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徐韵邓书悦 是现代言情《 发现自己是替身文学白月光 》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这个拍卖会是在当地的国土局的一个大厅里进行邓书悦让司机把自己送到了国土区门口,然后让司机去找个停车场等,应该要下午她才会出来邓书悦一走进国土局的门口,就看到了拍卖会的指示牌,邓书悦跟随着一路上指示牌的指示,很快就找到了拍卖会的大厅拍卖会大厅外要对身份进行登记和核验邓书悦扫视了一圈人群,并没有看到接她的人,还以为自己是不是找错地方了,然后邓书悦听到有人对她说“大小姐”,邓书悦一转头就看到了王...

【全文阅读】徐韵邓书悦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_发现自己是替身文学白月光好看的全本小说_(发现自己是替身文学白月光)全文阅读

发现自己是替身文学白月光第5章 吃火锅在线免费阅读

当最后一块儿土地被人拍下的时候整场拍卖会就结束了。拍卖会结束后,邓书悦看了看手表发现现在已经五点了。

邓书悦发消息给徐韵问“还在上课吗?我过来了,在你们学校的正门等你,你从我们学校门里出来应该一眼就可以看到车了,还是那辆之前你见过的黑色的车。”

然后邓书悦到了车上,告诉司机现在去华清大学,然后又一并告诉了司机一会儿要去的火锅店的地址。

国土局距离徐韵的学校不算远,而且幸运的是在这个即将晚高峰的时间,没有堵车,所以邓书悦很快就到了。因为学校的大门是不允许停车的,所以邓书月提前就让司机停在了一个靠边的位置。

邓书悦自己就浅浅的闭上眼,想要闭目养神一会儿,今天她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休息,在拍卖会现场时还没有感觉,而且平常她是有午睡习惯的,所以当上车之后就确实感觉有点累了。

可邓书悦又着实想与徐韵分享她的喜悦,在邓书悦看来她现在和徐韵的关系其实是很独特的你说她们是闺蜜吧,但是才没认识多久,但是她和徐韵又确实是命运与共的,又心心相印 ,邓书悦想她们应该算志同道合的伙伴吧。所以也只有徐韵知道这件事的含金量。

邓书悦给徐韵发消息的时候,徐韵刚好没有课,正在图书馆和同学自习。徐韵给邓书悦设置了专属铃声,虽然因为在图书馆手机开了静音,但徐韵给了特殊铃声特殊设置,所以给邓书悦设置的铃声仍然可以发出声音,当然是特别小声的。但只要那声音一响,徐韵就能知道是邓书悦给她发消息了。

所以徐韵毫不迟疑的拿起手机,点开屏幕,刚看到上面的文字就好像也被文字中所传达的喜悦感染,嘴角挂上了一抹笑意。

徐韵回道“我现在在图书馆,马上过来,十分钟左右”。

徐韵跟一起结伴在图书馆学习的同学道了声“我突然有点事就先走了”就开始飞快收拾东西,然后离开了。

留下她同学在凌乱中懵逼,但她同学就缓了缓,然后又投入学海之中。

徐韵是在图书馆5楼自习,徐韵之所以会选5楼只是因为她觉得这楼更安静,但这一次徐韵有点在心里责怪自己为什么要选5楼,可能是要到吃饭的时间了的这个原因,电梯现在很忙,每一层都要停一次,徐韵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所以她直接走得边上的楼梯。

徐韵今天上半身穿的是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下半身是一条七分的牛仔裤,所以走起来还是很方便,头上则是一个简单的马尾。

从图书馆到门口的路,徐韵几乎是跑着过去的,徐韵能感觉到自己全身每一处细胞都在喧嚣着,即将见到邓书悦的喜悦,而且徐韵也有事情想分享给邓书悦,把她的喜悦也带给邓书悦,这样就有双倍的喜悦了。

徐韵没让邓书悦等太久,很快就到了门口。徐韵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黑色奥迪轿车,小跑了过去,在确认了车牌号后拉开了后座车门。

其实邓书悦从未告诉过徐韵车牌号,因为忘记了,但徐韵早在上一次她们第一次见面时,第一眼看到这辆车时就记住了,因为徐韵会很自觉的记住与书悦有关的东西。

徐韵一拉开车门,徐韵就看见了睡着了的邓书悦,她的脑袋靠在车门上,眉头微蹙,似乎睡得不太舒服。

其实在等徐韵的时候,邓书悦仅仅只是想养精蓄锐一会儿,但因为车上的空气确实不流通,再加上邓书悦本身今天比较疲惫,所以直接睡着了。

徐韵看到邓书悦因睡得姿势不舒服,而微皱的眉头,她小心的坐上了车将邓淑月的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并让邓书悦的整个身体都靠向她。然后徐韵小声询问司机是否知道火锅店的地址。

司机点点头,然后发动了车子,因为邓书悦在睡觉,所以司机一路上都开的很平稳,速度也很适宜,因为是晚高峰时间,所以有点堵车,但却刚好合了徐韵的心意,因为徐韵希望邓书悦能多睡一会儿。

徐韵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慢慢向后略过,小心的保持着自己的姿势,争取让书悦靠得更舒服一点。

徐韵看着书悦宁静的睡颜,只希望自己以后能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成为邓书悦除了家人之外的依靠,去保护书悦,虽然徐韵也知道这个愿望的实现可能是遥遥无期的,但只要是她想干的事就没有完不成的,只不过是时间长短问题。

其实徐韵觉得书悦不仅是她和她家的恩人,也是她的幸运星。自从遇见书悦后,母亲的病有了康复的希望,她之前的一个项目也有了灵感,徐韵也能感觉到自己身心都在被改善,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一切似乎都在慢慢变好。

因为邓书悦订火锅店时专门选择了离徐韵学校不远的火锅店,所以即使是在堵车的情况下,她们半小时就到了。

徐韵并未准备叫醒邓书悦,而是让司机找个地方停车,然后坐在车里等书悦醒。

在等邓书悦睡着的过程中,徐韵开始数起了书悦有多少根头发,就在她数到50根的时候,书悦醒了。邓书悦醒来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然后她看到了身旁的徐韵,直接就给了徐韵一个熊抱,然后才慢慢清醒过来。

徐韵被邓书悦抱着,整个人都僵住了,徐韵能感觉到有热量从书悦那里传送给她。徐韵觉得这种感觉无比奇妙,就好像心要被填满一样,又像有一片鹅毛在撩拨着徐韵的心弦。虽然徐韵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感觉,但徐韵却知道,她并不反感邓书悦对她的拥抱,甚至她被抱的时候,内心是在暗暗窃喜的。

但邓书悦并未发现徐韵的异样,因为邓书悦还没有完全清醒。邓书悦也根本没觉得自己小小的动作,能让徐韵想这么多。邓书悦只认为这是很正常的动作在与女性朋友相处之中。其实拥抱这个动作在女性群体之间是普遍的。但因为徐韵从小就不喜欢与其她人有身体上的接触,所以感觉就如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邓书悦看着车窗外明显已经到了那家火锅店了,有些尴尬的问“阿韵,你等了多久呀?其实你可以直接叫醒我的”。

徐韵回过神来,装作不经意的动了动自己早已僵住了的肩膀,说“车子没到多久,你就醒,我看着你睡得很香就想让你多睡一会儿,而且我刚刚也不饿,你看现在不就刚刚好吗?”

然后徐韵就拉开车门,拉着邓书悦的手下了车。

她们到了火锅店,邓书悦告诉了店员她预定时的电话号码,店员把她们带到了预定的包厢。

虽然她们早已过了预定的时间,按这个爆火的火锅店的规定,这个预定应该被取消,也就是说这个包厢可能会给其他人,但奈何邓书悦当时因为发现了这个火锅店的规定,并且徐韵很爱吃这一家,直接一挥手买下了这家火锅店。按理来说这种如此火爆的火锅店,老板是不会卖的,的确当时邓书悦找到这家店的老板后,老板当时也并不想卖,但邓书悦确实给得太多了再加上这个老板从其他人处打听到了邓书悦的身份,所以老板很爽快的就卖了。

虽然这家店在短短几小时内就换了个老板,但整个店铺依然是井然有序。

其实邓书悦平时是喜欢安静的吃饭地方,如果邓书悦要吃火锅的话,她一般会选择包场。但这一次因为有徐韵在,邓书悦觉得如果让徐韵知道她吃火锅都包场的话可能会惊到徐韵。所以邓书悦只是选择订了个包间,这是邓书悦能接受的最低限度了。

等到一盘盘菜和火锅的锅底上齐,服务员们都出去了,并且关上了门,给她们两人留下了一个私密的空间。

徐韵先拿了双公筷,烫着一块毛肚。

邓书悦则看着徐韵说“阿韵,你不知道今天我有多开心,这可意味着我们,尤其是你的命运是完全可以通过我们自己改变的”,看到书悦如此开心,徐韵也笑了起来,幅度并不大,但笑意却直达眼底,徐韵烫好毛肚问邓书悦“书悦,你吃毛肚吗?”

邓书悦点点头说“吃,其实我一般情况下不会吃内脏之类的,但火锅里的毛肚和鸭肠我还是会吃的”,然后邓书悦又开心的说“竟然是给我烫的呢”

徐韵道“就是给你烫的,想让你吃第一口”

徐韵将毛肚放入邓书悦的碗里说“小心烫”

然后徐韵看着邓书悦说“书悦,我今天也有好消息和你分享,之前我一直在研发一款游戏,现在终于有了新的进展情况”

徐韵看着正专注听着自己说话的邓书悦,没忍住的捏了捏邓书悦的脸颊说“书悦,你可真是我的小福星”。

听了这话,邓书悦直接反驳道“什么叫我是你的小福星,明明是阿韵你本身就很有能力”

“好,好,好”徐韵回道“书悦是我的伯乐,我是千里马”

徐韵又将自己用公筷烫的鸭肠夹给了邓书悦,邓书悦“装模作样”的哼哼,然后才接受了这鸭肠。

一顿火锅下来他们两个都很开心,邓书悦开心于徐韵总能很好的理解到她的想法,给邓书悦一种她们之间是契合的感觉,这种感觉在之前邓书悦与其她朋友一起时是完全没有的。

徐韵则高兴于今天她又加深对书悦的了解,今天她知道了书悦在吃火锅时喜欢吃什么。

徐韵有担心过自己能否在和书悦聊天时有共同话题,所以她在极短的时间内给自己突击了建设了一下艺术素养,以徐韵的学习能力来说,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令徐韵没想到的是,今天书悦并没有聊到艺术,反而聊到了很多其它的,并且是徐韵也很有想法的话题 ,徐韵觉得今晚她们两个的灵魂似乎在共鸣。

吃完火锅,徐韵和邓书悦她们二人走在火锅店旁边的商业街上,徐韵看到了旁边有卖棉花糖的地方,便问书悦想不想吃。

邓书悦听到后,想都没想就点点头,然后说“阿韵,我们一起吃一个吧”

徐韵自然是满口答应。其实邓书悦如果不说这句话,徐韵也会只买一个,不是因为不舍得,而是因为她还没有和书悦吃过同一个棉花糖呢!

徐韵让邓书悦坐在了一个板凳上,然后自己去买棉花糖。

徐韵来到了那个棉花糖的小摊子上,要了一个粉色的棉花糖,她私心里觉得粉色很配书悦。

很快棉花糖就做好了,徐韵付了钱,拿了棉花糖回到了邓书悦的身边。

徐韵递给邓书悦一个牵子,她们一人一口的吃起了棉花糖。

邓书悦拿出纸,给徐韵擦了擦嘴边粘着的棉花糖,

邓书悦对徐韵说道“阿韵,我一直知道你很有能力,你知道当时我知道你在原小说情节时有多惋惜吗?你明明可以不用受那么多的痛苦,就可徐韵以与许多男人站得一样高,并且能比那些男子站更久,你的成功还会像一座灯塔使许多如我们一样的女性感到激励,并受到福泽。所以我连夜回国,就因为我偏要让这小说看着,你这一次是如何走得越来越高的,我们女子本就是一个好字,我们并不比任何人差”

徐韵在邓书悦说完后反手握住了邓书悦的手,并且在她耳边郑重的说“我都明白的,书悦,相信我”

吃完了棉花糖,她们两个都感觉嘴巴和手都黏黏的,不得不去找卫生间。

邓书悦假装生气的对徐韵说“看吧,你提议的吃棉花糖的好主意”

徐韵直接认错道“是,我的错,下次我们换一样”

在徐韵眼中完全没看出邓书悦是在假装生气,她只看到了一只矜贵的小猫炸毛了的样子。

邓书悦发现徐韵根本没看出自己在假装生气,她竟然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因为邓书悦本就没指望徐韵能看出来。

小说《发现自己是替身文学白月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