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

  2014年7月17日

  我越来越不想穿黑色的衣服,讨厌耳上的耳钉,也不喜欢身上坠着的饰品,看见这些东西我就不开心。

  可能……可能我还是希望她喜欢的是余朝阳。

  ……

  2014年7月18日

  这还是夏天呢,就总盼望着冬天能和她一起看初雪了,不知道妹妹还记不记得零九年的那场雪。

  嗯,下雪时候的余朝阳只给妹妹看^^

  ……

  姜黎的泪水落在日记的尾页,偏着头将日记合上。

  她试了很多次,才跪在地上昂着头把厚厚的本子放在桌子上。

  手已经没有力气了。

  哪里都很疼。

  姜黎努力爬起来,踉跄着一步一步走到窗前。

  疾风过后,雨幕落下。

  哗啦哗啦的雨声充斥在耳膜,震得她头晕。

  地面上是许多匆匆而过的行人。

  “下雨了,”姜黎看着天际,捂住心口的位置,“哥哥,帮我打伞好不好?”

第120章 姜黎,你能和我谈恋爱吗?

  天气越来越冷。

她在扮乖(姜黎秦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她在扮乖最新章节(姜黎秦暮)

  病房里,空调的温度打的很高,姜黎能听见暖风吹过来的声音。

  她窝在余朝阳旁边,一只手环在他脖颈,静静看着男人俊俏的侧颜。

  “哥哥,还有十几天就到元旦了。今年的初雪不知道还下不下,按理说雾都的初雪早在十一月就该来了。”

  姜黎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指尖抚过余朝阳的脸侧,又将自己的额头抵着他的,“已经五个月了,我几乎度日如年,无数次午夜梦魇,脑海里都是你被秦欢刺穿心口的样子。”

  “你说五个月都尚且那么难捱,当初你等我五年的时候,又是怎样一日日坚持下来的?”

  她吻了吻余朝阳冰凉的唇瓣,“没关系的,哥哥,你好好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等着你。

  一直等你。

  姜黎躺回原位,轻轻闭上了眼睛。

  她自然没有注意到,本来一直死气沉沉的人儿右手指尖微微动了一下。

  ……

  元旦前一天,姜黎去商场买了几贴“福”字,打算带回来粘在余朝阳的病房门上,为他去去霉气。

  深冬的雾都很冷,又刚下过一场雨,路面上到处结满了冰。

  偶尔踩到上面,脚下便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姜黎戴着白色的毛绒帽子,围上了厚厚的围巾,即便如此袒露出来的鼻子和脸依旧冻得很疼。

  她下意识用手揉了揉脸颊,低头往前走时,又在前方不远处听见那道亲昵眷恋的称呼,

  “小乖。”

  姜黎眉间微动,抬起眼眸。

  秦暮穿着黑色的羽绒服,轻声喊她的时候明显有白色的雾气从口中喷洒出来。

  好几个月未曾见到,他好像是瘦了一些,冬装这样臃肿,搭在秦暮的身上都不显有丝毫的壮硕。

  姜黎没有讲话,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还是秦暮主动走过来。

  他是那样熟络,伸出手示意姜黎把那几张厚重的“福”字交给他来拿。

  姜黎摇摇头,婉拒道,“我自己拿就行。”

  话完,又多嘴问了句,“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秦暮趁她分神之际将那几张立体笨拙的“福”扯到自己手里,“秦欢的事情你放心,我会让她死刑。”

  这几个月除了秦家公司的事情,他将大部分时间都分在了秦欢身上。

  姜黎沉默。

  过了半晌她道,“不管怎样,这件事情谢谢你。”

  姜黎这样讲,那个向来轻狂浪荡的公子哥儿倒是不好意思起来,唇角轻勾着,耳尖迅速爬满红晕,纤长的睫毛如蝴蝶羽翼般轻轻颤动。

  “……分内之事而已。”

  姜黎抿住唇瓣,本来还想说什么,又担心秦暮会因为她的主动搭话对她抱有任何幻想。

  “天色晚了,你回去吧,我也走了。”

  下一秒秦暮快速回神拦住她,语气带着几分恳求,“陪我过个元旦行吗?就明天一天。”

  “不行,”姜黎想都没想,“我们不见面对谁都好。”

  频繁这样剪不断理还乱,只会让双方痛苦。

  秦暮深呼吸,语调很轻,“骗了我一年,用你的一天换都不行吗?”

  姜黎没有回答,用沉默给出答案。

  “我答应你,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小乖,我愿意放你绝对的自由。”秦暮又让步道,“还有八个小时就跨年了,和我吃个晚餐吧。”

  “秦暮……”

  “我在雾都街头找了个馄饨街边摊,和我们当初在云京吃的那家很像。和朋友吃顿饭而已,这个请求都不能答应我吗?”

  ……

  跨年夜,雾都的街头很挤,打个车过去竟然花了一个多小时。

  晚上六点,天色已经彻底黑了。

  在这样喜庆的日子里,无数人扎堆往大排档里跑,这样油腻的苍蝇馆子自然空空荡荡。

  姜黎打开车门,在眼睫上感受到了细微泛水的凉意,接着是脸周和露出来的一点脖颈。

  她抬起头,在微黄色的路灯下看见了许多细碎往下飘落的白色絮状物。

  下雪了。

  初雪。

  馄饨摊主热情的往外招客,“帅哥又来了,还是一碗加辣加香菜的馄饨吗?”

  姜黎回过神,看了眼身穿玫红色围裙的中年妇女。

  又因为“加辣加香菜”几个字愣了下神。

  秦暮熟稔的走到脏兮兮的雨篷子下,用手招呼姜黎过来,“两碗,谢谢。”

  “好嘞,”那妇女说完,又笑着多嘴道,“女朋友真漂亮。”

  姜黎走到秦暮对面下意识的想反驳。

  秦暮语气带笑,也听不出多少复杂的情绪,先一步开口道,“是吧,很漂亮,只可惜不是我女朋友。”

  “哎呦您这么帅,追姑娘还不是轻而易举。”

  秦暮摇摇头,一边拿纸巾擦桌子一边道,“不是这样算的。”

  成年人的话题向来是见好就收,老板娘怎么听不出言外之意,再聊下去可就不礼貌了。

  她笑了笑,说了声“行,我去给二位做馄饨。”

  即刻溜之大吉。

  姜黎侧头看着天空中越来越大的雪花,满脑子都是余朝阳的脸。

  转眼间,秦暮已经把她的凳子擦干净。

  “坐吧。”

  “……”

  “冷不冷?”

  依旧是秦暮在问。

  “……还好。”

  秦暮很想让姜黎把手伸过来,他帮她暖一下,又觉得自己实在没有资格去做。

  能让他放弃姜黎的从来就不是余朝阳和他之间误会解开的事,而是姜黎哭着吼他的那句话,

  [如果一直被一个讨厌的人纠缠,只会给那个人造成困扰和负担。]

  他明白自己陷入一个怪圈无法自拔,那就是坚信姜黎和现在的他在一起一定会开心快乐。

  事实上,这样去想的他依旧是自私到卑劣的。

  他妄图和姜黎在一起,更多的是以此满足自己久居难定的心而已。

  枉顾她的意愿,自然只会让姜黎讨厌。

  姜黎依旧在看飘落的雪花,秦暮则贪恋看着女孩漂亮的侧颜。

  馄饨做好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两碗都是满满的辣子和香菜。

  姜黎从飘到很远的思绪中回笼,定定看向自己面前的大碗。

  秦暮拿着红色的塑料小勺,搅合自己碗里的汤汁,再无昔日看不起街边小馆子的轻狂样子。

  少时的姜黎也不算多喜欢吃馄饨,只是这种食物价格合适又管饱,自然成了她的首选。

  那时候吃的太多太腻,现在看见莫名觉得有些反胃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