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但湾湾就是湾湾,不是那个经历万般磨难的谢霖。

正想着,谢霖睁开了眼,目光从茫然到清明,看到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向南,我们走吧,店里今天有不少货要来,得快点回去。”

赵向南扶了扶眼镜,带着她坐上了车。

回到店,送货的车正好停下,谢霖庆幸自己回来的及时。

半小时后,车上的货都卸了下来。

徐婆婆一边点着钱一边朝谢霖说:“湾湾,今天社区来人了,说是要给我们门上贴上广告,他们拿来的海报放在桌上呢,你到时候记得贴上。”

谢霖笑着应:“好。”

她走到桌边,将桌上卷成直筒的海报摊开,下一刻,她心里猛然一震。

海报上,是当下火热的明星团体,而在正中央,印着顾氏的logo。

谢霖呆了一瞬,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就算过去一年,她还是没办法将卫少煊完全忘记。

哪怕看到一个简单的logo,也有种睹物思人的感觉。

即使心里惊涛骇浪,谢霖表面上也还是温柔如常。

她不想让赵向南和婆婆看出自己的失态。

她拿着海报往外走:“婆婆,这个要挂在哪里?”

徐婆婆还未回话,谢霖便感觉到自己撞上了一个人,她下意识道歉:“不好意思,你……”

就在她抬眸的一瞬间,整个人如同被失了定身术一样。

空气仿佛都在此刻凝滞。

那张曾出现在过梦里的脸,就这样生生映入她的眼帘。

谢霖卫少煊(谢霖卫少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谢霖卫少煊全文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谢霖卫少煊)

只是,他向来漠然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极其复杂的神色。

像是发狂的喜悦,又像是忐忑的绝望。

她看着卫少煊朝自己伸手,熟悉的嗓音在谢霖耳边响起:

“谢霖,我终于找到你了。”

第28章

徐婆婆一把将愣住的谢霖拉到身后,像是护住崽子的老鹰,浑浊的眼犀利的看着卫少煊。

“你干什么!”

赵向南站在一边,身体也紧绷了起来。

卫少煊满心的狂喜被徐婆婆这一声怒喝打散了不少,他急忙开口:“老人家,我是谢霖的……”

他突然顿住,卫少煊突然意识到,他和谢霖的关系如此脆弱,真要介绍的时候,竟连个能说得出口的身份都没有。

总不能当着老人家的面,说他是谢霖的老板吧。

卫少煊难得有语塞的时候,他急的不知如何是好,他看向谢霖,却心里一惊。

谢霖低着头,整个人都在往后退,直到退到一个男人身边,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袖,再不松开。

卫少煊心里一刺,曾几何时,谢霖也是这样抓住自己的衣袖。

可他却将她的手甩开,让她面临绝望。

谢霖微微颤抖,卫少煊就是再傻也知道她现在的状态不对劲。

他下意识上前:“谢霖?”

却被赵向南抬手挡住了去路:“这位先生,请你自重。”

卫少煊到底是经过了一年的打磨,曾经骨子里的暴戾和随性被他很好控制在体内,哪怕现在,他也没有动手的想法。

他只说:“我只是想看看她怎么了。”

下一刻,卫少煊感觉到手臂上多了股力量,他顺着看去,开始的那个老人家正拽着他朝外拖。

卫少煊再冷漠,也不可能对老人动手,只能顺着她往外走。

可是他低估了一个人要捍卫自己宝藏的决心。

徐婆婆把他拖出店外之后,就抄起了门前的扫帚。

卫少煊真是有苦难言,只能抬手挡着,他看得出眼前的老人是真心为谢霖好,所以哪怕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样的苦,他也咬牙忍下了。

等快要退出街道的时候,卫少煊才找到机会开口:“老人家,我跟谢霖是认识的,我找了她一年,您让我看看她,我只是想看看她。”

是了,他只想看看她。

一年来的思念一年的寻找,日日夜夜在梦里反复出现的人就出现在眼前。

卫少煊最大的愿望,也不过是好好看看她。

徐婆婆喘着气怒骂:“看什么!她顺着海水飘到我身边,半死不活的时候怎么没人看她?她身体亏空,治病的时候一天有大半时间睡着,半生不死的时候怎么没人看她?”

“现在人养的好好的了,脸上有肉有笑了,你们现在想起来看她了?给我滚得远远的,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徐婆婆活了大半辈子,一眼就看出眼前人跟自家湾湾不是一类人。

以前发生过什么她也隐约猜得出来,无非是情字伤人。

既然如此,眼前这人,就没资格再沾染她的湾湾。

卫少煊此时此刻才知道谢霖这一年来经历过什么,哪怕眼前老人没说的很明白,他也能从那几个形容词里听出来。

什么钻心之痛痛彻心扉,都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卫少煊终究是没说什么,往后退了一步:“老人家,抱歉,是我鲁莽了。”

店里,谢霖也没从这突然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她沉默至极,耳边的嗡鸣再度响起,抓着赵向南的手越来越紧。

赵向南立刻就发现了不对,他将人揽在怀里:“湾湾,别怕,我在这里。”

可谢霖的情况实在是太差,他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冰凉。

赵向南没多想,抱起谢霖朝外冲去。

一出门便撞上回来的徐婆婆。

见这阵仗,老人吓得都要坐在地上:“怎么了,湾湾又发病了?”

赵向南点点头,朝自己的诊所跑去。

卫少煊刚要走,就看到他抱着谢霖快步走来,脸色顿时一变。

他上前拦住人,冷声道:“把人给我。”

赵向南分毫不让,他看着卫少煊,一字一顿:

“你要是不想她死,就现在给我让开!”

第29章

卫少煊眼里划过一丝惊惶,牙关紧咬,再次退开一步。

看着赵向南抱着谢霖大步离开,卫少煊看着他们的背影,拔腿就跟了上去。

诊所里,谢霖静静躺在床上,眉头紧皱,哪怕在睡眠中也不安稳。

徐婆婆站在一边,眼里露出心疼和焦急:“这可怎么办,向南,你快给湾湾看看。”

赵向南脸色也不好看,他还以为谢霖已经好转,可现在看来,这一年的治疗,依旧是治标不治本。

又或许,谢霖根本没有按照他说的去做。

心里千回百转的,赵向南还是稳住了自己,安抚徐婆婆:“没事的,婆婆,她现在还不到用药的地步,我们陪着她,等她醒来就好。”

徐婆婆对赵向南很信任,她坐在床边,伸手握住了谢霖的手,拿出怀里干干净净的手帕,一点点擦去她额头上的汗。

卫少煊站在诊所门口,静静听着他们的交谈。

徐婆婆喊出赵向南的名字时,卫少煊脑子里飞快将一个人拿出来对号入座。

他眼里浮起疑惑。

不一会,谢霖渐渐平静下去,只是还没醒来。

赵向南开口: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