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吴队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

  唐子毅他们走访了其他村民,对薛钰和谢林的评价,和大队长说的都差不多。

  薛钰有一个要好的朋友,去年嫁到隔壁大队了。

  他们只能先回去了。

  “走访了一趟,也没收获个什么线索。”柳队感叹道。

  “是啊,薛钰如此笃定的说道售票员记得她,那她肯定是坐了上午那班车回去,谢林和范雪下午还到过学校,时间对不上。”

  唐子毅也觉得没有有用的线索,头疼。

  唐子毅他们回去就到车站,售票员一看画像,果然记得薛钰。

  唐子毅问薛钰中途下车没有,售票员清楚的记得,一车人中途都没下过车。

  春市公安局

  李木他们在学校也没发现和谢林、范雪有仇的人,平素和邻里相处也可以。

  谢林和范雪都是普通家庭,也不存在说谢林攀上了高枝儿。

  调查这么久,明面上的嫌疑最大的就是薛钰了,但薛钰和作案时间对不上。

  如果凶手是薛钰,那就一定有一个帮手?

  什么样的关系能好到冒这么大风险帮助杀人?

  因情?就目前调查情况来看,不太可能。

  因财?也不太可能,至少明面上没有那么多钱。

  把柄?薛钰如果要掌握把柄,最有可能的也是大队里的人了,但近期也没有其他人去市里,所以也排除。

  那就是切身利益了。

  如果凶手不是薛钰,无差别杀人?又或是谢林、范雪藏的有更深的仇人?那就更难查了。

穿成炮灰的堂弟,奋斗在七十年代(唐子毅)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唐子毅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成炮灰的堂弟,奋斗在七十年代)

  想到切身利益,唐子毅有个大胆的猜测,难道是隐藏在背后的交换杀人?

  如果是交换杀人,那谢林死的时候不在场也能解释了。

  但一切都是猜测,办案是需要证据的。

  根据薛钰的平素的足迹来看,来过两次春市,但春市近半年都没有凶案或失踪报案。

  唐子毅就找吴队帮忙申请了嘉县下面各个公社民兵队的协查令,方便自己询问调查。

  吴队想着,现在反正案子没有更多的线索,就让李木陪唐子毅去查,自己等人则需要调查谢林和薛雪周围关系。

  唐子毅和李木准备以薛钰所在的山屯公社为中心,再向周边调查。

  次日,唐子毅和李木来到山屯公社,找到公社民兵队长,说明来意,民兵队长表示最近没有出现凶案或者失踪案。

  “最近一年有人去世吗?来销户口的。”唐子毅问道。

第 67 章 雪地案3:落水知青的尸体不见了

  民兵队长带着唐子毅他们找到公社主任,查到近一年一共有5个人去世销户口。

  3个老年人寿终正寝,一个老年人因病故去,还有一个女知青不小心落水去世。

  嗯?

  “女知青的档案还在吗?”唐子毅问道。

  公社主任找到知青档案,“这个女知青是1个多月前落水的,她的档案还没来得及报上去。”

  唐子毅翻着女知青的档案,已婚,2年前来的第一大队当知青,1年前嫁给本地人,杜大海。

  第一大队,那不就是薛钰隔壁大队吗?

  唐子毅和李木来到第一大队,找到大队长调查女知青情况。

  “大队长,你能说说一个多月前,你们大队落水女知青的事情吗?她当时落水是意外吗?”唐子毅问道。

  “是意外啊。

  我平素和队里这些妇人交流不多,我媳妇可能知道的更清楚一些,等我叫我媳妇来。”

  过了一会,大队长将他媳妇找来了。

  “警察同志,你要知道什么,尽管问,这一大队还没有我老冯不知道的事情。”冯婶子拍着胸口说道。

  “那感情好啊,那就麻烦婶子了。”唐子毅笑着说道。

  “婶子,那个落水女知青,你熟吗?能给我们讲讲她的事情吗?”唐子毅继续问道。

  “你说徐知青啊,我倒是知道一些。

  这徐知青当年来我们大队,多端正一姑娘,开朗,不管再忙再累,每天都笑呵呵的。

  大队里不知道多少小伙子喜欢着呢。

  后来啊,还是那杜大海成功抱得美人归。

  杜大海也是很用心,每次出车回来都会带一些东西送给徐知青,好多人羡慕呢。

  但是吧,徐知青婚后过得不怎么好,脸上的笑容都少了些。

  杜大海家里老娘也是个厉害角色,还喜欢乱嚼舌根子,自家人的事情也爱乱说。

  杜大海在家还好,要是杜大海出车去了,杜大海他娘一言不合就开始骂徐知青。

  看到徐知青跟一个男的说几句话,就会说她不安分,最后越传越凶。

  反正我看那徐知青很老实一个人。”

  冯婶子说完摇摇头,很是可惜徐知青遇到这样的婆媳关系。

  “婶子,你知道徐知青落水的情况吗?有人看见吗?”唐子毅继续问道。

  “不是很清楚,后面尸体浮在水面才被发现。”

  没有人看见啊,怎么就定义为意外了呢?

  “那报案没有啊?”唐子毅继续问道。

  “报了的,县公安局说尸检,但杜大海不同意。”冯婶说。

  县公安局没有坚持验尸,看来是没有找到他杀的证据。

  “徐知青自己的父母呢?”唐子毅问道。

  “不知道。”

  “婶子,这杜大海是司机?”

  “嗯,对啊,还是正式工呢。”婶子对于自己大队出了一个司机,也是很骄傲的。

  司机,那就有可能到处跑了。

  “徐知青落水那天,有其他大队的人来过吗?”

  “有啊,那天我们队的李霞孩子满月,有亲戚朋友来看呢。”

  “婶子,那天你见过这个人吗?”唐子毅拿出薛钰的照片。

  “薛才女?她肯定来了,她是李霞的好姐妹呢。”冯婶肯定道。

  “薛钰是薛才女?”唐子毅很惊讶,这在二大队走访的时候,没有听说这个称号啊。

  “是哩,薛钰从小聪明,算数很厉害,他爹有时候去公社开会都带她。”

  “你问这薛才女,是?”

  “没事,就问一下。”

  “婶子,和徐知青传谣言最多的是哪个?”

  “是李青知青,同一批来的。”

  “好的,谢谢婶子。”唐子毅拿出一些大白兔奶糖,“拿给孩子甜甜嘴。”

  冯婶推搡一番,就拿着糖开心的走了。

  “这老婆子。”大队长笑着说。

  “大队长,麻烦你带我们去找一下李知青。”

  大队长带唐子毅他们到知青点后就离开了。

  在知青点,唐子毅见到了李青,长得周正。

  “你好,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有事找你了解一下。”

  李青疑惑的看着唐子毅,公安局找他干什么。

  “是这样,我们想了解一下你和徐知青的关系?”

  李青听到这,脸色一沉。

  “我和徐知青就是普通朋友,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就在辽省。

  也不知道怎么就传成这样了,为此杜大海还来找我打了一架,我说什么他都不听。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我同住的知青,每次和徐知青见面,他都在,我都没有单独和徐知青见过面。”

  唐子毅点头,继续问道:“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

  李青想了一会,说:“我要回去探亲,徐知青想让我帮忙带些东西回去给她家人。”

  “好的,谢谢你的配合。”

  唐子毅观察了李青说话时神态,应该是没有撒谎。

  “李木哥,我想重新给徐知青验尸。”

  “为什么?因为没人看见徐知青落水?还有,你问薛钰,是怀疑和谢林那个案子有关?”李木疑惑的问道。

  “嗯,我想试试能不能发现什么?”

  “家属不会同意的。”

  “她的家属又不是只有杜大海一个。”唐子毅说道。

  “你是想?”

  “对,我想通知徐知青的父母,徐知青去世这么大的事情,她父母没有到场,很有可能杜大海没有告诉。

  不然凭徐知青在家的受宠程度,肯定会来的。”唐子毅解释道。

  “受宠?”李木疑惑的看着唐子毅。

  “对,冯婶说过,徐知青最开始来的时候老是乐呵呵的,这种性格大概率是被爱着长大的。”唐子毅解释道。

  李木迟疑的点点头。

  唐子毅和李木到大队长办公室,借电话一用。

  李木看着唐子毅拨打电话,哪里来的号码?

  “你?”李木疑惑的看到唐子毅。

  唐子毅解释道:“我看了档案所在地,刚好是我们辽省。我知道辽省各市、县、民兵队的电话,到时候再让他们转接街道办就可以了。”

  李木震惊的看着唐子毅。

  这是电话通了,“你好,我是阳市安县公安局的唐子毅,可以帮我转接连市沙县铜锣街道办。”

  最后找到徐知青的父母,果然不知道徐知青的死亡,唐子毅讲述了他杀不能除外,父母最终同意尸检。

  唐子毅打电话跟吴队汇报后,就和李木一起找到大队长说明情况。

  “这,火化了啊。”大队长犹豫道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