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书名叫做《 本舔狗不干了!开局拒婚太子爷 》的小说,是作者“人皆有之”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 谢韵赵景 ,内容详情为:“你说这事真的假的?”人群里有人悄悄问“我看八成是真的,这谢家又不是头一回出这事了”“可不是,前些日子,那谢三姑娘不就刚被太子殿下赶出东宫嘛!”“这谢家的姑娘,原来都是些个不知廉耻的这往后,谁还敢娶啊”众人你一嘴我一句,人言可畏,再清白的人,也遭不住这般污言秽语,何况谢瑶又是个要脸面要强之人,若是这事闹大,怕是谢瑶会做傻事那妇人根本就没在怕的,扬声道:“当初谢瑶,有一块双鱼环佩,是她亲手送...

书名:谢韵赵景免费全文免费阅读_(谢韵赵景)全文阅读无删减

第5章


近几日,谢韵干了一件大事。

她买了一家酒楼。

自白檀寺回来后,谢韵就将那些存货陆续卖掉,从此以后,她便有了她两辈子都没赚到的钱。

这一大笔钱,看的谢韵眼睛都直了,之前她便有想法开一家自己的店铺,如今有了本钱,立马将之前看好的店面买了下来。

是一家老旧的酒楼,虽然面上破旧了些,但胜在地段好,原东家年纪大了,不久便要回乡,只是这酒楼却一直没有卖出去,倒是不少人有意买,但最后一听条件,纷纷摇头。

若是想买这酒楼,就得将酒楼里原来的伙计都留下,不然不卖,若是答应,这酒楼便能贱卖,但只这一个条件,就让想买的人望而却步了。

谁家买酒楼不想安排自己的心腹,自己的酒楼,还放着原东家的人,谁能放心,而谢韵不同,她正好缺人手,如今既省了银子,又有了人手,一举两得。

她看过酒楼现在的布局,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不过酒楼老旧,还是需要先加固一番,再进行后续的装修,得大改。

这些日子,谢韵一直窝在房间里写写画画,已经有了酒楼大致装修的样子,不过具体还要看现在的做工了,她想达到的效果,怕是这个世界还达不到。

青黛从门外进来, 就看见自家姑娘埋头书案,一会笑嘻嘻的,一会眉头紧皱,青黛上前,将手里的盒子放在书案上,忍不住打断:“姑娘,您画什么呢?”

谢韵抬头,这才发现青黛进了屋,笑道:“闲来无事画点东西,这是何物?”

青黛开心道:“今日二姑娘的聘礼送来了,里面给咱们家每位姑娘都准备了一套头面,这是姑娘的,姜妈妈刚送来的。”

说着,将盒子打开,谢韵朝盒子里看了一眼,确实漂亮,不由咂舌,傅家还真是大手笔,这么一套头面可值不少钱。

“青黛,让小黎将我那盆铃兰花送给二姐吧,虽然比不上这套头面,但也是我精心培育的,想来二姐姐会喜欢的。”

“婢子这就去安排。”

“等等。”谢韵起身,“还是我亲自去吧。”

谢韵带着青黛去了青竹院,一进门便听见了屋内的笑声,谢韵笑着进去道:“大老远就听见了晴儿的声音,要是被三婶听见了,又该说你举止粗鲁了。”

谢韵进去福了福身:“二姐。”

“三姐,你还好意思说我,我还不是跟你学的!”谢晴撇撇嘴。

“三妹来了,快来坐。”两个妹妹都来了,谢瑶也高兴。

谢韵坐下,拿过青黛手中的花:“妹妹也没什么可送的,这盆铃兰花,是我亲自培育的,今日送给二姐,还望二姐不要嫌弃才是。”

“你送的,我怎么会嫌弃。你的心意,我是知道的。”说着让丫鬟将花摆在窗户边。

谢晴不乐意了:“三姐偏心,这铃兰花我之前可是跟三姐求了好久,三姐都不给。”

谢韵失笑,调侃道:“等哪日你也要嫁人了,我也给你。”

谢瑶也来了兴致:“不过,听说上回三婶带着你去白檀寺求姻缘,不知结果怎么样?”

谢晴顿时红了脸:“二姐,你怎么也跟着三姐欺负我?”

谢瑶性子温婉,落落大方,举止端庄,平日里最是守规矩,也只有几个姐妹在一起时,才会稍微跳脱一些。

谢瑶去年便和丞相家的公子定了亲,下个月初十就要成婚。现在谢瑶更是不敢犯一点错,越临近婚期,这心里就越是紧张。既有嫁人的欢喜,也有成婚的忐忑。

但是,最让她心里一直记挂着的,便是谢韵。

她的这门婚事,本应该是谢韵的。

当初,傅丞相有意与谢家结亲,谢太傅嫡长女谢盈已经出嫁,最有资格的便是谢太傅的嫡次女谢韵,但是,当时谢韵年纪还小,且那会正痴迷太子,谢太傅自然不想给女儿这么早定亲,这门亲事,便落在了最年长的谢瑶头上。

整个谢家都依仗着大老爷谢桓,二老爷和三老爷虽在朝为官,但论身份家世和丞相府还是有差距的,,所以,这门亲事对于谢瑶来说,算是高攀。

虽然谢韵本人并不知晓此事,但她还是觉得心中有愧,如今谢韵和太子的事也泡了汤,她心里更是过意不去。

谢韵看着谢瑶欲言又止的样子,问:“二姐,你是不是有话说?”

谢瑶支支吾吾:“三妹,其实,二姐这桩婚事,本应该是你的。”

谢韵惊讶,二姐的婚事,怎么还有她的事?

谢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了谢韵听,谢韵这才知道,原来当初还有这么回事。

只不过,不管什么时候,谢韵对傅家公子也不会有多余的想法。

谢韵笑了笑,开解谢瑶:“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二姐,这是你们的缘分,和我可没什么关系,再说,我可一点都不想嫁人。”

“所以,二姐,你千万别多想,我相信,咱们谢家上下都不会这么想的。”

一旁的谢晴附和着点点头。“二姐,三姐说得对,而且,傅家公子我也见过,他看你那眼神,可是骗不了人的。”

姐妹二人一番劝解,谢瑶心里才好受了些,自定亲,她每日都心怀愧疚,她觉得自己变坏了,抢了自己妹妹的姻缘,许给傅家公子,她心里竟是开心的。

如今说开了,心中顿时舒坦了一些,往后,也可以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了。

谢韵从青竹院回来,便继续完善她的设计图,早日画完,她的酒楼便可早日开张。

只是,酒楼原来的掌柜跟着原东家一起走了,只留下一些跑堂的伙计和大厨,谢韵还得找个掌柜替自己看着。

她自己没有人手,又不能从府里找,看来,只能从牙行里招人了,

翌日,谢韵带着自己的图纸,先去了酒楼,安排伙计去找找上京城好一点的匠人,一般的匠人,怕是做不出她想要的样子。

从酒楼出来,谢韵便直接去了牙行,从众多契书当中,挑选了几个她觉得还成的,交给老板:“这些人,我想见见。”

老板立马派人将这些人叫来,给主顾过目。

一盏茶的功夫,几人便都被叫来了,一群兴致勃勃的人,规规矩矩的站在谢韵面前,看着眼前这个比他们年轻不少的少年公子,一开始的那股子激动的劲头也散去不少。

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一个年轻人,自然是比不上那些老东家。

谢韵今日出门换了男装打扮,若是着女装,还是招掌柜,这些人怕是都望而却步了吧。自古女子都在内院相夫教子,这种抛头露面的事,自然都是以男子为主。

谢韵只问了他们的家庭情况,其他一概没问:“我想问的都问完了,青黛。”

青黛意会,上前道:“诸位,下面是我们公子开出的条件,每月二十两银子的月钱,另外,若是干得好,酒楼也会不定时为大家发放相应的赏赐。”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交头接耳起来,他们没听错吧?每月二十两月钱,平日里还会有赏赐?这,这样的好事,还能轮得到他们?

要知道,上京城最大的酒楼东华庭的掌柜,每月也就十两银子的月钱,那也是掌柜这一行挤破头都挤不进去的,如今,竟有人开出了这么高的月钱,谁能不心动。

谢韵起身,“行了,各位回去等消息吧,三日之内,便会有结果,这期间大家若是有问题,都可以写了信送到这里,明日,我会来取。”
"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