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看古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昭扶阳”的《 复仇重生:侯门嫡女不好惹 》。概述为:“请菀娘子进来吧。”香叶这才侧身让开,伸手做了个请:“菀娘子里面请。”李悦菀温温点头,面带笑容的走进门,中堂内却没人。她打量中堂,看着墙上挂的,桌上摆的,垂帘挂件样样精品,就连边上摆着的架子也是金翅红木材质...

第29章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复仇重生:侯门嫡女不好惹》,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作品,围绕着主角张汐音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昭扶阳。《复仇重生:侯门嫡女不好惹》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22章:离京就藩,作者目前已经写了464973字。

一、作品介绍

《复仇重生:侯门嫡女不好惹》小说是网络作者昭扶阳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张汐音。主要讲述了:看古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昭扶阳”的《复仇重生:侯门嫡女不好惹》。概述为:“请菀娘子进来吧。”香叶这才侧身让开,伸手做了个请:“菀娘子里面请。”李悦菀温温点头,面带笑容的走进门,中堂内却没人。她打量中堂,看着墙上挂的,桌上摆的,垂帘挂件样样精品,就连边上摆着的架子也是金翅红木材质...

二、书友评价

缺个空间,否则把嫁妆都装走一分不留那么久还委曲求全,还没报仇,忍辱负重

三、热门章节

第109章:要猫儿

第110章:笃定,想娶她

第111章:姑母们

第112章:画像

复仇重生:侯门嫡女不好惹小说大结局_张汐音周易宏抖音热搜书

第113章:画美人

四、作品试读


香叶心中冷笑:“菀娘子即知道少夫人在休息,便该回去,晚些时候再过来,这般等着也不太好。”

李悦菀面色微凝。

这个贱婢。

就在这时,里面传来声音。

“请菀娘子进来吧。”

香叶这才侧身让开,伸手做了个请:“菀娘子里面请。”

李悦菀温温点头,面带笑容的走进门,中堂内却没人。

她打量中堂,看着墙上挂的,桌上摆的,垂帘挂件样样精品,就连边上摆着的架子也是金翅红木材质。

这张汐音,当真是会享受的。

垂帘后的屏风有淡淡虚影在穿衣,随后走了出来。

一袭素白裙摆上银线挂边绣如意纹,层层叠叠的颜色往上,落在不盈一握的腰肢,同色腰围上绑着琥珀色的翡翠腰带,垂挂一个琳琅络子。

不看上半身已是绝色。

李悦菀眉眼深处嫉妒缓缓的涌出,目光落在张汐音那张白生生的精致脸庞上,无论看多少次都会叫人挪不开视线的五官。

这样好看的一张脸,怎就偏生在她的脸上呢?

李悦菀心中咬牙切齿的想。

“菀娘子,咳咳……来此是有何事?”

张汐音打破沉寂,又对香叶道:“香叶,给菀娘子沏一壶白雪银尖。”

名字雅致,听着就是金贵的。

李悦菀面上乖顺的笑,说道:“叨扰姐姐休息,姐姐别怪。”

张汐音抬手撑着额头,闻言也没惯着她:“怪了能如何?你不是来了。”

李悦菀的面色一僵。

旁边的婢女也神色有些微变,但也是一瞬便恢复如常。

她们要做的是哄得张汐音放下戒心,对她们无比信任,这点儿委屈,还是能受的。

李悦菀眼神满是愧疚,说道:“妹妹知道,姐姐终归是怨恨的,但妹妹却不后悔的。若是见死不救菀菀做不到,只希望姐姐能够理解妹妹的苦衷。”

她说着,起身道:“姐姐若是不解恨,妹妹便是给姐姐磕头也愿意的。”

说着,作势就要跪下去。

张汐音凉凉的看着她,也不阻止,就这么看着。

李悦菀的膝盖越来越弯,她垂着头眼眸中怒火闪烁,最终扑通一下,跪了。

李悦菀眼底都是耻辱,她低着头楚楚可怜道:“姐姐,是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好吗?”

说着,抬起头来,眼泪瞬间从眼眶滑落,滴滴答答如断线的珍珠。

张汐音挑眉,其实她一直很好奇,为何李悦菀的眼泪能一滴滴的从眼眶滑落下来,每每哭泣都能梨花带雨很是柔弱的模样。

而她就不行。

“姐姐,请你原谅妹妹,妹妹会好好尊敬你的。”

李悦菀微微弯着腰,跪是跪了,却没有磕头。

梨花伸手去扶她,看向张汐音的眼里都是怒火:“少夫人,菀娘子是世子八抬大轿抬进门的妻子,不是妾室。是入了户籍的正经娘子,您这样折辱菀娘子未免太过分了。”

“梨花,住口。”

李悦菀等她说完,才低声呵止。

“姐姐心中有怨,我若是能化解姐姐心中的怨恨,跪多久都心甘。”

梨花心疼不已:“菀娘子,您再怎么样也是正经的闺秀,也是世子正经娶进门的娘子,旁的不说,就说您冒着生命危险舍了清白救世子于危难。少夫人该念的是您的好,而不是怨您。”

“不,救人一命本是善事,我不求回报……”

主仆二人一唱一和。

张汐音也不阻止,就这么看着她们演。

李悦菀膝盖已经疼了,跪她求原谅是临时起意,这膝盖下除了一层薄薄的布料没了任何垫挡。

小说《复仇重生:侯门嫡女不好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