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不是这样的,是我蠢,一直都没明白自己爱的人是谁。”

多可笑啊,连爱的人是谁都不知晓。

“所以我死了之后你才明白吗?那如果我真的死了呢?”

江策哑口无言,可他看起来明显还不想放弃。

我不由得叹气:“江策,你还记得我曾经送过你什么么?在你殿试之前。”

在江策殿试之前,我一个不信神佛的人竟是在虚拟的世界,一步一叩为他求来了顺遂符。

我没有见他带过,确实在萧棠的身上看见过那顺遂符。

江策将我苦求来的东西转手就送给了别人。

他对萧棠视若珍宝,为了萧棠将我的心意踩在脚下,这又怎么不是爱呢?

“江策,你还记得吗?”我追问江策。

江策神色彻底慌乱。

“我,记得。”

他的喉咙像是被堵住了,话语像是从细缝中挤出来的一般。

“如果这些都不算是你对别人的爱,那什么才算是呢?对我的践踏和伤害?”

有时话语可比刀剑,刺得人心口酸痛却毫无办法。

我和江策如今就像一个破不开的死局。

他想再次走进我的心,我却没法再向他打开我的心门。

即使我说我不恨他,曾经的事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

“如果我受一遍你受过的苦,你可以重新接纳我吗?”

这是江策唯一能够想出的破解死局的办法。

江策明妤(江策明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江策明妤知乎小说

“不可以。”

我直接了当的拒绝了江策的提议。

江策双手抱头,神情凄楚。

“可我不能失去你,明妤,除了离开你,我做什么都可以。”

此刻的我忽而意识到自己似乎沾上了一个大麻烦。

还是甩不掉的那种麻烦。

“随你。”我的语气开始不耐烦。

可江策在听见这句话后猛地抬起头,眼神中藏着我看不懂的情绪。

像是在沙漠里看见了绿洲的旅人。

他想触碰我的手却被我眼疾手快的躲开。

江策的手停顿在半空中,我视而不见,他僵笑着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原以为今天又要失望而归,但面前人的一句随你却又给了他莫大的希望。

他如今已不在意她爱不爱自己,他只想待在她的身边。

哪怕只能远远的看她一眼,他也会感到很幸福

他忽然记起明妤曾说过想和自己一起去看海。

“明妤,你不是想看海吗?我明日带你去好不好?”

江策眼眸中的期待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见。

我却只是撇了撇嘴,甚至觉得无趣:“不好意思,我要上班。”

第25章

曾经想和江策一起去看海,也不过是听人说,一起看海能够一直在一起。

但如今我躲江策都来不及。

“可以请假。”

此话出口,江策才意识到不对劲。

我双手环胸,皮笑肉不笑:“江策,你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公子哥么?”

江策放在腿上的手不住搅动。

“对不起。”

我抿唇,深吸了一口气:“没什么好道歉的,你走吧,已经很晚了。”

江策知道自己再不走真的会引起面前人的反感。

江策离开后,我独自站在玄关处站了许久。

为什么不早点说爱呢?为什么要等她失望彻底后才告诉她,他爱她?

江策是个自私的混蛋,永远不会顾忌别人的感受。

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掉落在地。

我像是被蛇咬的农夫,对江策如今双手奉上的爱意害怕不止。

我不知自己哭了多久,直到眼睛酸涩不已才停止啜泣。

第二日,我像往日一样准备去上班。

打开门就见江策提着一堆东西站在门口。

他脸上带着浅笑,将早餐递到了我手上:“还没吃饭吧,我顺路买了一点。”

“顺路?”

江策抬手挠了挠自己的面颊:“我的房子刚好也在这个小区。”

我顿时明了,这家伙把家搬到了我现在居住的小区。

我深吸一口气,克制住自己的怒火。

“我自己会买,你自己吃吧。”

我当即要走,江策横跨一步拦在我面前。

“我送你去上班。”

我咬牙切齿:“我自己有车。”

“你的车不是送去保修了么?”江策小声嘟囔。

他居然连这都知道。

“你调查我?!”

江策感受到面前人的怒气,小心翼翼道:“我那天碰巧看见了。”

简直是胡言乱语!

他昨日才找到我,而那车我前几日便送去保修了,他从哪看见的?!

“江策,你还真是厉害。”

我对他冷嘲热讽。

江策笑容尴尬,他急忙抓住我的手,连拖带拽的将我拉到他的车前。

“你不是还要上班吗?时间好像快来不及了,可别迟到了。”

昨日我睡得晚,早上居然没有听到闹钟响,一不小心睡过了头。

我确实快迟到了,家里离公司还有一段距离,要是坐公交还要等许久。

我衡量了一番,还是坐进了江策的车里。

江策面色欣喜的发动了车辆。

他一边开车一边絮絮叨叨。

“还有一会儿才到公司,你先把早饭吃了,早饭不吃对胃不好。”

熟悉的话语让我怔愣。

这样的话也曾对江策说过。

在江策还未考取功名之前,他因为读书废寝忘食。

下人喊他吃饭他不听,还是我端着饭菜去找他,他才肯吃上几口。

后来他成了首辅,就更忙了。

我总是会提前醒来为他准备好食物,只为了让他的胃病不复发。

没想到还会有角色调转的一天。

手中的早饭还在微微发烫。

“你吃了吗?”

江策停下了话头,而后摇了摇头,他似乎在期待什么。

“那我给你留一半。”

我自认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江策连早饭也没有吃,我自然不能把东西吃完。

说实话,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江策的脸色一下就垮了。

期望终究和现实相差的太大。

我只觉得这人忽然变脸有些莫名其妙。

第26章

我知道江策不会轻易放弃。

可我却没有想到这人居然连晚上下班都要来接。

身边的同事问道:“明妤,这是你男朋友吗?”

我摇头否认:“不是。”

同事笑着道:“我们明妤学历高,长得漂亮,有人追求是正常的事。”

我回笑,却没有附和他的话。

不远处的江策微微蹙眉,抱着一束花向我走来。

同事打趣的目光落在我和江策的身上。

我有些无奈。

“那你们聊,我先走了。”

同事走时还不忘拍了拍我的肩。

待人走后,江策瞬间向我靠近。

“明妤,他是你的男朋友吗?”江策握着花的手指尖泛白。

“和你有什么关系?”

江策低垂着头,心像是被硬生生撕成了两半。

此刻的他才真正意识到明妤不再只属于自己了。

她或许能够遇见更好的人,他们会组成一个家庭,她会和别人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江策一想到她会将自己的温柔和爱意全部送给别人,他的心如被刀割。

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不想,也不愿意将明妤让给其他人。

此刻的江策无比怀念霸占着自己不肯让别人靠近自己的明妤。

他要将明妤彻底留在自己身边。

我看着面前沉思的江策有些不解。

我只是想让江策知难而退,却没想江策在难过了一会儿后再次恢复了原状。

“阿莹,你还没有吃饭吧,我找到了一个很好吃的餐馆,我带你去。”

我嘴角抽搐。

饭饭饭,我怀疑自己要变成饭桶了。

江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将花递到了我手中。

“它和你很配。”

一束蓝色鸢尾就这样被送到了我的怀抱。

本是美丽的花却能勾起我记忆深处的难堪。

“它很美,可我不喜欢。”我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鸢尾是萧棠最喜爱的花。

我喜欢艳丽的牡丹,裴府里曾被我种满了牡丹,却因为萧棠一句喜欢鸢尾,江策便除掉了所有的牡丹花。

那些我耗费了无数心血的花朵像垃圾一样被丢出了裴府。

江策似乎也反应过来了,他的表情有趣极了。

惶恐不安又小心翼翼,像极了当初的我。

我将花重新递到了他的手上,他即使不愿也只能被迫接过。

他好像又将事情搞砸了。

“你好像很委屈?你没必要这副表情,我又不会打骂你。”

“我宁愿你打我骂我。”

我没有听清江策的话,不过我也不在意他说了什么。

我再次语重心长的劝解。

“江策,你看,你连花都是下意识买她最喜欢的花种,你又怎么可能不爱她。”

“江策,你没必要欺骗你自己也没有必要欺骗我,你爱的不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