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或许是夜晚让人变得冲动,或许是大雪过于浪漫。

两人之间隔着纷飞的大雪,谢初瑶听见宴非白说:“如果你选择谢玹峥的话,我可以选择放弃。”

她忽地有些委屈,明明宴非白还在和刘雨桐恋爱,为什么恶人先告状的指责她和谢玹峥?

可宴非白接下来的话让她一愣,宴非白眼睛里盛满了苦涩。

他说:“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爱你。”

谢初瑶的心猛地一跳,还没感知是什么情绪,鼻子先酸了。

谢初瑶红着眼眶,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沙哑。

“可是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宴非白一怔,他这时候才明白自己究竟是多么蠢笨。

陪着她那么些天里,什么都说了,却连最重要的,都没有告诉她。

他上前一步,和谢初瑶隔着咫尺,他看着她的眼睛。

“我跟刘雨桐自始至终,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只喜欢你。”

谢初瑶愣住了,倏然,身后有破空声响起。

她看见宴非白的眼睛里有烟花升起,然后炸开,缤纷散落在眼底,好看得不得了。

宴非白说:“我喜欢你,从始至终我只喜欢你。”

下一秒,谢初瑶的眼泪便夺眶而出,心底里她说不上来的情绪充斥着她整个身体。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哽在喉间说不出来。

宴非白弯下腰,轻轻的抱住了她,摸着她的脑袋,小声哄道:“没关系,说不出来没关系,我可以等你。”

他心底一片酸软,谢初瑶的反应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同时更加坚定了陪她一起治疗的信念。

送走宴非白,谢初瑶恍恍惚惚的回到谢玹峥的家。

谢初瑶谢玹峥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谢初瑶谢玹峥》_谢初瑶谢玹峥全文阅读

她蹲在床上,胳膊虚虚的揽着自己,感受着宴非白刚刚那个拥抱。

面前摆放着待会要吃的药,花花绿绿药丸能铺满一个手掌。

谢初瑶呆呆地望着这些药丸,不确定地想,这样的自己,还能被宴非白爱吗?她还值得吗?

第二十八章 祭拜

墓园

谢初瑶将童母墓碑上的雪一一扫净,打扫干净后,才将花束端正的放好在墓碑前。

她蹲在墓碑前,轻声说:“妈,我来看你了。”

今天她是谢绝了谢玹峥的接送,一个人来的。

这段时间她能感受到大家对自己的小心翼翼,就像对待一尊随时会碎的瓷器。

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很不好,她已经无法跟陌生人交流了,见到人群时身体里巨大的心悸会让她呼吸不过来。

所幸可以在手机上打车,不然她今天可能来不了墓园。

她想把这些话都说给童母听,童母生前她没有什么想和她说的,只觉得母亲无法沟通。可死后,她却感觉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万千思绪堵在喉咙里,说不出口,谢初瑶只好再一次的拿着扫帚扫起了雪。

“就知道你会来这里。”

忽然,一道粗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谢初瑶回过头,看见杨守仁阴沉着脸站在那。

她如遭雷击,手里的扫帚猛地掉落,砸在地上的声响像是惊雷落在谢初瑶的耳膜上。

谢初瑶怔怔的后退了两步,攥紧了拳,色厉内荏的大喊:“滚开!”

杨守仁浑然不惧,狞笑着上前一步:“你是我未婚妻,我不找你找谁?”

他跟记者爆完料后,刘雨桐就彻底垮了。

记者给的那点钱根本不够花,两三天后他又沦落到身无分文。

没钱用的杨守仁几乎立刻想到了谢初瑶,可是去她家蹲了两天之后,发现她竟然不在家。

他气急败坏的满宁城的找,最后得知童母埋着这里。他等了整整三天,饿了三天,终于等到了谢初瑶。

谢初瑶看着愈来愈近的杨守仁,内心的恐惧越来越深,不断的后退着,直到撞上墓碑,她低头看着童母的照片。手紧紧的抓着墓碑,像是有了勇气一般。

她抬起头对杨守仁说:“我不是你的未婚妻,请你离开!”

后者慢慢悠悠的走上前,一边说:“这可由不得你,你妈当年可是把你送给我了,这不巧了现在你妈也在,拜个堂你就是我媳妇了!”

她看着杨守仁对着自己伸出了手,灭顶的绝望升起,让她挪不动脚。

倏然间,眼前一个黑影闪过,接着就是一阵闷响。

杨守仁被宴非白用膝盖狠狠压在地上,一只胳膊反剪在身后。

杨守仁挣扎了一番,但他长年不运动,身体状况遭得一塌糊涂,怎么敌得过身强体壮的宴非白,只能屈辱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宴非白钳着他的胳膊,寒声问:“你那只手敢碰她?”

他早上赶到谢玹峥家时才知道,谢初瑶独自一人来给童母上香。

担心她会出现什么意外,宴非白已经尽快的赶来,但还是让她收到了惊吓。

宴非白眼里迸发着狠戾,也不等杨守仁回答,手下一用力,底下的人骤然爆发出一声惨叫。

宴非白扔下杨守仁软绵绵的胳膊,不顾他痛苦的嘶吼,起身紧张的走向怔住的谢初瑶身边。

小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

谢初瑶失神的看着他的眼睛,空白的脑子才慢慢恢复些神志。她又看了看躺在地上呻吟的杨守仁,不知在想什么。

惨烈的叫声迅速的引来了墓园负责人,了解情况后当即报了警。

当JC压着杨守仁走时,他犹不想罢休,对着谢初瑶威胁道:“你把我抓进去,15天后,我照样能够出来,你给我等着!”

谢初瑶脸色一白,手心都浸满了冷汗。

这时,后背覆上了一只有力的大掌。她抬头,撞进宴非白沉静的眼里。

忽的,在这一瞬,她对杨守仁的恐惧一散而空。

她捏紧了拳,对杨守仁说:“这是你应得的,你再来,我也照样把你送进去。”

看着警车远去,谢初瑶膝盖忽的一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去,往地上一跌。

但很快有人扶稳了她,接着,头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软软的落在谢初瑶的耳朵里,她的眼泪骤然掉落,

宴非白轻声说:“你做得真棒。”

第二十九章 荡然无存

宴非白送谢初瑶回到谢玹峥处后,在门口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她有没有受伤。才把她放进去。

待门合上,宴非白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掏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后,便抬脚离开了。

杨守仁从看守所放了出来后,他骂骂咧咧的正想去找谢初瑶。结果在路上被套了麻袋,打断了两条腿,扔去了别的城市,再也找不了谢初瑶。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谁也不知道这件事,究竟是谁干的。

扫墓后的第二天,谢初瑶这边遇到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