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姜奚奚借口有别的电话打进来,和安姨挂了电话。

接通,是《寻亲记》节目组。

“您好余小姐,今天下午节目彩排您能来吗?节目明天就要录了,需要大致走一遍过场。”节目组的人说。

“彩排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事。”

“明白明白!那随后我和您电话沟通,您叫我小牛就行。”

前排开车的苏助理透过后视镜见姜奚奚放下手机,才道:“安安小姐,《寻亲记》这档节目如果您不想参加,可以让先生帮忙打个电话。而且您也不用太担心,先生和林教授通过电话了,林教授并未受影响。《寻亲记》这档节目还是有底线的,余家人贪心不足一定会被反噬。”

苏助理语声笃定。

提到谢景渊,姜奚奚难免想到昨晚的事。

她尴尬同苏助理笑了笑道:“还好,我心里有数,参加节目也是有其他原因。”

手机屏幕再次亮起。

是岑慕白。

离婚证已经领了,安姨和窦雨稚的事也结束了,岑慕白给她打电话……难不成是为了确认她是不是完成了他最后一个心愿?

她垂着眸子,静静看着手机屏幕熄灭,才将人拉黑。

苏助理把姜奚奚送到别墅门口,才同姜奚奚说叶长明已经被捕,有人报案叶长明迷奸。

“叶长明也算罪有应得,以后没有机会再骚扰您了。”苏助理替姜奚奚推开别墅院门。

“谢谢。”她道谢,明白这是谢景渊不将她牵扯其中,警告叶长明的手笔。

难怪,岑慕白会给她打电话。

恐怕是来问责的。

·

乱糟糟的棚户区窄巷外,停着辆与这地方格格不入的玄黑色跑车。

姜奚奚岑慕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奚奚岑慕白)姜奚奚岑慕白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姜奚奚岑慕白)

坐在车内的岑慕白眉头紧皱,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意识到自己被姜奚奚拉黑了。

他烦躁地把手机丢在一旁,点了根烟。

副驾驶座上是昨晚姜奚奚落在包厢的围巾。

他是在叶长明被谢景渊的保镖送到包厢后,才知道叶长明给的药根本就不是真话药。

叶长明是怕他心软,所以才骗他。

他逼着姜奚奚喝下那样的药,又非要姜奚奚等着谢子怀过来接。

姜奚奚用永远被困在余家村发誓,也要自己走,显然是误会他的目的是让她和谢子怀上床。

想到姜奚奚那句如你所愿,岑慕白就烦得不行。

幸好,谢景渊去了。

如果是别人岑慕白还会担心姜奚奚的安危,但谢景渊……他应该很快就把姜奚奚送到医院了吧。

他放下车窗,看着城中村人来人往的,深吸一口气香烟。

脑海里全是昨晚的姜奚奚的表情,整个人烦得不行。

岑慕白所有关于姜奚奚的印象都不怎么好,在他的心里姜奚奚是介入他和窦雨稚之间的第三者,甩不掉的牛皮糖。

可听她说误打误撞救了他那次她是去自杀的,不知道为什么岑慕白心抽搐得疼。

他怎么都无法将想自杀的人,和那个夕阳下将他压在开满蔷薇的墙壁上亲吻的明媚少女联系在一起。

岑慕白这是失忆后第一次,想知道他和姜奚奚的过去。

可偏偏,除了那个画面,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

《寻亲记》是录播,明天正式录节目。

傍晚,节目组打来电话,告诉姜奚奚大概流程和她被安排出场的时间,让姜奚奚做到心中有数。

许是从节目组那里知道姜奚奚也要去参加节目,余家人从节目组那里要到了姜奚奚的电话。

似乎是有预感,姜奚奚在接通电话的那一瞬,点了通话录音。

“姜奚奚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你不是很能躲吗?怎么知道我们上节目害怕就怕了!”电话那头传来余宝栋幸灾乐祸得意扬扬的声音,“给脸不要脸,让你回余家村给孙瘸子当媳妇儿那是看得起你!大学里男的那么多,就你这骚货样,肯定早就不是黄花大闺女,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睡过了,你……”

没等余宝栋说完,电话就被余宝栋的奶奶抢了过去,声音一如既往刻薄尖锐:“余招娣,你个黑心肝的赔钱烂货,你怎么不去死!家里给你吃给你穿,你害你爸坐牢,你和你那个脏烂货妈一个样!我们老余家花钱买她回来传宗接代,给她吃给她喝,对她那么好!她生了你这个赔钱货不说,还跑!死了还要带着我的大孙子一起死!你怎么不跟她一起去死!”

第18章你弟的房子和钱

姜奚奚有意录音,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镇定自若开口……

“你是有多无耻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的生母原本有幸福的家庭,你们把我生母拐到余家村,不给她衣服,怕她跑一天只给吃一顿猪食,用铁链把她锁在地窖非打即骂,腿都打断了,这叫对我生母好?她16岁被拐到你们家,17岁开始不停的生孩子,但凡是女孩就摔死,十一年生了8个孩子,和第9个孩子一起死在手术台上,这叫对我生母好?这好给你……你要不要?”

余老太太被姜奚奚气得火冒三丈,条件反射般企图用最恶毒低俗的话语击溃姜奚奚。

“你!你这个你个脏心烂肺的下贱坯子!一个女娃子去男人那么多的地方,男男女女挤在一个屋子里,说是上课,关起门来都是男盗女娼,干的都是下贱勾当!都是欠草的骚货!”

姜奚奚眉头轻抬,装作被气狠了语声拔高:“海城大学是最顶级的大学,是为国家培育了无数人才的圣地,不要用你那肮脏的思想揣度海城大学的学生!”

听到姜奚奚着急辩解的声音,余老太太以为抓住姜奚奚的软肋,更是不遗余力用最难听肮脏的话侮辱攻击:“我呸!还名校!你们那个学校的女娃子一个个都不知道和多少男人鬼混过,早就被男人玩成了烂货!都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生出娃娃,还名校!”

“妈!你把电话给我!”余宝栋的姑姑从对着电话喷粪的老太太手中抢过电话,和以前一样开始唱红脸,“招娣啊,你也别怪你奶奶生气!咱们怎么说都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说你一个女娃,都已经二十五岁了还不嫁人,花钱读啥大学,你爸让你去把学费要回来也是为了你好,那大学都是骗钱的!女娃子还是要年轻一点嫁人……人家才能给高彩礼,那钱还能给你弟娶媳妇儿,这多好的事,也算你替家里做贡献了,毕竟你弟才是咱们余家的顶梁柱……”

姜奚奚打断余宝栋姑姑的话:“从小到大,我的学费是余家出过一分钱吗?哪来的脸让我把学费给余家?我十岁前我从没上过学,记事开始就有挨不完的打,干不完的干活!十岁那年我带着我妈安姨逃出后你们要打死我,是安姨想办法借了两万给你们,你们才放过我,四年前我出车祸的时候你们看过我一次吗?哦对了……有一次,我昏迷一年多了,你们不知道从哪儿知道我成了植物人,去医院看我死了没死,在我病床前密谋着拔我氧气管,等我死了怎么讹诈医院赔钱,现在又和我说是一家人?”

“哎!你这孩子……”余宝栋的姑姑叹气,“你怎么不说家里买你妈就花了三万呢!你把你妈放跑,又害得你爸坐牢,那姓安的要你,给两万块钱赔偿不过分呀!而且如果当年没有把你给别人,你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你爸生你一场,你要死了……我们问医院要的钱也就算你给你爸的养老钱了是不是?再说你看你现在也不是也好好的!”

“算了算!这些都不说了!”余宝栋的姑姑话锋一转,“招娣啊!你看你和你弟弟都是你外公的血脉,你一个女娃外公都能花钱供你上学,现在宝栋到了结婚的年纪,你外公不该帮帮宝栋吗?”

余宝栋姑姑不等姜奚奚开口,自顾自苦口婆心:“招娣,你好好劝一劝你外公,你说咱们是一家人,家里人也真的不想闹到上节目搞臭你外公和你名声的这一步,你外公好像是大学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