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宜当然认识,青山寺是鹿城最灵验的寺庙,山下有9999级台阶,据传,只要从台阶上一步一叩首,心诚则灵,许愿必定成真。

顾阎有先天性心脏病,他18岁病危时,姜慕宜就曾来到这里,为他一步步跪完9999级台阶。

帮他去青山寺求平安符,愿他一生喜乐平安。

回忆起从前,姜慕宜眼睫微动。

可下一秒,顾阎的话便彻底将她打入地狱:“既然认识,便一步一步,从9999级台阶跪上去,跪满九遍,给卿卿赎罪!”

“少一遍,我要你的命!”

姜慕宜僵在原地。

可顾阎还不满意,他甚至吩咐手下人在每级台阶上都洒满了图钉,布满图钉的9999级台阶,此刻看上去,触目惊心。

“你……就这么恨我吗?”

顾阎目光深沉,一字一句道:“我最恨的,是我当年没有保护好卿卿,让你趁机逼死了她。”

说完,他猛然抬脚,姜慕宜被猛地踹跪在地!

“啊……”

尖锐的图钉刺入皮肤,立刻痛得她脸色惨白,姜慕宜只能死死咬着唇,不让自己叫出来。

9999级的台阶,满地的图钉,她咬着牙就这么一级级跪了上去。

每跪一步,鲜血便流淌一路……

痛到撕心裂肺,血肉模糊之际,她忽然想起很多年前……

那时,顾阎手术后刚醒来,看见自己为他求来的平安符。

他眸中满是柔情,“宁宁,以后换我保护你,我再也不会让你受一点伤害。”

可是,顾阎啊,你可曾想过。

有朝一日,你也会这么伤害我。

姜慕宜沈俞安(姜慕宜沈俞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慕宜沈俞安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姜慕宜沈俞安)

姜慕宜单薄脆弱的身躯摇摇晃晃,直到第二天天亮,才终于跪完。

膝盖以下已经一片血红,连站都快站不稳了。

回到山脚,她唇色虚白,看见许燃跟顾阎一起走了过来。

顾阎冷然看着她,没有丝毫动容。

只直接揪住她的衣领,像扔垃圾一样将她扔给许燃。

“交给你了。”

随即,大步离开。

许燃嘴角勾着一抹残忍的笑,走上前来。

出狱第三天。

她被许燃带到了鹿城最大的摩天轮前。

许燃帮她擦掉脸上的血,温柔的看着姜慕宜。

“宁宁,我还是喜欢你以前漂亮的样子。”

曾经,许燃是姜慕宜的头号追求者。

姜慕宜是岑家最受宠的大小姐,虽然父母过世的早,但哥哥对她奇宠无比,将她养成了鹿城最骄傲耀眼的明珠。

虽然姜慕宜与沈俞安情投意合,但她仍吸引了无数优秀男人的倾慕。

许燃从小就喜欢她,从未放弃过。

只是,当宋卿出现后,他还是爱上了宋卿。

如今,姜慕宜面黄肌瘦,浑身灰扑扑的,早没了当初千金小姐的恣意漂亮。

许燃冷硬的手指一下下描摹着她的轮廓,眸底一片幽深,却再无从前的半点情谊。

姜慕宜心底发凉,不知道迎接自己的又将是什么惩罚。

直到许燃命保镖给她戴上安全装备,粗暴的将她丢上了摩天轮。

姜慕宜不安的预感也逐渐升高,几秒后,便听到许燃淡漠地开口:“你说,卿卿当年被你推下楼的时候,该有多害怕?”

伪装的温和全部褪去,他终于露出最真实的恨意:“试试就知道了,从摩天轮最高点跳99次,曾经带给卿卿的痛苦,你全都要体验一遍!”

第3章

下一秒,他转身离开。

而她,只能被关在封闭的摩天轮里,眼睁睁看着他的保镖强行将门关上。

摩天轮在一点一点升高,最后在最高点停了下来。

姜慕宜站在高处,看着地面的许燃,剧烈的痛意席卷全身。

他太知道怎样让自己痛苦。

这个摩天轮,曾经是他们之间最温馨的回忆。

许燃从小就恐高,因为他8岁时,曾亲眼看着母亲跳楼自杀。

从此,他只要一到高处,就会紧张到窒息。

后来,是姜慕宜为了治愈他的伤痛,帮他克服恐惧,带着许燃一次次来做摩天轮。

摩天轮升高后,他总是浑身颤抖,脸色惨白,她就会主动握住他的手。

“许燃,别怕,我在这儿,我陪着你。”

就这么,一点点的克服了他的恐惧。

可如今,他不再恐高了,却逼她从摩天轮最高点跳下来99次。

姜慕宜闭了闭眼,一滴泪滑落脸颊。

身上绑着绳子,她被保镖毫无征兆的推下去。

“啊!”

耳边尽是呼啸的风声。

那一刻,她仿佛来到地狱。

前两天的伤口再次裂开,她穿着一身白裙,此刻已尽数被鲜血染红。

可是,许燃却只是冷冷地吩咐保镖再把她送上去。

一次、三次、十次……

跳完整整99次的时候,姜慕宜脸色惨白,整个人都像是浸在了血水中。

最后一次跳完,她彻底晕了过去。

出狱第四天。

姜慕宜昏昏沉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双手被绑在一起,腕粗的绳子连着车尾。

岑听肆站在她身前,低眸沉沉的看着她。

姜慕宜喉咙干涩,下意识道:“哥哥……”

岑听肆对她来说,永远是不一样的。

他是她唯一的亲人,是她的亲哥哥!

他为她遮风挡雨十几年,他们相依为命,他将她像公主一样保护着长大。

“我家宁宁,要过的比所有女孩幸福。”

可是后来,哥哥也爱上了宋卿。

此刻,看着姜慕宜这副心如死灰的样子,岑听肆莫名想起她小时候穿着公主裙抱自己,他眼神一紧,随即又回忆起宋卿惨死的画面。

他压下那股异样,沉声道:“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姜慕宜,现在你经受的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这一生,我喜欢过卿卿这一个女孩,你究竟为什么,非要她死?”

他的恨意是那样的浓烈,铺天盖地的朝她袭来。

可,她从来没有害过宋卿啊!

“我没有……真的不是我……”

“冥顽不灵!”岑听肆直接朝保镖使了个颜色,“将她绑在车尾,今天,我要带着她游、街、示、众!”

游街示众!

姜慕宜一震,紧接着,看到沈俞安、顾阎、许燃也从不远处走来。

四个男人一起上了车。

不顾她惨白的神色,也不顾她有没有准备好,岑听肆坐在前面,冷声吩咐司机:“开车。”

汽车发动,拖着姜慕宜开始前行。

她因为受了整整三天的折磨,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

只能就这么被捆住双手,拖在地上,像条死鱼般被拖着走。

道路两旁有不少人此刻也停了下来,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全身也因为剧烈的摩擦产生剧痛,车子越来越快,她被吊起的双手像要被即将扯断一般!

开车的人对她毫无怜惜,将她绑在后面行驶了足足十公里。

鲜血一路流淌,她的意识也逐渐涣散。

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

可是,她不能死啊,有人还在等着她呢……

姜慕宜竭力想让自己恢复意识,可疼痛剧烈袭来,她整个人都像要被撕裂一般

“噗!”

她再也忍不住,猛吐了一口鲜血,而后,无数的鲜血从她的嘴角流出来……

不知开了多久,沈俞安突然回了一下头,却察觉到后面毫无动静。

车子立马停下。

保镖飞快的跑过去,伸手在浑身是血的姜慕宜鼻子下探了一下,下一秒,脸色瞬间惨白。

颤颤巍巍道:“人,好像……没气了!”

第4章

几个男人立马推门下车!

“立马送医院!”

姜慕宜的确已经奄奄一息,气息微弱。

送进抢救室抢救了整整一天,才终于救回了一条命。

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

她躺在病床上,四个男人都站在床边,冷冷地看着她。

如今只要看到这四张脸,姜慕宜就忍不住害怕。

看见她发抖的动作,许燃冷笑了一声:“怎么,不想见到我们?”

姜慕宜浑身战栗,整个人止不住往最里面缩,泪水流了满面,“你们再恨我,也已经折磨过我了,可以放过我了吗?”

沈俞安冷笑,“你想得美,你的罪一辈子都赎不完,你以为这就结束了,休想!”

顾阎也面无表情的开口:“你害死卿卿的时候,就没想过会有这一天吗。”

岑听肆更是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一字一句道:“姜慕宜,好好活着,我要让你用一辈子,来给卿卿赎罪。”

说着,几个人丢下她离开了病房。

但是却并没有放她自由,病房外永远有几个保镖守着,她一步都她不出去。

过了三天,当姜慕宜勉强能下床之后,他们就不让她再接受治疗了。

而是直接把她扔去了会所。

澜悦会所。

经理看着瘦弱无比还一身是伤的姜慕宜,满脸嫌弃,把一套保洁员的制服扔在她身上。

“沈总吩咐了,你以后就留在这儿工作,每天去清扫马桶,干活认真点,听到没有!”

姜慕宜捡起地上的制服,知道这就是他们最新折磨自己的方法,

她惨白一张脸,套上衣服,便拿起清扫。

在会所的日子同样很难熬,其他员工知道姜慕宜坐过牢,都欺负她,说不想跟杀人犯一起,让她一个人打扰所有的洗手间。

会所经理也都对这些排挤睁只眼闭只眼,给她住最差的杂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antu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