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国破家亡,她留不住父皇母后,现在连孩子的尸骨都留不住。

绝望之际,忽然有道挺拔的身影出现。

“公主,别哭。”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抚去她眼角的眼泪,温润的声音宛如清风。

容云绮抬起头,就看到是昔日好友朔凌松。

朔凌松,曾经名动天下的墨白公子,为了她却甘愿屈于皇宫的做了琴师

“公主,我送你回去吧。”

朔凌松温柔的扶起容云绮,。

容云绮苦笑:“我已经不是公主了。”

“我不知道什么公主不公主,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好友。”

朔凌松支撑着她摇摇欲坠的身躯,慢慢往前。

看着容云绮回到住处,朔凌松才回去。

夜色深沉。

容云绮被照例宣入玉鸾宫。

玉鸾宫内罕见的没有传出靡靡之音,反而静的可怕。

容云绮立在寝殿外,等着下一次的折辱。

萧承胥冰冷的声音忽然从寝殿内传出:“你今天同谁一道回来的?”

容云绮心下一沉,在宫里,她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萧承胥。

定了定心神,她答道:“故友而已。”

“故友?”萧承胥掀开帘帐一步步靠近容云绮:“我看是情郎吧?”

斯人已逝,韶华难忆(萧承胥容云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萧承胥容云绮主角叫斯人已逝,韶华难忆的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不是……”

没等容云绮解释,萧承胥一把掐住容云绮喉咙,黑眸冷如寒冰。

“朔凌松今日碰了你哪里?”

第五章

容云绮倔强的咬着下唇,眼底早已只剩荒芜:“我与朔凌松清清白白,什么也没有,陛下若不信可以去查。”

萧承胥一把将容云绮扯入寝宫,狠狠将她压在书案。

“刺啦——”一道尖锐的裂帛声。

容云绮的衣裳连同她的尊严被萧承胥彻底撕得粉碎。

“不行……这里还有人……”容云绮呜咽的求饶声被铺天盖地的吻淹没。

许久,这场单方面的掠夺才结束。

萧承胥松开身下双眸空洞的容云绮,宛如丢垃圾般丢在地上。

他面色冷硬的披上外袍:“起驾,去华清宫。”

望着萧承胥远去的背影,容云绮红着眼抱紧身上所剩无几的破衣烂衫。

耳畔宫女们鄙夷的说话声接踵而来。

“身为公主,却夜夜承欢灭族仇人身下,我要是她,早就以身殉国了。”

“她脸皮厚着呢,只要能活,什么都做。”

一字一句,宛如针扎。

容云绮攥紧拳头,她如何没有想过一死了之……

裹上外衣,她踉踉跄跄在宫闱游荡。

望着那高高的摘星楼,容云绮一步一步走了上去。

这曾是她最喜欢的地方,成婚后,萧承胥每晚都会不厌其烦陪她来数星星。

容云绮俯睨偌大国都,灯火点点,却没有一盏为自己而亮。

华清宫内。

宋月歌听闻萧承胥驾到,一时又惊又喜。

她鞋袜也没穿,赤着脚来迎萧承胥。

“陛下,臣妾以为你今日不来了呢。”

宋月歌柔弱无骨的倚在萧承胥胸前,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往常她这样说,萧承胥都会将她揽进怀里安慰一番。

可如今萧承胥却双眉紧皱,满脸透着烦躁不耐。

宋月歌一时拿不准,只得娇柔道:“陛下,你怎么了?是谁惹你生气了吗?”

说着,她捉住萧承胥的手往自己胸口放。

萧承胥一把按住宋月歌的手,什么也没说,泄愤般吻上她的唇。

正当此时,一名巡夜侍容慌忙奔进华清宫:“陛下,云绮姑娘在跳摘星楼!”

萧承胥闻言,一把推开身上的宋月歌,毫不犹豫地便往外走。

“陛下,别丢下臣妾。”

宋月歌盈着楚楚泪眼,扯住萧承胥的衣摆。

萧承胥冷冷扯回衣摆,头也没回的走了。

宋月歌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面目狰狞:“容云绮,咱们走着瞧!”

摘星楼。

萧承胥赶到时,就看到容云绮摇摇欲坠的站在城墙上。

她单薄消瘦的背影,好像下一刻就会被寒风刮倒。

萧承胥眸底愠怒翻滚:“容云绮,你在胡闹什么?快下来!”

容云绮缓缓回头,目色苍凉。

“萧承胥,你屠我容氏全族,夺我父皇皇位,连我们唯一的孩子都没放过。”

“我真的好恨,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

她一字一顿,心如刀割。

萧承胥黑眸一沉。

三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容云绮反抗。

他盯紧女人,狭眸微眯:“朕就在这,你有本事就杀了朕!”

容云绮凄然一笑,决绝的望着萧承胥。

“你以为我不敢吗?”

话落,她拔下发间的玉兰花簪,跳下城楼,用簪尖狠狠刺进萧承胥心口……

第六章

萧承胥没有躲,硬生生挨了她这一刺。

他忍着心口剧痛沉声,“你就这么恨不得朕死?”

容云绮红着眼没有回答。

她本以为萧承胥会躲闪,可他没有。

“陛下遇刺——”

不知是谁先喊出声。宫人登时乱作一团。

被赶来的御林军押住时,容云绮仍静静望着被宫女、太医拥簇的萧承胥。

他心口鲜血流淌,染红了龙袍,目光却凝望着她。

四目相对,好似隔了万水千山。

容云绮眼睫轻颤,一股悲戚涌上心间。

“把容云绮押入地牢!”

容云绮提线木偶般被御林军带离,扔进了漆黑潮湿的牢狱。

望着漆黑的四周,她蜷缩在角落,攥着那支带血的玉兰花簪不自觉的落下清泪。

一夜无眠。

连着三日,都没人管过容云绮。

直到这天,宋月歌一袭盛装出现在牢房门口。

她嫌恶的掩着口鼻,命贴身宫女拿出一张纸推到容云绮身前。

“签了它,本宫保你不死。”

容云绮一眼看见纸上明晃晃的“罪状”二字。

她本以为是承认行刺皇帝的罪状,可呈现在眼前的,却是逼她承认与朔凌松私通罪状。

容云绮一字一顿:“莫须有的事,我不认。”

宋月歌冷哼一声,轻轻拍了拍手。

很快,两个太监把浑身血污的朔凌松拖到牢房前。

容云绮一惊,猛地抓紧牢房门。

“宋月歌,你我之间的恩怨何必牵扯他人!”

宋月歌笑如蛇蝎:“朔凌松的腿已经断了,可他的手却还完好无损。”

“你说,要是把名动天下的琴师手指一根一根敲断,是否也会像琴音般悦耳动听?”

“你敢!”容云绮摇晃着坚实的牢狱门,眼眶猩红。

“我为何不敢?”

宋月歌最厌恶容云绮这副居高临下的语气,她毫不犹豫拔下发簪,狠狠扎进朔凌松的手背。

朔凌松痛到了极致才闷哼一声。

容云绮的泪霎时打湿了脸颊:“放过他,我签……”

容云绮颤抖着拿起笔。

旁侧朔凌松陡然发声:“公主……别签……”

容云绮的名字已经落在罪状角落:“现在可以放过他了吧……”

看着眼前卑微的容云绮,宋月歌恶劣的扬起眉:“好啊——只要朔凌松把名字写上去。”

容云绮猛地抬头:“你言而无信!”

说着,她扑上前去想要夺回那张写着自己姓名的罪状。

宋月歌轻轻抽走罪状,容云绮便扑了个空。

“容云绮,你知道你这副样子有多像一条丧家之犬吗?”

望着容云绮愤恨到极致的脸,宋月歌不屑道:“本宫已经没耐心了。”

太监捧出来一把铁榔头。

他们将朔凌松的手指根根绑在木板上,只听“咔擦!”一声,朔凌松一根指节被硬生生敲断。

容云绮几乎是在哀求:“求求你停下——”

朔凌松痛的额头冒汗,却仍旧缓缓抬起头,扯出一个艰难的笑:“公主,我没事……”

直到朔凌松十根手指全部软塌塌的垂下。

他们抓住朔凌松的手掌,蘸着血,盖在罪状上。

随后,宋月歌才满意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

隔着牢房门,容云绮拼命伸手想要去够到他,可哪怕用尽全身的力气,他们中间始终隔着半尺。

半尺,不到一步的距离,现在却宛如天涯咫尺。

朔凌松艰难的向前爬着。

曾经光风霁月的天之骄子,现在却满身血污脏泥宛如蝼蚁。

容云绮痛苦的闭上眼,绝望的捶打自己。

三年前,她护不住父皇母后、护不住孩子……三年后,唯一的好友都受她拖累。

朔凌松艰难的开口安慰:“公主别哭,我会心疼……”

半日后。

容云绮昏沉间,忽然听到开锁的声音。

她猛然抬头,却见太监总管走了进来,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陛下醒了,要见你。”

第七章

玉鸾宫。

容云绮带着沉重的镣铐跪在殿内。

一抬头,她就看到萧承胥揽着的宋月歌的腰坐在榻上。

两人依偎的画面,如针刺痛了容云绮的双眸。

萧承胥恍若没有看见跪在殿前的容云绮。

许久,宋月歌才假模假样的求情:“陛下,你罚也罚了,就让云绮姐姐起身吧。”

萧承胥冷哼一声:“她罪有应得,你不必为她求情。”

宋月歌闻言,继续求情:“臣妾现下刚有身孕,正缺人伺候,不如让她去臣妾宫中吧。”

听到这话,容云绮身体颤了颤。

天理不公,宋月歌刚把她的孩子挫骨扬灰,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