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让人痛苦的,不是从未得到,而是得到最好的那个后再失去。

对元墨尘而言,顾静静现在带给他的痛苦就是如此。

明明确定过相爱,却在一夕之间恍如陌路。

他有些茫然的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甚至,元墨尘还低头看了看某处。

纵然他将那一夜翻来覆去的想,也想不通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明明桑桑抱着他说很喜欢……

元墨尘闭上眼,将那些不合时宜的画面抛出脑海。

他转身进了血液科,朝里面坐着的女医生问道:“我是顾静静的男朋友,我想知道她得了什么病。”

女医生扫他一眼,语气淡淡:“抱歉,这是病人隐私,你可以去问她自己。”

元墨尘皱着眉:“她不愿意告诉我。”

女医生两手一摊:“那我也无能为力。”

元墨尘吃了个软钉子,只能离开。

另一边,顾静静坐进车里,再度翻出病历。

她耳旁仿佛又响起女医生的话。

“目前来看,数据一切正常,你是觉得身体有什么异常吗?”

“如果你有这个隐忧的话,可以每三个月来一次,早发现早治疗。”

“你所担心的白血病,占恶性肿瘤总发病数的5%左右,我想,你不会那么不幸运的。”

一滴泪落在诊断单上。

“我怎么会幸运,我曾经就存在于那百分之五的绝望里啊……”

付芮安齐司丞最后结局 付芮安齐司丞完结版免费阅读

这一瞬间,哽咽的顾静静森*晚*整*理,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因为此刻健康的身体而哭,还是因为那句宽慰她的‘幸运’而哭。

不远处的元墨尘站在树下,看着车里顾静静一抽一抽的肩膀,心脏疼的几乎要碎掉。

他此刻几乎可以断定顾静静应该是得了什么难以治愈的绝症。

是因为这样,她才要放弃他吗?

元墨尘有些不确定。

就在他想要上前时,手机响起,里面传来合伙人林之墨的声音。

“你小子为了顾静静还真够不管不顾的,陈氏派来谈合作的人还有半小时就到了,你人呢!”

元墨尘看着顾静静的车消失在车流里,沉了沉心才开口:“我马上过来。”

顾静静回家时,却发现段君言坐在客厅里。

段君言朝她挑挑眉:“温大小姐舍得回来了?”

第15章

顾静静脸色一冷。

“吴妈,谁允许他进来的?”

吴妈站在一边,闻言脸色顿时为难。

她小心翼翼开口:“小姐,段少爷跟您自幼交好,我以为……”

顾静静沉声道:“从今天开始,不管我在不在,段君言都不允许踏进温家半步!”

段君言傲然的神情在听见顾静静第一句话时就变了,如今听到顾静静这样说,不由脸色难看。

他站起身:“顾静静,你什么意思?”

顾静静看着他,想到他在自己死后对自家做的事就觉得一阵恶心。

她冷冷看着他:“段少,这么浅显的事情你看不出来吗?我不欢迎你!”

段君言气的握紧了拳。

“你过个生日把脑子过坏了!怎么,跟元墨尘彻底在一起了,要跟所有男性断绝来往不成?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个恋爱脑!”

顾静静反唇相讥:“恋爱脑也比你这个阴暗人格要好。”

“你!”

眼看着顾静静跟段君言之间的气氛越说越僵,吴妈赶紧出来打圆场。

“段少爷,我家小姐心情不好,您还是先回去吧。”

段君言冷哼一声,昂着头往外走。

顾静静坐下来,仍觉得心里的气不能平。

吴妈走上前,轻声哄道:“小姐,您之前不对段少爷有这么大意见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顾静静张了张嘴,却不能跟她说未来发生过的事情。

她只能闷闷开口:“我就是觉得这个人不是个好东西。”

吴妈有些失笑,她拍了拍顾静静的肩膀,低低道:“段少爷昨天没参加你的生日会,今天特意提着礼物上门赔罪了,您要不要拆开看看?”

自从林秀云接管公司后,行程是一天比一天赶,这才雇佣了手脚勤快心地善良的吴妈来照顾顾静静。

吴妈从小看着顾静静跟段君言吵吵闹闹的,倒也没把这次的吵嘴当回事,只当是小孩子之间的赌气。

只是这回,顾静静却不似从前。

她瞥了眼桌上包装精美的礼物,冷声道:“不想看,扔了吧。”

吴妈一怔。

顾静静却已经起身上楼了。

她躺在阳台的秋千摇椅上,拿出手机,却见元墨尘发了信息过来。

时间是四十分钟前。

【桑桑,我不会轻易放手,我会努力赚钱治你的病,你别怕】

顾静静看了一眼就退了出去。

她不会原谅段君言,也不想原谅元墨尘。

重来一次,她一定要规避未来可能发生的风险,跟妈妈一起好好活下去。

另一边,元墨尘跟陈氏谈完合作之后,走出会议室,看着空空荡荡的手机屏幕,心脏发闷。

顾静静一条信息也没有发过来。

他后背突然被拍了一下。

元墨尘回头,对上林之墨沉稳的双眼。

“刚刚在会议上你就有些心不在焉,发生什么事了?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没?”

元墨尘苦笑着摇摇头:“林哥,没事,我先去整理资料。”

看着元墨尘转身离开的背影,林之墨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看来是感情上的事。”

当初跟元墨尘一起创立公司的时候也是看中了他的韧性和潜力。

只是没想到这样一个人,也会有为情所困的时候。

晚上,顾静静吃下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长寿面,胃里暖洋洋的,心里也熨帖了不少。

她下意识摸了摸脖颈,却突然一个激灵。

十八岁生日时母亲送的那根钻石链不见了!

顾静静陡然想起那天晚上。

她咬了咬牙,还是给元墨尘发去了信息。

只是信息还没有编辑好,就见元墨尘的名字在屏幕上闪动起来。

第16章

“桑桑,我们见一面行吗?”

电话那头,元墨尘声音有些沙哑。

顾静静皱了下眉,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还是应了下来。

北岛市临海,如今天气不算冷,哪怕接近凌晨,海边依旧有着不少漫步的身影。

元墨尘看着站在身侧的顾静静,海风吹起她的发丝,香气侵入他的鼻腔,直直钻进他心里。

他在看她,她却看着被夜灯渲染成一片彩色的海平面,清亮的眼里,带着他从未见过的沧桑和释然。

元墨尘心突然揪了一下。

他轻咳一声,缓缓开口:“桑桑。”

顾静静侧头看他。

元墨尘立时就紧张起来,本早就打好的腹稿,就这么忘的一干二净。

顾静静看着他,却觉得有些好笑。

此刻的他,还不是四年后那个叱咤国内外的宋总,他青涩又真诚,干净的不得了。

顾静静的声音也不再冷,被海风裹着落入元墨尘耳中。

“嗯,你想说什么。”

却也没了曾经的浓情蜜意。

元墨尘手插在兜里,那条钻石链在那里被他的体温熨的温热,可他指尖触及它,却觉得冷。

他有种感觉,若是把这条链子还给顾静静,那他们就真的到此结束了。

元墨尘抿紧唇,喉间有些发紧:“今天看你去医院,我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顾静静顿了两秒,很坦然的开口:“我排查了一些血液科的疾病,得到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anl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