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只为给他的心上人报仇。

他认定是林家逼得她跳楼自杀,成了植物人。

也认定我们应该以死赎罪。

那时的我才明白,难怪结婚多年,霍言煜把我宠上了天,细致入微温柔体贴。

却从来没对我说过一句我爱你。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精心设计的骗局。

可后来,即使他的心上人苏醒,他也还是亲手打掉了我们的孩子,将我关在牢笼中,日益折辱。

他说这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

可是凭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就被他肆意折辱。

而他害我家破人亡,却和心上人即将举行婚礼,幸福美满。

所以临死前,我绑架了他的心上人。

那天,陈雪萱被我拽着不敢动弹,冲着下面的人柔弱求助:“救救我!言煜,你快救救我.....”

我手中的刀晃了晃,声音清晰,一字一句:

“你们要是敢靠近,我这刀可就直接把陈雪萱脖子割破。”

“哦,你们应该不会担心陈雪萱,只有咱们最尊贵的霍总会心疼。”

霍言煜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他毫不畏惧大步走上前。

而我也丝毫不怕,刀在陈雪萱脖子上又加深一分溢出血印。

陈雪萱大哭看着霍言煜:“林卿芷这个疯女人来真的了!她是真的疯到要把我杀了!”

霍言煜死死攥紧手停在原地,看着我恨不得立刻把我撕碎:“林卿芷,毁了我这场婚礼你死不足惜!”

“别忘了你弟弟还在太平间!”这个时候他还在骗我!

霍言煜林卿芷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霍言煜林卿芷)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我死死握住水果刀,满眼嘲讽。

“霍言煜,我记得你说过,你是因为陈雪萱救了你一命,所以爱上了她?”

“那如果救你的人不是她呢?”

霍言煜冷怒上前,可他刚跨出一步,就听‘滴’的一声,音响中忽然传来对话一

[如你所见,我陈雪萱这个恶毒女人现在不仅过得好,还把你这个大小姐狠狠踩在脚下。]

【就算你和言煜说是你当年救了他,他有信你吗?

而我,不过是随便编几句你爷爷要我/陪/客/的谎话,他就害死了你们全家。]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你弟弟昨晚上被言煜扔到海里喂鲨鱼了,现在估计已经连骨头都不剩了。]

病房里的对话,被我都录了下来。众人哗然。

霍言煜最是震惊,救自己的是林卿芷?林卿芷爷爷也没有逼迫过陈雪萱?

陈雪萱彻底方寸大乱,惨白着脸哭着挣

扎:“言煜,你别听这些,都是假的,我没说过这些话!”

可她的慌张,却是录音真实的最好全场议论纷纷。

“怎么会是这样?原来是陈雪萱一直在骗人?”

“霍总他知道陈雪萱这么歹毒吗?居然被这么个女人耍的团团转,他现在可不得气死?”

所有人看向霍言煜,霍言煜竟然脸色泛白,手背青筋暴露。

可和大家预料的愤怒不同,他颤抖看向我。“芷芷....”

此时此刻他终于相信了我的话。“霍言煜,你后悔过吗?”

四目相对,我终于看到了霍言煜眼中的后悔愧疚。

很好,我要的就是他的愧疚。

但这只是一时的愧疚,我不甘心,霍言煜手上背负着那么多人命,我要他永远记住这一天!

当着霍言煜的面,我狠狠在陈雪萱脸上割上一刀。

“啊!”

陈雪萱疼得惊恐大喊:“林卿芷,你疯了!言煜!救我!求求你快来救我!”

霍言煜确实在靠近,可视线却紧紧凝着我,满心惶恐。

“卿芷,你冷静一点!”

而我却一脸冷漠:“这一刀是为我爷爷,我爷爷把你当亲孙子,

一心培养你当集团继承人,你们一个撒谎,一个下毒手,害死了他老人家!”

是他错了,错的离谱!

急剧不安下,霍言煜火速往宣誓台的楼梯移动:“芷芷你停下来,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你这么做是犯法!”

我冷笑,反正我是疯子,疯子还怕人看?

抬手又往陈雪萱脸上补上两刀,刀尖没入血肉,鲜血奔涌。

“啊!”

陈雪萱直接痛得昏过去。

“这两刀是为我弟弟和我未出世的孩子,他们被你们害死了,你和陈雪萱都该赎罪!”

霍言煜已经跑到宣誓台的楼梯上,面容急切又痛苦:“芷芷你下来好吗?我错了,我以后会好好补偿你-”

我看着冲上来的男人,觉得可悲又可笑。爷爷死了,宝宝死了,弟弟也死了......

我要补偿做什么?

我盯着越来越近的人,泣血宣告。

“最后我也要赎罪,是我识人不清引狼入室,跟霍言煜你这个魔鬼结婚,害的林家家破人亡,我也该下地狱!”

话落,我猛地握着刀最后对准自己的心脏:“爷爷,弟弟….还有宝宝,我来见你们了...”

霍言煜嘶吼着冲过去:“芷芷!不!!”“噗嗤!”

刀狠狠没入,正中心脏!

……·

  深夜林宅,灵堂。

  林卿芷跪在地上,忍泪抚着棺材,里面躺着从小把她带到大的爷爷,等着丈夫霍言煜回送老人最后一程。

  “哒哒!”

  脚步声传来,林卿芷转头看去,男人穿着高奢西装,挺拔俊朗的身影透着暗夜的冷意走进。

  心下一软,她带着哭腔依恋望向他:“言煜,你终于回来了,爷爷临终前还念着你……”

  “他确实该念着我,毕竟我等这一天等了三年,如今终于大仇得报。”

  林卿芷哽咽一滞,恍然以为自己听错:“你在说什么,什么报仇?”

  话落,男人彻底走出阴影,眼神冷如屋外寒冰。

  和霍言煜结婚三年,他一直很对她很好,连手指受伤破个皮他都担心半天,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陌生阴鹜的一面。

  “言煜?”

  林卿芷被男人逐渐靠近的戾气吓住,情不自禁朝后退:“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好好说话行吗……啊——!”

  霍言煜忽然一把拽着她头发,疼得她溢出眼泪。

  她虽然从小父母双亡,可爷爷很疼她,她一直是养尊处优的林家大小姐,从没被这么粗暴对待过。

  她又疼又慌:“言煜,我疼……你别这样,我害怕……”

  可男人眼中却没有半点心疼:“这就疼了?以后有你疼的时候!”

  随即,他不由分说将她一路从灵堂拽上车,带到了深城一家私密性很好的贵宾医院。

  VIP病房门口,霍言煜粗暴甩开林卿芷。

  “跪下!”

  “砰!”

  林卿芷被甩落在地,膝盖狠狠砸在地板上,疼的她发抖。

  她咬牙勉强支起身子,才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个人——

  竟然是她消失三年的闺蜜陈雪萱!

  随即,霍言煜又一把掐着她,指着病床凛冽宣告。

  “雪萱在娱乐圈被你爷爷逼迫卖身,跳楼成了植物人,我跟你结婚,不过是为了害死你爷爷,击垮林家为雪萱报仇!”

  一字一句,刺得林卿芷的世界摇摇欲坠。

  “言煜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爷爷在深城是出了名的儒雅善良,每年为慈善机构募捐超过几千万,他不可能做出逼良为娼的事!”

  并且林氏集团不曾涉足过娱乐圈,又怎么牵扯到陈雪萱?

  霍言煜蹲下,拧起她的下巴逼她对视,眼中嘲讽:“资本家的虚伪罢了,或许你装的这么单纯,其实背地里和你爷爷一样心思歹毒。”

  “不是的……”

  林卿芷哽咽发颤,同床共枕三年,她连只小猫都舍不得伤害,自己是什么人他难道没看清楚吗?

  可是霍言煜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又将她拖出医院上了车。

  最后,车停在了深城有名的销魂场所,黄金之宫酒店。

  车内。

  霍言煜手指夹着一张房卡,在林卿芷脸上拍了拍。

  “去这个酒店的701房。里面有我重要的合作对象,他点名了要你一晚,你待会多讨好他,别搅黄了我的合作。”

  轰然一句,如惊雷砸下。

  缩在角落里的林卿芷,惊得指甲嵌入肉里:“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我是你妻子,你怎么能让我……”

  “妻子?你也配?”

  “嘭!”

  男人一把扯过她的手腕,目光凶狠威胁。

  “你爷爷死了,你该为他的错赎罪,但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只能找你那个在国外读书的弟弟了。”

  “不!”

  林卿芷惊恐,顾不得额头上的红肿,扯住男人的衣角哀求:“你别对我弟弟出手,他是无辜的!我爷爷的事你再好好调查可以吗,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霍言煜的耐心已经用光,忽得抬手粗鲁撕开她的裙子。

  “刺啦——”

  “不要!”

  林卿芷哭着挣扎,可男人的手如同铁钳般将她禁锢:“701!现在去,还是光着去,你自己选!”

第2章

  车窗的门被打开,凛冽的风径直吹在皮肤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