在自己的心里传播。

……

五年后,他第八次去了深市。

通过熟人打听,他终于问到了林冠城的下落。

他因诈骗罪被深市公安抓获,获刑十年。

蹲了监狱的林冠城经受不住良心谴责,说出了当年真相。

“江夏兰那天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我气的不行才偷走你的房契卖掉,然后特意放了封信在你家信箱里,就为了让你误会。”

“其实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个好姑娘,你跟她好好过吧。”

程冀北的心底一片荒凉,他也想跟她好好过,可是现在找不到了。

浑浑噩噩地走出监狱,程冀北抬头看着一望无际地蓝天,表情满是忧愁:“芳菲,你究竟在哪?”

当天下午,程冀北抵达机场准备返回京市。

刚进大厅,迎面就走来一对男女。

女人穿着黑色包臀裙,一头黑色卷发带着墨镜,与她同行的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

男人高大英俊,宽肩窄腰,一身黑色西装衬得他气场极高。

程冀北愣在原地,女人的样貌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忘记的。

他一把上前抓住了女人白皙的手臂:“江夏兰,是你吗?”

女人脚步一顿,摘下墨镜后,目光落到了程冀北身上。

随即露出笑容,抽回的手顺势挽进身旁男人的臂弯里——

“程冀北,好久不见,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丈夫。”

第11章

程冀北心里震惊一片,他目光艰难地移到旁边外国人身上。

“Hello!MynameisWilson~”

金发碧眼的男人露出洁白的牙齿,语气欢快地冲着自己打招呼。

“Hi.”

程冀北沉默地应了声,随后又把眼神转回到江夏兰身上,她们挽的紧紧的亲密动作似乎深深地刺痛了自己。

“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

她知不知道,自己找了整整五年。

江夏兰表情平静地很:“去美国了。”

当初她一直没想好去哪里,于是先开了介绍信去了能快速赚钱的深市。

按照上辈子的发展路线,在深市的制衣厂里待了几个月,发挥自己最大的能力,描绘出现代的设计思路,赚了一大笔钱。

但江夏兰的心不在这儿,这个年代出国留学的人很多,她便带着积蓄毅然而然地踏上了国外的求学之路。

一去就是五年。

“你,为什么连一封信都没有?你,爸妈都很担心你。”还有他,他也很担心。

程冀北语气有些哽咽。

他的眼神一直落在那种出落的更水灵更自信的脸上,眼里全是思念。

说起父母,江夏兰手微微一顿,随即又露出笑意:“所以,我这不是带着威尔森回来了吗?”0

“威尔森,很晚了,我们走吧。”

江夏兰摇了摇威尔森的手臂,似是撒娇,声音娇软的很。

听的程冀北心里苦涩蔓延。

“Oh,yes,Bey-bey~”威尔森伸手捏了捏江夏兰的脸,又冲着程冀北挥手。

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程冀北的眼睛。

江夏兰略过程冀北的肩时,紧紧地捏住自己的空手,她咬着牙关,让自己保持平静。

“Vivian,你刚刚为什么骗他?”威尔森用着不太标准的中文,表示疑惑。

“他就是我前夫。”

江夏兰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有些悲伤。

这五年,她试图忘记程冀北,可今日见了他,过去的情感尽然全部涌了出来。

威尔森闻言吃惊:“原来是他,可是,我觉得你和你的前先生,看起来挺般配的。”

“威尔森,接下来还得麻烦你扮演我的丈夫了。”江夏兰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来。

威尔森还是第一个说自己和他般配的人。

威尔士虽然不理解,但还是点点头。

傍晚。

江夏兰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

沈父沈母眼眶瞬间就红了,沈母的眼泪更是跟决堤一样地落了下来。

这些年,她无数次想联系家里人,但考虑再三,还是忍住了。

自己名声都臭了,爸妈应该也不会想见自己,这是江夏兰心里的声音。

但江夏兰回来才知道,京市里,她的父母一直在牵挂自己。

“爸妈,女儿不孝,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

江夏兰眼里的泪忍住没让它落下,这些年,父母肉眼可见的老了。

她心里愧疚的厉害,想把所有的东西都补偿给父母。

沈母的目光落在了身后的外国人,一阵错愕:“菲菲,这是?”

威尔森眼睛亮晶晶的,随即开口:“我是Vivian的丈夫。”

江夏兰表情一顿,在父母不解地眼神中开口:“爸妈,这是我在国外认识的,他,是我的丈夫。”

“胡闹!”

闻言沈父面色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