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刘薄荷周晋毅 的小说名字是 她代驾司机被豪门少爷宠在怀 ,这是一本相当精采总裁豪门书籍,由作者刘薄荷编译程序,这本书文思敏捷,思路开阔,刘薄荷周晋毅的精彩总体概述是:我一边细细回味着周晋毅前面说的那段话,一边回答我他后面的问题:“唔,我不搬,外面租房子多贵啊,我住这里蛮好的,房租也比较便宜。

《她,代驾司机,被豪门少爷宠在怀》精彩章节试读

我一边回味着周晋毅前面说的那段话,一边能回答他后面的问题:“唔,我不搬,外面租房子多贵啊,我住这里还不错的,房租也贵。”

周晋毅嘲笑的看我一眼,“你就这也出息,净挑贵的住?”

“可我最近也在复习啊考本科了!”我说,“今年我假如考上了本科,不就是可以去住学校的宿舍么?又放心又乾净!还也用不着再租房子吗?”

周晋毅倒也深表赞同的连连点头我一声,“也对。但你这段时间住这也得当心点,而且可以自由出入的时候。”

下车后时,他看一眼我身上的红色鱼尾裙子一眼,嘴角噙着笑意道:“这条裙子的确很适合我你,我果然不出我所料没买错。”

他终于跟我相信这条裙子是他买下的。

我下意识的朝他笑笑,他也朝我一笑,笑容的意思彼此会意一笑。

我突然都觉得,我与周晋毅互相,隐隐有了某种别人还没有的默契。

但是我又总奇怪,这会不会只是因为我的错觉。

回到出租屋,我把自己收拾好了一番,麻烦你把昨晚的裙子褪下了洗了,应该还没吃中饭,岳弯弯就来了。

我关门啊让岳眉儿过来,青青见着了我,语气激动道:“刘薄荷,你过来了?你怎么回去的?我还认为你和周敬尧私奔了!”

我黯然的揉了揉额角,你诚实告知她:“我昨晚和你打个的时候,就没和周敬尧在一起了!”

岳细眉错愕的“啊”了一声,说道:“可全世界的人都说周敬尧不见了,我原本以为他与你一起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还会与他在一起?”我心烦意乱,就开始和岳细眉算起旧账,“有,你也不看看吧你昨晚做的也是些什么呢事儿!你就这样把我丢在那屋子里,你一声不吭就走也即便了,你还把周敬尧糊弄到屋子里头去?”

岳眉儿看我一眼,很是理所当然的道:“我不把周敬尧弄屋子里去,让他见见我你,刺激一下他的初恋情结,他能情绪很反常到一一整晚玩失踪,把沈漫绿一个人丢在订婚礼上,单方面和沈漫绿解决的办法婚约吗?”

我终于成功从岳细眉嘴里打探出,昨晚订婚礼的结果结果。

与岳弯弯脸上此刻面带的笑容差别,我现在又忧虑又胆怯。

沈漫绿也许是早清楚,是我的出现往坏处想了她与周敬尧的婚礼,一旦沈漫绿知道是我在背后暗中搞鬼,沈漫绿怎末肯定绝不可能轻易放过我?

我疑惑的问岳弯弯:“沈漫绿很清楚我去那婚礼现场吗?她知道是因为我和周敬尧见过面后,周敬尧才失踪不见的吗?”

“她肯定不知道!你瞎怀疑什么呢?”弯弯说,“我又没告知沈漫绿你回来了婚礼,你也没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她怎末可能会怀疑到你头上?”临走时又八卦的问我,“你跟我说说,你昨晚不知道是咋勾住周敬尧,让他单方面已取消婚礼的?我听人说,他无故失踪了一整晚,早上才回去的,一过来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谁也看不见了,连他妈妈他也都看不到了。”

没等花我能回答,岳浅浅又嘲弄道:“你说说看这沈漫绿现在该得有多难过啊啊?平时这样高傲清高的女人,现在当着这样多亲朋好友的面,被个男人甩了,她以后还得怎摸抬得起头来做君子呢?换了我是她,我就然后 qù sǐ 了算。”

我良心惶恐的说:“你别这样的说。沈漫绿只是因为抢了你心上人而已,又不是杀了你全家。”

“你傻啊?”弯弯不愉看我一眼,“沈漫绿抢了我心上人,不就=杀了我全家吗?在我眼里,什么都也没我的心上人重要!”

我觉得岳浅浅早就彻底无法治疗,我也没多余的精力去治疗好她,我只问她一句话:“倒底什么好时候安排好我见我女儿?”

岳浅浅一听,脸色不耐烦了,“你急什么?过几天有的是机会让你和你女儿见了面!我这不是什么怀疑周敬尧又和沈漫绿旧情复燃吗?我得先吊着你,以防万一,万一他们再纯,我就再让你出面,再去破坏他们一次!”

一个星期后,在我的不停喝斥瞬息之间,岳眉儿才终于成功答应我去见我女儿一面。

岳弯弯送给我带来了一个消息:“我听朋友说,周敬尧现在对沈漫绿早全没那个心思,反而是沈漫绿还一直跑来见周敬尧,死活缠战着敬尧。沈漫绿的父母还所以恼羞成怒,警告沈漫绿再这样 fàn jiàn 也要和她断绝父女关系!”

我叹口气对岳弯弯说:“这会儿你可多谢!了吧?”

“还行吧吧。”眉儿语气淡笑,面带沮丧,“原本我以为我沈漫绿当经过了这样的羞辱,一定肯定不会再来躲着周敬尧,但是没有想到她的战斗力竟是这等坚韧,比打杀不死的蟑螂的要强!现在摆明周敬尧早别她了,她竟是还厚颜无耻的来找敬尧!”

我哦了一声,结束沉浸了沉思,当然洛云溪对周敬尧那点心思,早在我们读大学时的时候,就外在表现得表现的淋漓尽致,只不过是我一直装模作样看出只不过。

沈漫绿是个做起事来很只要能坚持的人,很喜欢周敬尧这件事,她呢既然坚持了这么久,只差最后一步,她又怎摸会这样轻而易举就先放弃?

我提醒岳眉儿:“沈漫绿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很容易对付的。”

岳青青神色凝重,语气幽冷道:“我也发现了。”

短暂的瞬间的交流后,岳眉儿将我留在一家景色秀丽的国际幼儿园。

一进幼儿园的门,就有岳弯弯事先打通经脉好关系的人,来给我们开门报信。

最后七拐八弯,那人将我们带到一间,只能三四个小朋友也在玩的大型游乐室里。

临走之时前,那人还叮嘱我们说:“目的是让小朋友觉得诧异,顺道叫多了几个小朋友,和她一起来这里玩沙子,我只有能做到这里了,你们最好别拖太久,孩子快放学,家长很快地会来接孩子放学。”

那人说着,岳细眉取出一封装满一层又一层人民币的信封,递到了那人手里。

那人是吧接过了手,又交代:“忙不迭去吧,孩子问起来,你就说自己是这里新来的老师,她不可能起了疑心的。”

那人远远离开后,岳弯弯才先打开了门,让我走出来。

我一走在里面,一眼瞧清岳眉儿刚才拿给我看照片的小女孩。

《她代驾司机被豪门少爷宠在怀》by刘薄荷的这一章节详细介绍结束了了,打算看大量品质优良绝对好看的小说我推荐就上本网站。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