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午和小声打电话的时候听到宁苏苏声音,小声就突然挂了电话,他肯定和宁苏苏在一起!

想到自己妈妈今天说的话,傅南琛心底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见宁苏苏,不知道见到宁苏苏该说些什么,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调转车头朝机场奔去。

他……想去云城。

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念头。

·

第二天一大早,顾语声背着单肩包,顶着鸡窝头,手里拎着早餐急急冲向实验楼时,竟看到了坐在实验楼长椅上的傅南琛。

顾语声上台阶的脚步一顿,定定望着阜南成挪开唇角的牛奶袋:“哥?”

傅南琛满身的寒气,似是在这里做了一夜。

他站起身,看着顾语声,问:“宁苏苏呢?”

“昨天晚上就走了。”

闻言,傅南琛追问:“走?去哪儿了?”

顾语声抿了抿唇:“哥,你是为了孩子吗?孩子我问了不是你的!你现在既然已经和窦雨稚订婚了,真的真的别再招惹安安了好不好?”

傅南琛什么都没说走下台阶要走……

“哥!我问安安是不是后悔和你在一起!”

听到顾语声这话,傅南琛回头看向顾语声,拳头收紧。

“她说……你对曾经的她来说是救赎,是你让她从阴沟里自怨自艾的可怜虫变成了坚韧的人,但是你呢……你害死了她养母,包庇害死安安妹妹的凶手,她是绝对不可能和你重新在一起的,你这样反复在她的生命里横跳,除了给她带来痛苦,还能带来什么?”

“这也是她和你说的?”傅南琛问。

所以,没有害死她的孩子!

所以……那个小姑娘就是他们的孩子?

宁苏苏谢景渊抖音最新热点小说,宁苏苏谢景渊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后面……后面这句是我想说的!”顾语声皱眉看着傅南琛,“别再打扰她了。”

傅南琛看了他一眼,转头就走:“和你无关。”

顾语声唇瓣张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看着傅南琛走远,生气转身回了实验室:“还知道和我无关,和我无关老来找我干什么!”

·

宁苏苏坐在咖啡厅沙发上,翻看私家侦探递给她的照片。

“在国外的时候,这位叶家少爷叶长明就是吃喝嫖赌抽样样都来,从国外回来后作风比以前还不知道收敛,总是把他姐姐窦雨稚是国际知名巨星,又是EF家二公子的救命恩人的话挂在嘴边。”私家侦探又递给宁苏苏一沓照片,“不过叶长明出手大方,被叶长明欺负过的女性,最后大多都选择拿钱了事。如果想要整叶长明……可以从其他方面入手,比如赌。”

宁苏苏看着叶长明在赌桌上赌红了眼的照片,眸子微微眯起。

“叶氏集团呢?你手下的人查出什么没有?”宁苏苏将照片放下,端起咖啡杯问。

“去年按照你的指示,让叶氏集团的员工实名举报叶氏集团偷税漏税,着实是让叶氏集团栽了一个大跟头,不过……”私家侦探笑了笑,把文件夹递给宁苏苏,“有傅氏集团给叶氏集团兜底,把税款都补上了,高管引咎辞职,窦雨稚以叶氏集团的名义又希望工程捐了两千万,倒是帮助叶氏集团渡过了难关。”

宁苏苏翻看文件夹,唇角勾起浅笑:“没什么可意外的,只要和窦雨稚有关的事,这位心上人的傅氏总裁傅南琛,就会不惜一切代价。”

第84章救救我

“哦,对了!”私家侦探从包里翻出一份病历放在桌上,推到宁苏苏面前,“这份是傅氏集团现任总裁傅南琛的病历,你应该会感兴趣!这份病历算是我的附赠就不收钱了,感谢这么多年余小姐对我们侦探社的支持。”

看完了叶氏集团捐赠证明后,宁苏苏打开了傅南琛的病历。

上面清楚地写着,傅南琛记忆在逐渐恢复。

原以为宁苏苏看到这个会情绪波动,可私家侦探却从宁苏苏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余小姐这个反应,和我预料的不一样啊!”

宁苏苏合了病历,随手放在咖啡桌上:“以后,我没有让你做的事情,不要多事。”

“Ok!”私家侦探比了一个OK的手势,又忍不住说,“我呢……小小的查了一下您和这位傅总的过节,年少时那么轰轰烈烈的爱情,如果傅总回忆起来你们的过往,说不定会帮你对付叶氏集团也说不定呢!”

“不需要。”宁苏苏笑着看向对面的私家侦探,端起咖啡杯,“我自己能做的事情,就不劳别人动手了。”

毕竟,她是要连傅南琛一起报复的。

“咖啡你请!”宁苏苏说完,拎包起身离开。

宁苏苏刚从咖啡厅出来,就碰到和同学一起来咖啡厅的乔木明。

乔木明看到宁苏苏,又是那副表情:“哎哟,这不是宁苏苏,前几天还在云城大学勾搭云城大学的学生,今天怎么就来海城大学门口了?是不是被云城大学的学生睡腻了,又想来海城大学赚钱?”

宁苏苏本来要走,但是想了想还是问道:“我们之间生活似乎没有交集,可不知道为什么从昨天在云城大学见面开始,你好像就对我带有很强的恶意。”

“你知道不知道木明是傅少的表弟?你下药陷害人家表哥,木明当然会讨厌你!”乔木明身旁的同学戏谑笑着对宁苏苏说。

“表弟?”宁苏苏抬眉。

“要不你说个数,我们木明给的虽然没有傅少多,但也不会委屈了你!”乔木明身边的朋友手肘搭在乔木明身上,上下打量宁苏苏,“虽然被那么多男人玩儿过,可架不住长的漂亮,怎么也得给两万吧木明!”

“行啊!”乔木明抱臂,“两万小意思,也就是出去吃一顿饭的钱而已。”

“我和傅南琛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可从来没有见过你。”

昨天宁苏苏才和海城大学校长通过电话,她倒不是不想要取消乔木明的奖学金。

毕竟,提供了奖学金,乔木明凭自己能力拿到奖学金那是他的本事。

可是,在海城大学校长提供的被宁苏苏资助的贫困生学生名单里,也有乔木明。

这是宁苏苏额外提供给海城大学的贫困生补助项目,为的是让贫困生不必因为金钱紧张不得不牺牲休息的时间去打工,让学生们把全部精力用在学习上。

他如果和顾语声一样是傅南琛的表弟,傅家一定会资助,又怎么可能领这笔钱?

更别提宁苏苏和傅南琛一起长大那些年,从未听说过傅家有姓乔的亲戚。

宁苏苏不想追究乔木明为什么要冒充傅南琛表弟。

可看乔木明这一身名牌,又说随便一顿饭两万,宁苏苏意识到要么是乔木明借着傅南琛的身份在学习里装富二代!要么……她给海城大学提供的贫困生资助监管出了问题。

乔木明心虚,故作镇定:“你算个什么东西,谁都知道我表哥最爱的就是窦雨稚,你不过是个在傅家寄人篱下的下等人,你能知道什么!”

“至少我知道,做人不能太虚假,不能太忘本。”

“你他妈什么意思!”乔木明恼羞成怒,伸手要打宁苏苏。

可手掌还没落下来,就被人稳稳抓住。

乔木明身旁的朋友立刻变了脸色。

“傅……傅少!”

乔木明脸色也变得煞白:“南……南琛哥。”

傅南琛伸手将宁苏苏拉到身后,阴沉着脸一脚狠踹在乔木明腹部,踹得乔木明捂着腹部跪倒在地,傅南琛却没有停手的意思,又是一脚踹在乔木明脸上。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