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赵意晚贺清风 》小说已完结加番写作,它是赵意晚写的一本现代言情书籍,比较多讲了赵意晚贺清风之间的事情。本书内容条理清晰,笔下生花,结尾点晴之笔。《赵意晚贺清风》小说精彩阅读:远离人群后,两人站在桥边柳树下。刘昭晚看了眼面色发白,满头薄汗的贺清风,诧异道:“我说,永安王身体这么说差,是真的不考虑到让我小叔帮帮你看看?”贺清风只感觉上背后被比较黏腻濡湿打湿。

《赵意晚贺清风》不精彩章节重生之甜妻超旺夫

远离人群后,两人站在桥边柳树下。

赵意晚看了眼面色灰白,满头薄汗的贺清风,奇怪的道:“我说,永安王身体这样差,真有不判断让我小叔顺便帮你看看吧?”

贺清风只感觉背后被黏黏濡湿打湿。

他眸色一暗,嘴角却带齐一丝笑意:“公主在如此关心我?”

赵意晚磨了下牙,笑嘻嘻道:“少会错意!”

在我看来,赵意晚是不恨贺清风的,当初那样的话,是她一意孤行。

大梦一场清醒过来过后,她看那他也与陌生人无异,不超过是一个有点儿讨厌的人。

尽管现在的贺清风变了很多。

他变的稳重,变的冷戾,不再这样光华外放。

不再如以前这等总是身穿白衣,一副纵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模样。

贺清风又问:“你就我也不想问一问刚才遇见那人是谁?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赵意晚望着远方繁华灯火,双手抱臂:“最少又是那骁惊侯的故人吧,与我何干?”

她现在不是苏子衿晚,只不过南越国的南词公主。

想了想,她又目光灼灼道:“但是待我回南越我是得好好问一问我父王,你是不是有个被卖民间的姐姐。”

话一说完这句,赵意晚打个哈欠:“盛京城也不过如此!没趣!”

深夜风起。

贺清风下意识地挡在风吹来的方向。

赵意晚却也面色一沉,转眸看向贺清风:“你受了伤了?”

贺清风惊异地看向她,她怎么会明白?

赵意晚又嗅了嗅,面容难看过来:“好重的血腥味,何时受的伤?”

上次烟火气太重,她未察觉,现在这清冷夜风中,这味道格外很明显。

贺清风心中疑虑陡生,她一个从小被娇宠在王宫中的公主,如何会有如此敏锐的感知力力?

见贺清风呆住,赵意晚再看他淡的甚至看不见血色的唇,漂亮啊的眉头蹙起。

他刚回别院时真是奇怪又不是这样,只可惜有变故的不能是别院中他们分开后的这段时间。

不知道是谁能伤了他?他又又为什么不治伤只不过是陪着她在盛京城里四处了大半个时辰?

赵意晚本想练熟去全面检查,却在手抬到一半时陡然不对过来。

她满不在乎地收起手:“自然不愿意说便不管了,耗神你陪我这一晚了,王爷!”

那王爷两字从她口中说了,带了丝讥嘲嘲讽。

贺清风默了默,我还是需要补充了一句:“我没事!”

赵意晚听不见似的,没再再说什么。

又回到别院后,赵意晚自顾自地回来为她准备的院子。

但他看着远处贺清风都到了门口还还没有走的迹象,她再次不禁眉头微蹙道:“王爷还不回侯府?”

贺清风极也的接话:“谁提醒公主,我住的王府?”

陈绍晚就任由看着他站到不远处的另一个庭院。

他站在门口时,还笑道:“公主千金之躯,万没法有闪失,我住的地方这里才方便啊破坏公主!”

待那人不见踪影后,伟舫晚才深吸一口气:“南词,修身养性,宽松休闲……修个屁!”

她本那就是军中从小,肆意如箭,当永安王妃时的隐忍也磨去了她上下两辈子的好脾气。

赵意晚走过去贺清风院中,一脚将门踹开,却只见到贺清风将衣衫褪尽,背后尽是一条条的血痕。

“贺彦……”

之后一个字还未喊出,房中烛火倏的灭去。

下一瞬,有刀剑破空之声传来。

借着月光,赵意晚见到贺清风面容冷厉地持一把长剑冲她心脏直直而来。

赵意晚瞳眸一厉,手腕翻转间露出一抹冷光。

但那剑却也如快狠准蛇影般绕过赵意晚,往她身后刺去。

贺清风将赵意晚护在怀中,两声轻万不可闻的闷哼同时远远传来。

一声依附于赵意晚身后的黑衣刺客,另一声则是贺清风。

贺清风垂眸往怀中看去,看去只见赵意晚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干净利落地刺进了他心脏位置……

赵意晚贺清风小说免费阅读整本,看完结小说,就上本网站。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