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好些日子不见,她面上恢复了些血气,看着精神气也好了些。

舞卿月双眸亮起,笑意蔓延眼底。她抬手搭在漪琴伸来的手臂上,顺势为她把了一脉。

脉象平稳,节奏有力。

倒是恢复的差不多了。

舞卿月稳稳下了马车,手这才从漪琴手上移开。

“听宫里人传来消息,说公主今日回府,漪琴便一早在门口候着了。”漪琴伸手揽过卿月怀中的箱子,糯糯的嗓音解释着。

卿月轻抚了她的头,“辛苦我的小漪琴了。”

漪琴被她打趣儿的小脸发红,但想到府中近日来发生的事,她面上笑意收紧,向前走了两步将俩人距离缩短,随后低声道。

“公主,九千岁出事了。”

舞卿月眼眸一沉。

在进府的路上漪琴大致将事情为她解释清楚。

反贼苏子超一直隐匿身形不知所踪,前些日子探子传来消息说找到苏子超经过的痕迹,墨璟琰觉察异常,总觉得苏子超的事有蹊跷,欲暗中接洽苏子超打探其中虚实。

不想苏子超防范心极重,假意配合实际给墨璟琰下了套,本那点诡计不足以伤到狡诈惯的墨璟琰,怎奈时不待他,他毒性发作又在趁乱之中被苏子超刺了一剑,如今伤势严重,正由府上医师诊治。

舞卿月柳眉紧蹙,“事情闹得这般大,为何宫中没接到半点消息?”

俩人一路形色匆匆,漪琴音调放得更低了些,“此时乃千岁瞒着上头私自行动,且找到反贼后没有立即上报而是任其不管,保不齐太后会用此时大做文章,千岁便使计将此事瞒了下来。”

舞卿月脚步停了下来,如今能与太后抗衡的只有九千岁,她想要对付太后,需要借墨璟琰的势力,他不能出事。

她也来不及多想,径直朝墨璟琰的院子踏去。

院子内有侍卫把守着,她还未走到墨璟琰跟前便见到两抹熟悉的影子。

舞卿月柳眉轻佻,朝那抹淡蓝色的倩影望去。

萧落雪竟然也在此处。

舞卿月墨璟琰(舞卿月墨璟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舞卿月墨璟琰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

扶摇欲先发现舞卿月,她怒目圆瞪,伸手指着卿月。

“你还有脸回府?你在宫里做的好事千岁都已得知,待千岁醒来,便是你的死期!”

这话听得卿月奇怪,“他没收到我从宫中寄来的信吗?还有那株百年菩提……”

“公主可别再装了!”扶摇哭的泪流满脸,现下墨璟琰在房内还不知生死,她如何不担心。

“什么信?什么百年菩提,奴婢求求公主别在演戏了,您在宫里演的还不够,进府还要演吗?!”

“主子确实需要菩提救命不假,可那菩提是奴婢从萧家小姐那里求来的,是萧家小姐顾念和主子的情分,这才伸手援救!这菩提又和公主有何关系?”

这些话听得舞卿月脑袋有些发懵,她怔怔开口:“难道他没收到我的信?”

萧落雪见她一脸懵懂也忍不住皱眉开口。

“公主此举实在让千岁寒心,千岁重伤未愈,公主却不知在何处逍遥快活,哪家的当家夫人是公主这般,亏的千岁在外对公主满是纵容和宠爱,公主这次,真的过了。”

舞卿月的眉头从进这院子里就没松过,这两人你一言我一句,一唱一和让她脑袋疼得厉害,本身子就虚着,让她身形难以自控的虚晃了下。

身旁候着的漪琴眼疾手快的上前将人扶住。

舞卿月深吸口气,抬眸,眼底冷意尽显。

“是不是本宫离府太久,让你们一个二个忘了自己的身份!”

“扶摇,你口中之事,本宫自会差人探明,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待本宫查明自会同千岁解释,你一介下人,伺候好主子,管好自己的嘴才是你应该做的!至于萧小姐……”

她视线一转,落在萧落雪身上,上下打量一番。

她一身淡蓝色海波纹衫裙搭着花缬肉色衫子,穿的十分取巧但发饰瞧着格外简单,应是遇急这才匆匆赶来。

她笑不见底,“一个未出阁的小姐,直喇喇站在男子后院,传出去是你丢脸更多还是本宫?”

“你!”萧落雪咬牙切齿。

俩人都被堵得一张脸憋得通红,舞卿月没那么多心思和她们争执,也不知墨璟琰到底伤势如何了。

她迈步要往房门走去,又被扶摇一手拦住。

舞卿月实在被她弄得乏了,话中警醒着她,“扶摇,你虽为千岁身边的大丫鬟,可你谨记,你始终是下人,不管你与千岁有何干系和过往,在这里,本宫都是你的主子,你如此以下犯上,是当真觉得本宫不敢处置你?”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舞卿月直接道破扶摇心底的那点小九九,气的咬紧下唇,然她动作没有半分让步。

舞卿月紧锁双眉,她一把拉过扶摇手臂,猛地使力。

扶摇看清她的动作,耳廓轻动,脚下踉跄直接被卿月甩了出去,身形从门前的几层阶梯滚下,她疼得龇牙咧嘴,发饰凌乱,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狼狈。

萧落雪看向舞卿月的视线是不加掩饰的厌恶,她提裙上前,将疼得直不起身的扶摇扶起。

“长公主不觉得自己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吗!”

“扶摇一心为主,为了救主甚至今晨苦苦在萧府跪了好几个时辰只为见我一面,求得菩提花,而长公主又在做什么?一回府便仗着公主的身份作威作福吗!”

第四十七章 误会

舞卿月方才一动牵扯气脉,额上又渗出密汗,她冷眼看着下面俩人,还未出声,便听到身后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她闻声回头,墨璟琰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一身素衣,如漆如墨的长发任其披在肩上,五官深邃的脸现下毫无血色,即便如此,也难以掩盖他卓越的风姿。

下方的二人在墨璟琰现身那刻各怀鬼胎。

只有舞卿月注意到他胸间微微敞开的衣襟里缠绕的白布。

舞卿月一路奔波,如今又动气,现下嗓子干涩的厉害,她忍不住轻咳几声,强忍下不适迈步上前。

“我为你瞧瞧。”

她伸出纤手欲把向他的手腕,却被他径直躲开。

他掠过舞卿月的身形朝下走去,朝着萧落雪作了一揖。

萧落雪面上惶恐,但那双眸在这丰神俊朗的男子靠近的瞬间忍不住亮起,她掩下心底的激动,也规矩还了一礼,便听那人的磁音响起。

“今日之事咱家已听底下人说了,辛苦萧小姐大义凛然,菩提花罕见难得,便是宫中,也只有太后娘娘手中有一株,萧小姐不吝相赐,也是救了咱家一命,小姐可有什么想要的或未了之事?只要咱家能办,定不负所托!”

墨璟琰本就有意接近萧家,如今有萧落雪送上门的人情,他定是要抓住这个机会和萧家密交,以此稳固他在朝中势力。

萧落雪听了他这话心底早已泛起层层涟漪,她一直想要的,都是!

她目光灼灼盯着墨璟琰,半天未曾开口。

扶摇注意到萧落雪别有深意的注视,袖下的指甲深深嵌入皮肤,她垂下眼眸。

千岁如今需要势力,对萧家,也不过是利用罢了,主要大患,还是那个女人。

扶摇不着痕迹朝舞卿月所在之处看去。

舞卿月早已愣在原地。

成婚到现在,伪装也好假意也罢,墨璟琰从未这么让她下不来台,此番摆明了在侮辱她。

比起身份尊贵的长公主的关心,萧家大小姐的雪中送炭更让他在意和关注。

舞卿月指尖慢慢收紧。

墨璟琰误会了她。

她还不能与他闹翻,对付太后,她需要他的势力。

扶摇见舞卿月一脸忍耐,心下早已疯狂叫嚣。

这么久了,自她嫁入千岁府来这么些时日了!她终于看到她面上出现皲裂!

连带着萧落雪对墨璟琰的暗送秋波都顺眼不少。

萧落雪迟迟未语,她身后的丫鬟忍不住上前轻拉了下她的衣袖提醒,她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将视线移开。

“我……我没有什么想要的。”

这话说完,她一张亭亭玉立的脸霎时变得通红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