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顾云西勾人的眼神,陆劲东面不改色:“不想。”

顾云西不相信地说:“口是心非!”说着,她往近凑了凑。

“顾云西,查一下体温,抽个血样。”结果刚亲上去,病房的房门被护士推开了。

病床上,顾云西连忙把身子往后退了退,抬手把长发撩在耳后,坐在病床中间,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旁,陆劲东笑了。

不紧不慢从椅子站起来,他两手揣进裤兜,垂眸看着她道:“你不躲啊!”

顾云西白皙的腿从被子里面伸出来,不客气的踹了陆劲东一脚。

门口那边,胖护士的脸通红通红了。

查完体温,抽完血,顾云西还是在发烧,炎症也没有退下去,还得继续打针观察。

下午的时候,陆景阳过来了,陆家和顾家的几个表弟妹也过来了。

大伙来看顾云西的时候,陆劲东就在旁边安静地招呼着,偶尔会接一下工作电话。

到了晚上,病房终于安静。

这时,顾云西洗漱好,正准备睡觉时,看陆劲东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去,她便往旁边挪了挪,拍了拍左边的半张床:“给你留了位置。”

陆劲东看了她一眼,淡漠道:“不睡。”

顾云西哭笑不得:“我又不会吃了你。”

陆劲东:“我还真怕你会吃了我。”

鼻梁上架着那副金丝眼镜,陆劲东斯文又痞气地帅,确实很勾人。

只是顾云西目的越明显,陆劲东就越不想让她得逞。

……顾云西。

“我这病着在,心有余力不足啊!”顾云西:“放心吧!不然你在旁边坐着,我也睡不着。”

顾云西陆劲东在线阅读(顾云西陆劲东)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顾云西陆劲东免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陆劲东:“你上午和下午睡得都不错。”

顾云西:“别抬杠了,我什么都不干,你上来吧!”

顾云西再三的保证,陆劲东才不温不火脱掉衣服上床了。

答应了陆劲东不胡来,所以陆劲东上床之后,顾云西碰都没碰他。

结果,陆劲东一个翻身,把她从身后抱住了。

顾云西转过脸,这又怎么回事?不是不让她碰的么?

顾云西正要开口问他,陆劲东低沉的声音悠悠的传来:“病瘦了,胸都小了一圈。”

陆劲东说话的时候,右手正握在顾云西的柔软上。

顾云西没有把陆劲东的手拿开,一脸笑的说:“你喜欢大胸啊!那我去隆个F杯,保证你一只手抓不住。”

陆劲东又占了一下便宜说:“对假的没感觉。”

顾云西后背往他怀里蹭了蹭:“那等我出院了,应该还能长点回来。”

实际上,顾云西的胸也不小,满满的C。

把顾云西往怀里拢了拢紧,陆劲东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脸贴着她脸:“睡觉。”

顾云西手指向后爬过去:“这么好的氛围,不做点什么可惜了。”

陆劲东箍住了她不老实的手:“我还没拿你怎么着,你就把持不住了?”

顾云西转脸看着他:“你都这样了,我还能没感觉么?我又没有功能障碍。”

陆劲东:“顾云西,信不信我把你从窗口扔出去?”

顾云西狐疑的看着他:“陆劲东,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的,故意让我心痒痒睡不着。”

“睡觉。”命令着顾云西,陆劲东把她抱得更紧了。

顾云西嘴上叫的凶,结果多没大一会儿,陆劲东还没有睡意,她就开始打小呼噜了。

垂眸看着顾云西,要不是她生病在,他今天也许真把持不住了。

--

一个星期后,直到血样检查恢复正常,顾云西就办理出院了。

陆劲东过来接她的。

回到家里洗了个澡,换上自己平时穿的睡衣,顾云西总算恢复元气。

整理着头发从洗手间出来时,陆劲东说:“沈家老爷子周六大寿,请贴昨天送过来的。”

顾云西:“老爷子今年70了吧!”

往年散生的时候,他们也都会过去陪老爷子热闹一下。

“嗯!”应了顾云西一声,看她走近了过来,陆劲东抬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还有没有哪不舒服?”

顾云西两手搂在他脖子上,勾起红唇:“你关心我?”

陆劲东自然的握住了她纤细的腰枝:“不喜欢?”

“喜欢。”顾云西笑意更浓了:“喜欢的很。”

说罢,踮起两脚就吻上了陆劲东的唇。

这几天,两人的气氛不错,顾云西一直都在琢磨,趁热打铁把事办了。

陆劲东没有推开她,揽在她后腰的手臂稍稍用力一收,顾云西就紧紧和他贴在一起了。

“嗯呜…”撞上陆劲东的时候,顾云西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叫的很暧昧。

第19章你例假走了,就往我怀里蹭?

陆劲东的唇很柔很软,吻技很高超。

没多大一会儿,顾云西被他亲得两腿都软了。

搂着他的脖子,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以为马上要进入正题。

陆劲东却突然咬着她的耳朵,吐着热气,低声提醒:“顾云西,你姨妈来了。”

一开始,顾云西还没有反应过来,心想,她姨妈这阵子出国旅游了啊!

下一秒意识到陆劲东指的是例假,她松开陆劲东,拉着自己睡衣往后扭头一看,只见屁股处真有一星红。

……一时之间,顾云西哭都哭不出来了。

她好不容易的机会。

抬头看了陆劲东一眼,看他若无其事拿起书坐在床上,顾云西算是明白了,他早就发现她例假来了,刚刚是故意撩她好玩的。

于是,咬牙说:“躲得过初一,你躲不过十五。”

陆劲东抬头:“还不去换衣服。”

他不愿意,顾云西又能拿她怎样?他要是想要,顾云西也跑不掉。

这场游戏,决定权在他的手上。

两手挠了一下头发,顾云西转身又回洗手间了。

大姨妈来了,顾云西也老实了。

尽管陆劲东这几天都回家,顾云西也不撩了,一心扑在工作上面。

这会儿,陆劲东算是把她看透了,没有目的的时候,她话都不跟他说。

而且平日除了撩他,她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几乎都放在工作上面。

尽管只是很普通的小案件,她也十分认真用心。

苏慕白说的没有错,顾云西很好。

如果非说哪不好,那就是心里没有他。

“顾云西,都几点钟了,你还不睡。”坐卧在床上,陆劲东放下了手中的书。

“我马上搞完,你先睡。”

“小破律师,比我还忙。”说罢,陆劲东又把放下去的书拿起来了。

“小破律师也得尽职尽责。”

过了好一会儿,陆劲东继续看着书时,顾云西突然窜了过来,抬腿跨坐在他的身上。

陆劲东淡淡地看着她:“你姨妈走了,你就往我怀里蹭?”

顾云西:“没走我就不能往里怀里蹭?”

说着,还故意扭了几下。

陆劲东再次放下手里的书,两手轻轻握在她的腰上:“有事直说。”

顾云西:“没事,我就是心情好。”

今天接了个大案,她心情好。

顾云西这么清醒的撒娇,陆劲东心软了。

以前的时候,她爱这样跟他胡闹。

就这么抱着顾云西,听她说着工作的事情,直到她来了睡意,陆劲东才关了屋子里的灯。

很久!他们很久都没有这么平静的聊过天了。

——

周六。

沈家老爷子生日这天,顾云西还在见客户加班。

夏程打电话给她的时候,顾云西才从客户公司出来,准备回家换衣服。

等到了楼下,陆劲东的车子已经停在路边了。

前些日子在医院,周北骂了他一顿,秦海云说了支票的事情,两人的关系缓和多了。

打开副驾驶室车门,顾云西眉扬往上一扬:“哟!今天挺帅的。”

陆劲东:“我哪天不帅了?”

顾云西笑道:“德性。”

六点多,两人到达酒店的时候,其他宾客已经都到了。

和陆劲东一起给老爷子贺了寿,陆劲东也一直把顾云西带在身边。

结婚两年,两人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这么亲近,赵知秋感动的眼圈都红了。

觉得顾云西的苦日子总算是熬过来了。

两人同框出现,一时之间,也在引起了不小的热议。

当然,今个儿是沈老爷子的寿宴,大伙便只是偷偷好奇,相互问两句,没有过度的讨论。

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陆劲东认识的,顾云西也都认识,所以和大家也聊得来。

这会儿,陆劲东带着顾云西刚刚和一拨长辈打完招呼,许明珠突然从两人身后窜了出来,搂住陆劲东的手臂:“劲东哥哥,你已经过来了啊!我刚才还在门口等了你老半天。”

许明珠的咋咋呼呼,陆劲东顿时沉了脸,抬手就拍了拍被她搂过的手臂。

“劲东哥哥,你嫌弃我吗?”和陆劲东撒完娇,发现顾云西在陆劲东的旁边,许明珠豁然皱眉:“顾云西?”

这会儿,许明珠挺诧异他俩同框的,毕竟他俩一直不合。

之后,马上又挽住陆劲东的胳膊,怒气冲冲的告状:“劲东哥哥,顾云西她太不是东西,太阴险了,上回在酒吧她先动手打人不说,她还恶人先告状的报警。”

“劲东哥哥,这种女人心机太重,你赶紧跟她把婚离了,不然晦气。”

顾云西捏响了手指关节:“我看上回是打轻了。”

许明珠吓得赶紧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