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裴祈行说:“去了澳洲。”

麦萱点了点头,略带讽刺说:“嘉慧这个人能力常常配不上野心,她离开华阳集团对你来说是好事。”

裴祈行喝着茶,没回应。

麦萱看了他一眼,又说:“我上个月在苏太太的生日宴见过港城杜氏的杜小姐,大方得体,我跟她交谈间,也看出她很倾慕你。缙行,你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我看杜小姐就是个很好的选择。”

裴祈行表情收了几分,“我不会考虑她。”

麦萱早就听人说过儿子身边有个姓陈的女孩,女孩家世普通,当然入不了麦萱的眼。

麦萱有点气,“那你要考虑谁?”

裴祈行郑重说:“妈,我已经有要结婚的对象,我的事,您就不要操心了。”

麦萱气不过,转身回楼上。

她打电话给在外地公干的丈夫高景扬告状,谁知高景扬却说:“你当你儿子今年三岁,还得听你摆布?”

麦萱没想到丈夫居然不站在她这边,逞强说:“我这不是为他好吗?”

“他一人在外面好多年了,什么意思你还不懂?”

高景扬虽然跟儿子相处时间不多,但这么多年,早就清楚儿子是什么样的品性。

高景扬想到裴祈行年少叛逆,他曾经拿皮带抽过裴祈行。

裴祈行不服气,高景扬一句话便能压制他——话语权和规则都掌握在强者手里,要么服从,要么就变得比他更强。

后来裴祈行离家创办公司,现在又是华阳集团的总裁,掌管一个商业帝国,他有足够的能力不再被家庭规则所束缚。

见妻子还在喋喋不休,高景扬又说:“他的人生,你插手太多,到头来他过得不好,都得怨在你头上。”

麦萱仍不死心,“他现在身边那个女人根本帮不了他什么。”

高景扬叹了口气,“你不喜欢儿子想要的,但你给儿子介绍的,他同意了吗?现在你管不了他,我也管不了他,且随他去吧。”

两人正通电话,裴祈行不知何时上了楼。

宋瑜裴祈行(宋瑜裴祈行)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瑜裴祈行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宋瑜裴祈行)

待麦萱挂了电话,他这才敲了敲门,对麦萱说:“妈,我走了。”

麦萱看他一眼,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最后她只说了一句:“这么快就走了?”

她将他往楼下送了送,他健步如飞,对这个家庭一点眷恋都没有。

裴祈行临出门之前,麦萱叫住他,“缙行,下次把人带回来给爸妈看一眼。”

裴祈行回过头,没说话,只是挥了一下手,走得分外潇洒。

第106章 我还是比较招男的喜欢

夜里十点,宋瑜洗了个澡就爬到床上,刚准备给裴祈行打电话。

他的电话就打过来。

“你在机场?”宋瑜隐约地听见了机场广播的声音。

他早上才到帝都,现在就回程了?

裴祈行说:“这边的事处理完,今晚过去港城。”

宋瑜问:“你没回家见一见父母吗?”

她其实甚少听裴祈行提他父母的事,只听说他爸是个身居要职的官员,和他妈妈住在帝都。

裴祈行轻笑一声,“见了,我妈说下次带你回去见一见。”

“哦。”宋瑜并不排斥见他的家人。

裴祈行又叫了她一声,“晞晞。”

每次他在电话里叫她晞晞,宋瑜都觉得耳朵有点酥麻,她咬着唇嗯了一声。

裴祈行又说:“这周六,我港城一个朋友举行婚礼,你有时间就陪我一起过去。”

婚礼,宋瑜参加过不下十个了。

但她参加的多数婚礼都是到了那里签到,给钱,吃完饭立刻就撤那种。

“OK。”宋瑜答应他。

裴祈行那边声音模糊了几秒钟,接着又是他低沉的声音传来,“我马上要登机了,周五派人接你去酒店。”

宋瑜听他意思这几天都会在港城,又确认道:“你这几天不回来吗?”

“明晚还要去趟英国,周五晚回来。”裴祈行顿了下,“想我了?”

这次重新相处,宋瑜其实心底也有隐隐的紧张。

据说分手后再复合的情侣,百分之八十都会再度分开,而且是因为当初相似的问题。哪怕后来分分合合,最终仍走向分手。

可她不想分开,难免会小心翼翼。但这一个多月下来,特别是裴祈行见了她爸爸之后,她心态放开了不少,此刻,她并不吝于表达对他的思念,说:“想你。”

“我知道。”裴祈行好听的尾音微微上扬,“那跟我一起出差?”

“......”宋瑜一秒变正经,“高先生,你不能假公济私!”

裴祈行笑了声,“我登机了,想你,周五见。”

翌日,宋瑜回到公司,何澄澄过来跟她说了一件八卦。

开场还神神秘秘的,何澄澄说:“你猜我昨天在夜色酒吧碰到谁?”

这个范围太广了,宋瑜轻笑,“能给点提示吗?”

何澄澄说:“你另一个好姐妹。”

“意映吗?”宋瑜这次从日本回来后,还没见过江意映,上次去油画村,本想约她出来见一见,但江意映恰好那天没在油画村。

“是她啊,你绝对想不到我看到什么画面!”何澄澄故作高深。

宋瑜没好气说:“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

“沈氏的老板沈嘉扬,你不陌生吧?就是你家高先生的朋友!我昨天看到他跟江意映在那边激吻!”何澄澄对江意映的印象是无趣。

因为宋瑜的关系,何澄澄以前跟江意映吃过好几次饭,江意映从不主动发起话题,性格也挺冷淡的,不是大美女的长相,在人群中并不起眼。但何澄澄听宋瑜说过,江意映理财很有一手,炒股赚了不少钱。

至于沈嘉扬,何澄澄见过他以前的女朋友,个个都是娇艳大美女,就不知道怎么突然换了口味,跟江意映勾搭在一起。

何澄澄说完,见宋瑜好像不意外,她立刻问:“你早就知道了?”

宋瑜想了想说:“大概春节的时候,我见过他们,沈嘉扬因为某些事情追求意映,也不能说追求吧,但意映没同意。后来我回了东京,偶尔跟意映联系,也没听她提过沈嘉扬,我以为他们没有交集了。”

何澄澄“啧啧”两声,又说:“这听起来很有故事!你赶紧问问江意映现在跟沈嘉扬是什么状态!”

宋瑜:“......”

宋瑜不是个八卦的人,她也知道江意映是个边界感挺强的人,如果江意映没跟她说,她肯定不问。

宋瑜说何澄澄,“我看你是闲得慌了!”

何澄澄立刻反驳,“我很忙,好嘛!麦美欣被港城那边的警察抓了,罗莉娜少了个靠山,最近都不敢在我面前蹦跶,原本找她们的客人,都回流到我们臻美,你没从东京回来之前,我天天加班!”

宋瑜也知道自己去日本那几个月,何澄澄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忙得脚不沾地,于是说:“好啦!你看上那条C家的手链,我买来犒劳你!”

“这还差不多!”

宋瑜用手链把何澄澄打发走,落得清静。

想了想,她拿出手机,打算联系江意映。

也不是想打探江意映跟沈嘉扬怎么样,就怕江意映遇到麻烦。

她拨打江意映的电话,那边却关机了。宋瑜又进了她朋友圈看,发现几个小时前,她更新了动态——店主进货,不朽阁暂停营业一周。

宋瑜知道江意映进货地一般在东南亚那带,她给江意映发了条信息,但直到第二天,江意映都没回复她。

相反,宋瑜等来了沈嘉扬的电话。

打过招呼后,沈嘉扬问宋瑜,“你能联系上意映吗?”

宋瑜记得春节时,沈嘉扬称呼江意映还是连名带姓,又或者是江老板,此时称呼变了,宋瑜猜关系大概率是有点变化。

可宋瑜也没法联系上江意映,她照实说:“我昨天打给她,她那边关机了,发的微信也没回。”

她说完,听到沈嘉扬那头叹了口气,跟着他说:“陈小姐要是联系上她,请告诉我。”

宋瑜隐隐觉得江意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于是问沈嘉扬,“意映怎么啦?”

沈嘉扬那边默了下,语气状似无奈,“我也想知道她怎么啦!”

宋瑜听了一头雾水。

挂了电话后,她很担心江意映,于是找出江意映在港城的弟弟电话,拔了过去。

对方告诉她,江意映在他那边,但刚出去海边了,一会叫江意映联系她。

宋瑜这才放心。

晚上,江意映发了个信息给宋瑜,说她暂时在港城那边住一段时间。

宋瑜想着自己周五也过去港城,裴祈行朋友的婚礼周六晚上才举行,就约江意映周六早上一起喝早茶。

...

周五下午,宋瑜下班后就坐上裴祈行安排的车去了港城。

裴祈行还在英国回港城的飞机上,宋瑜到了酒店,吃过饭,她看时间还早,去了附近的商场闲逛。

先是给何澄澄买了那条C家的手链,又给家人买了几件衣服。后来看到一对钻石袖口,她觉得跟裴祈行还蛮搭的,就买了下来。

销售给她打包时,宋瑜感觉橱窗外有人一直盯着自己,她抬头望去,看到两个东南亚模样的中年男子走过,一个脸上还有条刀疤,怪吓人的。

港城有时候的治安也不算好,宋瑜付款后就离开名店。本想拦的士回酒店,但裴祈行的电话来了,告诉她,他已经到港城,一会过来接她。宋瑜返回商场,坐在一个咖啡馆等他。

恰好江意映的电话来了,宋瑜跟她约好了明早喝早餐的地方。

收起电话,宋瑜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她总觉得有人在观察着她,心里萦绕着一股不安。

突然,一个长相英气又阴柔的女人走过来,坐在她面前,说:“美女,喝咖啡有什么意思,我们去老兰喝酒!”

说着,还拿手指亲昵地挑起宋瑜的头发。

宋瑜眼睛都直了!

她立刻往后退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